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江湖秋水多 第十三章:春潭月冷

    “那人和那小二出手也太毒,况且那人始终不以真面目示人,不似英雄所为……大哥又何必留活口?”喻秋寒问道,说话间,二人已经离开茶楼丈余。



    “他还有用,”萧临夜简短地答道,忽笑问,“你不也是么……放掉那一干人……”



    “大哥说笑了,你知道,我向来是不愿杀人的。”喻秋寒淡淡说道。



    “二弟心善……你可知那人是谁?”



    “不知,喻秋寒微微摇头,“那人死活不肯摘下面具,而且见我制住他的手下后,也不敢起回击,能苟活一刻便是一刻,这等人,呵!”



    “他使刀用的是左手,”萧临夜微笑,“几个月前,他曾在沧溟海郊外,行刺拂云楼主。”



    “左手刀封肃?”喻秋寒冷哂,“他可是还有个兄弟叫封岳?听说可是溜须拍马的好手!”



    “果不愧是兄弟……”萧临夜翘了翘嘴角,“二弟,三后的谈判,劳你亲自去云州一趟了。”



    “大哥说哪里话!”喻秋寒微笑,“这是我分内事!”



    “三后,你带足够的人受到云州,”萧临夜沉思道,“这回谈判,她不会不来。倒是就看你如何应变了。”



    “兄弟理会得。”喻秋寒微微一笑。



    “她若肯划界而治——最好不过!”又思索半晌,萧临夜道。



    喻秋寒微微颔首,目光忧悒而迷离。



    



    江宁。拂云楼。



    楚尘玉疾步走进岐黄轩。



    她走得很急,甚至,连佩剑都忘了带……



    拂云楼中,很少有事能让她这么急了。



    “李兄受累了,”楚尘玉望着榻上的李忘言和正在为他疗毒的秀霜护法,略带歉疚地问道,“可曾好些?”



    李忘言勉力支撑起子,略微叹了口气:“断肠醪果真厉害!不过已不妨事,楼主费心了!”



    话虽如此说,然楚尘玉见他五脏六腑的毒虽已去大半,但眼光中的神采却也已失了一半,,便知,他真正痛苦的,不再肌体,而是心!



    ——柳青岚,本是他心的女子,却下此毒手,为何?



    ——纵然有违世尊之言,柳青岚却为何,恨自己入骨?



    “也罢,”李忘言惨然一笑,“当年,终究是我负了她,我欠她一个婚约,她如今想要我的命,说来也不为过……”



    “你又何必自怨自艾!”秀霜冷冷地斜了他一眼,忽又望向窗外,轻叹了声:“满目山河空念远……”



    楚尘玉却微微叹了口气。



    “不如怜取眼前人,”半晌,李忘言缓慢地说出了下句,“是了,我怎么能再对她不起?”



    楚尘玉听罢,轻舒了口气——这人虽伤心,但终究心未死!



    江湖中人向来重重义重恩重知交,皆因这些感能使人在濒临绝境或是伤心绝之时能晓人以大义,从而使人爆发出极强的潜力。



    李忘言虽书生温雅,但一腔血,又何尝不是这样的人?!



    楚尘玉当下便放了心:“三后,啸风堡相约在云州谈判。”



    “楼主放心前去便是,王言自会料理好楼中之事。”



    起,楚尘玉意味深长地望了他一眼:“乱虽已平,但一切才刚刚开始,凡事小心为上策!”



    “是。”李忘言点头。



    楚尘玉回去推门,却忽闻后风声凌厉,一阵轻响,连忙转头。之间,一蓬细针迎面扑来。



    忽生此变,楚尘玉深吸一口气,凭空跃起,衣袖挟着劲风疾扫,开那一蓬细针。



    这一扫,那一蓬针中已有大半应声而落,然仍有几枚,劲力不减,刺穿衣袖,并深深刺入楚尘玉左臂三寸。



    这边,秀霜已然运指如风,转瞬已经封了李忘言几处大



    “你是谁?”楚尘玉冷问。



    “四护法何秀霜,”秀霜微笑,“楼主不认得我了么?”



    烛影摇曳,秀霜在烛光下姿婀娜,不住地问道:“楼主不认得我了么?楼主不认得我了么?”



    巧笑倩兮之间,秀霜的脸庞渐渐隐去,渐渐地化作沧溟凤凰那明丽的容颜,忽又化作柳青岚那贞静的模样。



    “楼主不认得我了么?楼主不认得我了么……呵呵……”



    一个人怎么会有如此多的变化?



    楚尘玉定了定神,振袖出掌,清叱一声:“破!”



    眼前的幻象在这一声中尽数消去,古嫣与柳青岚皆已不见,秀霜仍是秀霜。



    “原来你是沧溟凤凰派来的……”楚尘玉冷笑,“这幻灭心法,使得倒是不赖!”



    “雕虫小技,楼主过奖!不过秀霜最为得意的,还是先前一招偷袭,销肌化骨针的滋味,可对楼主胃口?”



    “正合我意!”楚尘玉挽袖振臂,只见这一振之下,那几枚毒针竟被悉数出,回秀霜。



    秀霜绝未料到她竟会在此刻回击,忙退后以袖掩面,却听得掌风凌厉,只是楚尘玉已攻至面门。



    楚尘玉见这一招反击以得秀霜退后回护,当下也不硬,变掌为指,急转直下,解开李忘言道。



    “谢楼主!”李忘言道既解,当下一跃而起,斩空索如水般流出,直扣秀霜脉门。



    “你……你不是中毒尚未痊愈么?”秀霜惊问。



    “我一直在装病,”李忘言微哂,“断肠醪是真,但毕竟是家师当年所制,我也熟悉得很。”



    “原来你早就在怀疑我!”



    “我是从未相信过你!”李忘言剔眉,“你虽为我疗毒,但却用了两味相克的药——狐不食草、玉枕花,来抑制我的内力,当我不知?”



    “这种叛徒,何她废话作甚?”楚尘玉拍案,“还不出来?!”



    只听房顶一声叱,便见一道碧影破开屋顶,徐徐落下。



    “剑来!”楚尘玉眼睛眨也不眨。



    一道清光忽现,楚尘玉平平掠起,伸手接住。



    碎澜青锋。



    清光顿时大盛,楚尘玉剑既在手,一招刺向秀霜。



    这一次,秀霜连还击的力气也无,便已然倒地。



    “你一直都不相信我。”秀霜双目含恨。



    “皆因我过去太信任你, 才让你今有机可趁,制住忘言并来暗算我。”楚尘玉冷道。



    “你刚进门,我就发现你这一次竟连剑也未佩。”秀霜凄惨地笑了。



    “你一直在等这个时机,你以为你可以得手,”楚尘玉道,“其实,若不是先前发生了一些事,你早已得手,说起来,还要多谢一位故人。”



    “我疏忽了李二楼主竟然也不信我,要不然,雨护法也不会来得这么快……”秀霜叹了口气,望了一眼微雨。



    楚尘玉道:“你不是疏忽,而是错。”



    临阵对敌,有片刻的疏忽,已经足以丧命。何况, 秀霜是连犯两错?



    ——一是,李忘言不会这般轻易受制。



    ——二是,楚尘玉不佩剑并非疏于防范。



    “但是,你们也跑不了。”秀霜忽道。



    楚尘玉双眉一剔。



    地上的秀霜已然气绝。



    “沧溟凤凰要带人攻楼,”楚尘玉开门,沉声道,又回头望了望他们,“去心潭!”



    李忘言与微雨点头应了声。



    心潭畔,风很烈。



    月,像一剪薄冰,寒,冷,亮。



    潭畔,只有四个人。



    白衣的楚尘玉,青衣的李忘言,蓝衣的微雨,灰衣的灵风。



    楚尘玉燃起一只香,插在心潭边的方鼎中,目光幽冷:“香尽,她必定会来。”



    没有人出声,他们知道她所说得是谁。



    古嫣。沧溟凤凰。



    亦是楚尘玉的同门师姐。



    但她,是新任沧溟主。



    这个理由已经足够了。



    卧榻之上,岂容他人安睡?沧溟海与江湖其它门派,注定要争个你死我活。纵然,是惺惺惜惺惺的知交。



    不知不觉,那一支香,已经燃去了一半。



    “灵风,立即带七十二死士守住南门,待我与李二楼主赶到,就撤往后山。”楚尘玉不动声色地命令道。



    “是。”灵风躬施礼,领命而去。



    “微雨,去传令西阙东轩的部属,”楚尘玉双目一凛,“全力迎敌!”



    “是!”微雨连忙应声。



    ——她已然认识到将要面对的敌人是多么凶险!



    ——全力迎敌!从她来到拂云楼后,似乎从未听到楼主说这样的话……



    “小心沧溟门徒地幻灭心法,必要时,当机立断,不留面!”楚尘玉望了她一眼,补充道。



    “是!”



    潭边只剩下楚尘玉与李忘言。



    风住,香尽。



    “我们也该行动了。”楚尘玉微微笑了。



    “楼主的意思是……”



    “她就要来了,方才,我要微雨、灵风应战,但并非当下之策,”楚尘玉很耐心地说道,“当然,现在还用不上。秀霜已死,想必还未来及去向沧溟凤凰通风报讯,我们就趁这个时候,一举抢攻。”



    稍后,楚尘玉又说了句:“如果这一次抢攻伤不了她,以后,永远伤不了她了。”



    “忘言当与楼主共进退。”李忘言那书生般的眸子,盛满了决绝与坚忍。



    楚尘玉深深地望了他一眼,又转头望着水雾氤氲的心潭,缓慢地说:“若我有一天……不在了,替我照顾好拂云楼……”



    “大敌当前,楼主为何却想到败?”李忘言微笑。



    “只有想到败才能想到赢,酒杯不空又如何盛酒?”楚尘玉说毕,眼光忽变,“来得好快!”

重要声明:小说《江湖-剑试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