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江湖秋水多 第二十四章:龙泉夜鸣

    萧临夜忽地睁开眼睛。



    在这一霎,他已感到周围依然发生不寻常的变故。



    而且,这变故还极为凶险。



    一旁的的楚尘玉这时也睁开眼睛。



    他们不由得都望向刚刚经过的洞口。



    异响,正是从那里传来。



    开始是细细碎碎的响动,不时有尘土落下,而后,紧接着是巨大的塌陷声。



    “不好,一定是柳青岚触动了清风观的机关,想要封住洞口,置我们于死地。”萧临夜愤愤地说道。



    “为捕快,竟做出这样的勾当,”楚尘玉恨恨地说,“只怕这里也支撑不了多久,我们不如顺着暗道向前走,看看这里究竟通往何处。”



    “只能如此了。”萧临夜一叹。



    二人沿着暗道,相互搀扶着向前走,过了几处狭窄的道口,只见四周的陈设竟好了许多,青石地板铺道,像是一片浓得化不开的水,两侧石壁,相隔数尺均有琉璃宫灯照映,雍容之中多了几分奢华。



    萧临夜略一思索:“尘儿,长安镇距离落凤城有多远?”



    “不甚远,骑马也不过两个时辰,只是沿途山路崎岖,多有不便。”楚尘玉低头想了想,说道。



    “那么这里……”萧临夜若有所思道,“也许是地宫。尘儿,你可曾听说过?”



    “地宫?”楚尘玉皱了皱眉,恍然大悟道,“是了,这里应该就是通往王城地宫的路,我曾听老蓝说起过,地宫原本是在落凤城地下,存放机密资料,扈离生狡诈多疑,暗中扩展地宫至横云岭,以便危急之时避难之用,看来就是这里了。”



    “如此,”萧临夜唇角绽出一抹微笑,“倒要多谢柳青岚了,若不是她,我们要找到这地宫还要多费一番周折!”



    望着他,楚尘玉也微微地笑了。



    然,紧接着,他们脸上的笑容顿时凝固。



    一个声音,幽幽地响起。



    “不客气!”



    语调甚是轻松,甚至,还带着些许笑意。



    “柳青岚?!”萧临夜回头,一字一顿地说。



    “是我。”



    绯衣影,从暗道前方缓缓地“飘”下来。



    抱琴,扬眉,姿态很美。



    然,在萧临夜与楚尘玉二人看来,这美,却是蛇蝎美人心。



    “怎么?几不见,萧堡主与楚楼主是不认得在下了?”柳青岚“咯咯”笑了。



    “又是你!”楚尘玉一手按在碎澜青锋的剑鞘上。



    “我又不是与你抢萧堡主,楚楼主你这么紧张做什么?”柳青岚撩了撩额前的垂发,轻声笑了,“‘润物细无声’的毒,滋味不错吧?”



    “拜你所赐!多谢!”楚尘玉冷然道。



    “尘儿,怎么……你上的毒,依旧未解么?”萧临夜愣了愣,问向楚尘玉。



    “萧堡主真会说笑,这暗器上的毒,哪里有不需解药就自己解了的呢?”柳青岚轻轻抚了下琴,“萧堡主,你想必也对楚楼主隐瞒了‘中空剑掌’的伤势吧?唉……二位真是深啊……”



    “少废话!”萧临夜沥雪冰刃出鞘,“解药拿来!”



    “临夜,”楚尘玉伸手拉了拉萧临夜衣袖,“且等等,先不要动手。”



    柳青岚好似没有看到这些,自顾自地把玩着琴:“我早说过,你们不会活着到王城地宫……可是,我也不想让游戏这么早就结束,那多没意思!”



    说毕,一双漂亮但是妖异的眸子盯着他们,柳青岚笑了。



    琉璃宫灯一暗,柳青岚长袖一挥,消失在暗道之中。



    萧临夜起追,楚尘玉影一动,挡在他前:“别追了,是移形幻影。”



    “移形幻影?”萧临夜皱眉,“你怎么知道?”



    “我只是听说过,”楚尘玉想了想,说道,“只是,这移形幻影的法甚是诡异,据说在江湖上失传已久,柳青岚怎么会这个?”



    “我们接着往前走,我倒要看看她使什么把戏!”萧临夜望了望远处迷离的宫灯,说道。



    楚尘玉点头,走了几步,忽地一怔:“不好。”



    萧临夜也连忙回,却见楚尘玉正低头,望着手中的那把碎澜青锋,神色间甚是诧异。



    碎澜青锋,本为碧玉般晶莹,此时,却浅浅地浮上了一层绯红色,透过剑鞘,越发显得诡异与迷离。



    “剑在响。”楚尘玉轻声说道。



    的确,这么一柄碎澜青锋在楚尘玉双手之中竟发出“嗡嗡”的响声,剑不断颤动,漾起一片晶莹的绯色。



    



    落凤城。



    “终于到了,却不知小花到底在哪儿……”季莜蓝在城中四下跑着,“惜月,我们去苑看看!”



    “公主,您对这落凤城看起来熟悉的。”惜月笑笑。



    “那是,我当初来这里,还是刚刚册封之时,还差一点儿就嫁……咳,这个不说也罢!”季莜蓝本想好好夸耀一下自己手刃扈离的“丰功伟绩”,转眼一想自己是前来行刺复仇,这段经历还是越少人知道的越好,于是便闭了嘴。



    “苑下面有密道,我们现在过去。”季莜蓝指了指前面,纵一跃,飞奔过去。



    苑早已荒废已久,王城四周却有不少南越分楼的拂云楼弟子们巡逻守卫。季莜蓝四下看了看,忽地在一干部众中发现一个熟悉的影。



    “云护法?”



    季莜蓝试探着轻轻叫了声。



    人群中,那人转,愣愣:“蓝祭酒么?您怎么……”正是护法幽云。



    “小花没有到这里么?”季莜蓝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小花?呃……我们是七天前来到这儿的,还没有联络上楼主。”幽云顿了顿,说道。



    “密道中可有人进出?”



    “楼中的兄弟们夜在王城外巡视,这几并无异常。”幽云道。



    “好,我这就进去看看,”季莜蓝道,“沿途我会以流云为记,三后我若没有联络你,带弟兄们进去!”



    这一番话,听得惜月不愣了愣——只道季莜蓝是个骄纵任的小公主,如今,这话语中流露出的果敢与坚毅,竟与辛燃有几分相似。



    “护法……”



    见季莜蓝与惜月走远了,一名门徒诚惶诚恐地望了一眼幽云,犹豫着开口道:“护法,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讲!”



    “这个……实在不好说,兴许是属下看走了眼……”



    “什么事?这般吞吞吐吐的!”幽云冷冷地瞥了他一眼。



    “昨天晚上,属下在放哨的时候,听到苑里有异动,然后就看到一个黑色影一闪,就消失了……”



    “有这等事?刚才蓝祭酒在时,你怎地不说?”幽云怒道。



    “属下也是怕护法怪罪……”



    “如此,蓝祭酒岂不是会有危险?”幽云不由皱了眉,“这笔账暂且记下,还不去苑四周盯着?有什么动静马上来报!”



    “是!”那人低头施礼道。

重要声明:小说《江湖-剑试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