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江湖秋水多 第十七章:萧墙祸深

    兴安。



    王城。勤政



    “陛下,几前沧溟主已经与北辰天狼联手攻入江宁,重创拂云楼。”漠北总捕顾齐深施一礼,向端坐在龙椅上的穆烈毕恭毕敬地说道。



    “重创?”穆烈体微微前倾,不无嘲讽地说,“什么叫重创?放走了楚尘玉?仅仅杀掉几个无名小卒,江湖两大门派竟无功而返?——这就是你所谓的重创?顾齐!?”



    “属下失职……”顾齐慌忙跪地请罪,“还请陛下责罚,只是,当在拂云楼,的确受到了啸风堡的阻击。”



    “啸风堡?是萧临夜来了吗?”



    “禀报陛下,在正门阻击北辰天狼的是无影幻阵,是啸风堡的天玑、天璇两位堂主,并未见到萧临夜,只是,在心潭畔,据说有一黑衣人与沧溟主过了招,法与萧临夜倒是有几分相似。”



    “楚尘玉现在在哪儿?”



    “禀告陛下,楚尘玉当晚就奔赴云州,据说是要与啸风堡进行谈判,”顾齐顿了顿,“楚尘玉临走之前已经将拂云楼的事务托付给了二楼主李忘言,因此,楚尘玉现在只是名义上的楼主,而实权则是掌握在李忘言手中。”



    “谈判?哼,掩人耳目!”穆烈冷哼一声,“你可知道楚尘玉现在的下落?”



    “陛下恕罪,微臣不知。”



    “那么?在云州与她谈判的人是谁?”穆烈眼神中显出冷漠的神色。



    “陛下的意思是……”



    “如果,那个人是萧临夜,那么她有可能仍然在云州,或者去了阳平,但如果是喻秋寒,那么她极有可能正在去落凤城的路上。”



    “陛下高见,微臣这就去查明。”顾齐连忙屈膝施礼。



    “去吧。”穆烈一挥手。



    “微臣告退。”



    “慢着……”



    顾齐刚要走出勤政,穆烈忽又补充道:“记住,不管是谁,不留活口,杀无赦!”



    “微臣遵命。”



    看着顾齐迈出勤政的侧门,穆烈微微起,望了望一侧的屏风,冷冷地说道:“江夕颜,你听了那么久,也该出来了吧?!”



    只见,屏风后几声环佩微响,闪出一个双十年华嫔妃装束的绝*子,正是淑妃江夕颜。



    “陛下,你为什么硬要斩尽杀绝呢?”江妃破不满意地问。



    “难道朕做什么事,还要先征得你的同意么?”



    “我……我又没说是这个意思……”江妃微微一撇嘴,“江湖门派之争,陛下又何必插手?”



    “江湖门派之争?”穆烈转头,沉地盯住她的眼睛,“用你来提醒朕么?”



    “可是……楚尘玉她……”



    “没错,就是因为她!”



    “既然她都不在江宁了,也不再是拂云楼主,你还要怎样!?”江妃皱眉,跳了起来。



    穆烈冷冷地看了她一眼,起向勤政外走去:“江夕颜你莫非是嫌储秀宫住的不舒服了,想要去冷宫待一阵子么?”



    “我……”



    “在朕面前要自称‘臣妾’,进宫那么久,规矩还没学会么?”



    穆烈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做了什么?!这些年你处心积虑做的那些伤天害理的事,别人不知道,难道我不知道么?!别人不敢说,难道我就不敢说么?!



    勤政外,江妃气愤地跺着脚。



    



    横云岭。



    楚尘玉放缓了缰绳,缓缓走在凄迷夜色中,南越多夜雾,让一路的山水显得有些迷蒙。



    她还记得,两年前,她和微雨,率领拂云楼部众,攻入巴国。



    在王城苑,微微失措而又故作镇定的小莜蓝……



    想起这些,她不微微笑了起来。



    她想得很入神,甚至都没有发觉,在她的面前,不远处,紫藤树下,站着一个黑衣人。



    已至,当她终于意识到不远处有这么一个人时,那人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



    “是你?”



    面前的黑衣人,正是萧临夜。



    “是我。”



    萧临夜微微笑着说:“我一直都在。”



    “你……”楚尘玉微微诧异,“在心潭畔,那个黑衣人,是你吧?”



    “为什么?”萧临夜笑了笑。



    “是你么?”



    “不是,”萧临夜望着他,“真的不是。如果我真的赶到了江宁,要去救你,又何必连剑都要换掉?我又何须掩饰?”



    “那……”楚尘玉很是困惑,“那会是谁?”



    “是他么?”萧临夜微微皱眉。



    “谁?”



    “凌霄。”



    楚尘玉不由失笑:“怎么?你很介意?”



    见她如此反应,萧临夜呆了呆,才忽地想起凌霄不良于行,不由得有些尴尬地辩解道:“我……我是说,会不会是……凌霄他,他派别人过来救你……其实,我知道他不良于行,可是,可是你……你毕竟是他未过门的妻子,他来救你也是应该的……”



    话未说完,唇边忽地被一只柔软的手指轻轻按上,转头,楚尘玉好笑地望着他:“不管怎样,谢谢你能来南越。”



    沉默了一会儿,萧临夜轻轻地问:“你和凌霄,是有婚约在先么?”



    楚尘玉微愣:“是。”



    “那你……”



    “如果我猜得不错,他这次来,并没有强迫我的意思,”楚尘玉缓缓说道,“毕竟,凌老城主和沧溟老祖都已经不在了。”



    “所以你来南越,是想弄明白你的份,还有,当初的那些事,是么?”



    “对,还有碎澜青锋。”



    萧临夜舒了口气:“一路上,我听有路人说起落凤城地宫,或许,在那里可以发现前国主的一些东西。”



    “再好不过。”楚尘玉微微笑了。



    “小心。”萧临夜忽道。



    在他说出这话的同时,楚尘玉忽地闻到了一阵香气。



    随着香气而来的,还有若即若离的,杀气。



    “屏住呼吸。”萧临夜低声说道。



    话音未落,剑已出手。



    沥雪冰刃,卷起一片晶莹的光芒,劈散夜雾。



    仗着夜雾的隐蔽,看不清来人,但萧临夜敏锐地识别着杀气的来源,稳稳地出剑,剑光过处,一丈之外,隐约听到有人不断倒下的声音。



    夜雾渐渐散去,香气也已不在。



    “好剑法。”楚尘玉笑叹。



    收拾完了那一干人,萧临夜收剑,却又皱皱眉头:“奇怪。”



    “怎么?”



    “这香气,是一种抑制内力的的毒雾。尘儿,你可认得?”



    楚尘玉摇头,愣了愣。



    “来时二弟曾经交代过我一些事,要是我没记错,这香雾应当是‘三叶红莲’,只是,三叶红莲这药怪异的很,任何容器都无法盛放,只能通过炼制专门的药人,所以,这些人只怕就是三叶红莲的药人了。只是……为何会如此不堪一击……”



    正在思忖之际,回头,却见楚尘玉奇怪地望着自己,不由问道:“怎么,你想到了?”



    楚尘玉不语,半晌,问道:“刚才你叫我什么?”



    “我……”萧临夜头顿时大了,“我们赶快赶路吧,下一批的药人只怕不会那么好对付。”



    楚尘玉笑了笑。



    “你……笑什么?”



    “你变笨了。”楚尘玉转过头,捂着嘴笑道。

重要声明:小说《江湖-剑试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