第一卷:江湖秋水多 第三十一章:秘典残篇

    “双手呈独钴印,自左进三步!降三世三昧耶会!”



    “变大金刚轮印,原地斜退右后方三步,降三世羯摩会!”



    “外狮子印!正前方进十步!理趣会!”



    “变内狮子印!一印会!”



    听着凌霄所言,楚尘玉依言而为,所过之处,但听机关破解之声“喀喀”作响不止。



    “接下来机关更加凶险复杂,要小心!”凌霄说道。



    楚尘玉点头,背对着他,并不回



    “左手变外缚印,四印会!拔剑,右手正前方三步一劈!”



    “再变内缚印,供养会。横剑下劈,至离地五寸处收回!”



    “智拳印,微细会,退后五步,左转,面壁,直刺入墙三寸!”



    “转为轮印!三昧耶会,凌空越过三步,落地。”



    “隐形印,根本成会。左手为掌,右手握剑,击向前方石壁,”凌霄望着前方的楚尘玉,“切记,一击之后,立即退后,到我边来!切记!”



    楚尘玉深吸一口气,左手微转,变为“隐形印”,复又变为掌,右手中碎澜青锋冷光一现,剑掌齐出,击向面前的石壁。



    这一击,起一层青烟,只听凌霄喊道:“快回来!落落!”楚尘玉无暇再细看,纵一个后翻,稳稳地落在凌霄边。



    与此同时,凌霄右手腕微扬,铁索剑飞出,直刺向石壁。



    “算你们聪明!竟能找到这里来!”



    只听石壁顿时破开,一声冷笑,人影闪动。



    紫光忽现,刀影如织。



    剑芒如水,琴声又起。



    扈离,乱离刀。



    柳青岚,秋水琴剑。



    楚尘玉心道不好,凌霄先前与扈离比拼内力,已然受重伤,来不及运功疗伤,仅靠一口真气勉力维持,现下在与扈离相斗,岂不是自寻死路?又转念想到,原来凌霄要自己破阵之后立即退后,原来是要一个人去力拼扈离与柳青岚的夹击,不由得心中微微一酸,暗自叹道:“你这是又何苦如此!”



    清光闪动,楚尘玉飞而上,拦在凌霄前:“你退下!《楚氏秘典》不关你的事!你走开!”



    听得她这般口气,凌霄愣了愣,手中的铁索剑攻势顿时一缓。



    “小花!”季莜蓝手握兰萼仙剑直奔过来,“我来了!”



    “回去!她交给你了!”刀剑相击之间,楚尘玉斜睨了凌霄一眼,右足后踢,趁着凌霄那一愣之下,踢向凌霄轮椅下木轮,这一踢力道拿捏得精准如斯,竟得轮椅连连后退,正好挡住季莜蓝的去路,这一下,连凌霄也应变未及。



    “小花她怎么……”季莜蓝扶住连连退后的轮椅,不解地问道。



    凌霄深吸一口气,一手拉开季莜蓝,见楚尘玉在扈离与柳青岚之间剑光舞动,很是吃紧,便推动轮椅,动向前。



    “凌兄且慢!”



    凌霄忽听得耳畔有人语传来,微一分辨,正是喻秋寒所用“传音入密”心法。于是便定了定神,细细聆听。



    “等我出现之后,二哥与楚楼主立于我旁两侧,凌兄立于二哥与楚楼主之后,惜月与季小姐各为两翼,依照无形幻阵之行,取五行相生之意,且听我令下,一举出击。”



    听毕,凌霄松了口气,却见楚尘玉的剑势已然放缓了许多,知是她也听到了喻秋寒方才所说的话。



    “想要取得《楚氏秘典》可没那么容易!”扈离一甩手,乱离刀飞旋。



    刀影诡异莫测,如一道道扭曲的光影。



    斩不碎,劈不断。



    “那也未必!”楚尘玉低吼一声,剑光忽变,纵急退。



    只见楚尘玉后暗道中人影一闪,跃出三个人来。



    “归位!”



    喻秋寒一声清叱,指间多了一柄雪亮精巧的小弯刀。



    五人皆依照喻秋寒先前“传音入密”所言,立于他周围,手握兵刃,伺机待发。



    “大家各自站好自己的位置,等到扈离一出刀,二哥与楚楼主分别自左自右攻自前方,一击后即退,凌兄在后掩护,惜月与季小姐随时攻入,注意不要让自己伤到!”喻秋寒用“传音入密”说道。



    乱离,刀光乍起。



    碎澜青锋、沥雪冰刃,剑光清冽。



    铁索横截,剑影光寒。



    兰萼、红衣,风光无限。



    杀气,亦是无限。



    唯美,因为难得一见。



    凄美,因为招招夺命。



    或许是因为奇妙的灵力,碎澜青锋迸发出奇异的光,楚尘玉手中剑光流转,竟有些气力不支——毕竟,碎澜青锋伤及心脉,已不是一之事。



    中间,当然还有喻秋寒的暗器。



    他已然接二连三地受伤,但,暗器依旧劲力不减。



    自从他开始学武至今,从未遇过此等劲敌。



    若在五年前,他陷此险境,就算不死也没有能力再斗。



    然,这一次,是他在绝境之中激发的斗志,他不得不战。



    但,他只忽略了一件事。



    然而,就是这一件事,让他们险些再无离开地宫的机会。



    琴声起。



    剑光残。



    秋水琴剑。



    先是楚尘玉猛地后退了一步,咳出一口血,虚弱地倒在地上,萧临夜与凌霄连忙奔过去,未及询问,一旁的惜月与季莜蓝已然晕厥在地。



    “落落……”凌霄正伸手去扶,顿感眼前一黑,倒在轮椅之上。



    密道之中,只剩下了萧临夜与喻秋寒。



    喻秋寒眼光忽变,右手微扬,这一下变故极快,扈离与柳青岚只见到喻秋寒衣角微微一动,仿佛清风徐来,萧临夜已然倒地。



    “是你出的手?”扈离冷问。



    “算你聪明。”喻秋寒的回答一点儿也不客气。



    “为什么?”扈离微微笑了。



    “若我不出手,”喻秋寒垂首,双手交互摩挲着手指,“你就要出手——以我大哥的子,他决计不会愿意伤在一个外人手上。”



    “可你还是害了他们,”扈离笑得很温和,他轻轻捋了捋胡须,他的胡须很长,白里微微泛着黄,“你不该用五行来设置阵法,因为柳青岚所奏的正是五行魔音。”



    “是,是我的错,”喻秋寒很是痛心地说,“五行魔音分别伤了他们的心脉、肺经与脾脏,先前楚楼主与大哥曾与柳姑娘交手,他们本可以幸免,然楚楼主却是因为那把剑。”



    “不错。”柳青岚微笑道。



    “可现在只剩下你了。”扈离笑着说。



    “尊主,他撑不了多久了,让我来解决了他,”柳青岚说道,“以包他先前那一记梅花针之仇!”



    “不急!”扈离挥挥手,复又望向喻秋寒,“你不是对手。”



    “是,”喻秋寒抬起头,笑得很美,如小寒山娥眉淡月初升,“请你动手。”



    “手”字既出,喻秋寒抬头,微微一笑,袖中寒光一现。



    一道破空之声划过,扈离顿时紧退两步,伸手捂住口,却触到了冰冷的剑刃。



    碎澜青锋。



    一只小小的飞刀,嵌入柳青岚的小腹,柳青岚顿时倒在地上,一双眸子,怨毒地注视着喻秋寒。



    “楚-尘-玉!”扈离拔出剑,顿时鲜血喷涌而出,“你是怎么做到的?还有你……你这个瞎子,你,是怎么想到破解‘暗无天’的?”



    他每说一句话,就吐出一口鲜血。



    当然,没有人失了这么多血还会不死的。



    楚尘玉在地上匍匐着,抓住染血的碎澜青锋,抬手,拭了拭唇边的血迹:“这么多年,你在地宫中练成‘暗无天’,自然是连一点儿阳光都不见,所以……我猜,也许阳光,正是你这功力的破解之法……所以,我让喻先生用暗器划破穹顶,引来阳光,再借这回落之力,重创柳青岚……”



    她很虚弱地笑了,但仍旧勉力用剑支撑着站起来——刚才那一击,已然耗尽了她的全部功力。



    一同站起来的还有萧临夜,他伸臂拥楚尘玉入怀中,皱眉对喻秋寒道:“你们想出这个办法,却也不肯事先告诉我。”



    喻秋寒叹道:“是楚楼主倒下去之时在我耳边说的,我也只是照做而已,总之,是我布阵不慎……



    楚尘玉望了一眼萧临夜,将碎澜青锋递到他手中,费力地说道:“秘典……在扈离前,已……被剑……刺穿……”说毕,复又昏厥过去。

重要声明:小说《江湖-剑试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