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江湖秋水多 第八章:星霜屡变

    兴安一程,远比季莜蓝想象的要凶险。



    紫阳观。



    留下几名随从守在观外,楚尘玉同季莜蓝一起走入大中。



    “拂云楼主楚尘玉拜见青岩道长!”楚尘玉躬一揖道。



    正在大正中打坐的青岩道长仍旧端坐当场,不语。



    季莜蓝微一侧,见这青岩道长鹤发童颜,精神矍烁,但……却隐隐感觉有什么不对劲儿。想到一路上听楚尘玉讲起在四知堂见到的资料,北辰天狼的二首领辛无尘,十年前修道于兴安一带,亦与青岩道长颇多交游,莫非……



    “尘玉此次前来,乃是有一事相询,不知青岩道长近几可曾见过辛无尘?”



    只听一声尖利古怪的笑声发出,青岩道长说道:“他的下落,待到楼主有缘时自会相见。只怕,有些事是楼主始料未及吧!”



    “不知青岩道长所说又是何事?”楚尘玉问。



    “楼主可是因为一封飞鸽传书而决意来兴安?”



    “正是。”



    “那传书可是沧溟主所发?”



    “正是。”



    “确信无疑?”



    “道长的意思是……”



    “喂!我说老牛鼻子



    “你不要在这儿绕啊绕啊的绕弯子好不好?到底她有没有来过这里啊?你都知道些什么啊?”季莜蓝不耐烦道。



    “莜蓝,不得无礼!”楚尘玉轻斥一声,转头望向青岩道长,抱歉道,“还请道长见谅……”



    然,青岩道长仍旧端坐当场,神色不改。楚尘玉走近一看:“道长?”随即仿佛觉察了什么,一愣神,顿足道:“不好!”



    季莜蓝见她神色有异,连忙凑近,却见一道暗红的血线从青岩道长坐下的蒲团上流出,蜿蜒在青石地板上。她连忙伸手试探鼻息,不想一探之下更是大惊:“死了?那刚才……”



    “腹语!”楚尘玉冷道,“他刚才说了几句话?”



    “四句,”季莜蓝一惊,“莫非是“北辰劫”的内家心法?“



    楚尘玉不答,一皱眉,形忽动,竟向后院扑去。



    雕花窗外一闪,一道黑影一闪而过。



    “有人么?”季莜蓝连忙跟上。



    “走!”楚尘玉双眉皱得更紧,“只怕这人是想嫁祸给我们!”



    二人当即转,正往门边走去,只听得观外人声嘈杂,有人大声呼喝道:“莫要让凶手跑了!快把这里包围起来!”随即一队人马破门而入。



    为首那人手提披浪抢,一官府装扮,很是英武,但眉宇间却又有说不出的戾气,正是漠北总捕顾齐到了。



    “顾师兄!许久不见!”楚尘玉神色颇有些许缓和,淡淡地说道。



    “你有什么资格叫我师兄!巴国乱党,江湖流寇!”顾齐一脸不屑,“你居然丧心病狂地谋害青岩道长!今天我漠北总捕与沧溟门人便替天行道!”



    “顾捕头,”季莜蓝扫了他一眼,“你为朝廷捕快,怎么能这么不分青红皂白的乱抓人?!你今天这是为报江湖恩怨呢,还是奉旨行事?”



    “公主何必自甘堕落,与江湖草寇为伍?”顾齐冷哼一声,“当今圣上一向敬重青岩道长,这当然是为公。哼,至于江湖恩怨,老捕头长孙厉前辈,楚楼主应该不会那么快忘了吧?”



    原来,长孙厉就任刑部总捕之后,一直以平江湖为己任,由此也与同父异母的妹妹长孙飞虹反目成仇,最终,不幸先士卒,死于与拂云楼的决战中。



    楚尘玉微微垂首:“长孙老楼主也已仙逝,至于令师尊之事,尘玉深感抱歉!”



    “抱歉?”顾齐不屑地说,“人命关天,岂是抱歉这么简单?”说毕,披浪抢一晃,直直向楚尘玉劈来。



    “顾师兄!”楚尘玉一皱眉,挥袖避开,“尘玉此次乃为要事而来,还请师兄莫要阻拦!何况,若我们执意要走,再多上一倍的人也是拦不住的。”



    “放肆!”顾齐又是一枪横扫,“你道是沧溟门人都是吃白饭的么?!”



    “楼主不必同他客气!”季莜蓝伸手拔出兰萼仙剑,转向顾齐道,“我倒要让你见识见识兰萼仙剑的厉害!”



    “哼!我称你一声‘公主’还是客气的!静熙公主,巴国国主的事你又如何解释?逃婚?弑杀亲夫?如今圣上已经下旨,废去你公主封号!”



    “哈,我道是什么!我才不稀罕呢!”季莜蓝长剑微震,正向前刺去。



    “莜蓝!”楚尘玉伸手拦下季莜蓝的长剑,朗声向顾齐道,“尘玉师承沧溟老祖,与沧溟凤凰亦是师姐妹,在此,不愿伤及无辜同门!”



    “少在这里花言巧语!”顾齐向左右一挥手,“给我上!”



    周围的沧溟门人听的方才楚尘玉说自己师承沧溟老祖,不仅一愣,有些动了恻隐之心。然而,毕竟此次行动是听命于顾齐,只得硬着头皮上前。



    “住手!”



    只听得一声清叱,众人都转头向门口望去。来人一袭蓝色长袍,星目剑眉,手握一柄短刀。



    刑部总捕秦襄。



    “大师兄?”顾齐收回披浪抢,一脸诧异。



    “让她们走!”秦襄道。



    “大师兄,可是……”顾齐颇有些不甘心。



    “凶手另有其人。”秦襄依旧淡然。



    “秦襄哥哥!”季莜蓝高兴地跑过去,轻扯着秦襄的衣袖,“我早知道,你可不是那种不讲道理的人!”



    秦襄不由得无奈一笑。见此景,顾齐只得“哼”一声,命令众人撤回。



    “秦师兄近来安好?”楚尘玉望向秦襄,眼神中颇有些许意味。



    “我没事。”秦襄也以同样的目光回望她,待到她与季莜蓝正要迈出观门时,方轻声叮嘱:“京畿凶险,多保重!”



    楚尘玉一笑,眼神渺远而飘忽。转,与季莜蓝翻上马。



    “小花,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那青岩道长怎么会莫名其妙的被杀?他提到的飞鸽传书又是怎么回事?”半晌,季莜蓝不解地问。



    “临出发前十,我接到师姐的书信,北辰天狼要在兴安展开行动,她尚在闭关练功,不便出手。何况,这件事本与我的世有关,所以,要我前来。”楚尘玉淡淡地说道。



    “你的世?!呀!怎么没听你说过?”季莜蓝瞪大了眼睛,随即一想,“也对哦,要不然你怎么会后来叫楚尘玉,他们又怎么会说你是巴国……”



    “我一直都是楚尘玉。”楚尘玉深深地望向她,双眸幽深,“我更想知道的,是这把碎澜青锋。”



    季莜蓝一愣:“你别这样看着我啊,好诡异的……”



    两人略微安静了一下。这时,丛林中忽听见一声温雅的低吟:“碎澜青锋?只可惜,无缘一见……”



    “是谁?”季莜蓝皱着眉头喊道。



    这时,丛林中缓步走来一位年青道人,广袖道袍,手握拂尘。



    “今天的牛鼻子可真多!“季莜蓝一撇嘴。



    “拂云楼主,久违了!“道人深施一礼。



    “幸会。”楚尘玉眼神凌厉如刀。



    “怎么又来了个牛鼻子?”季莜蓝正暗自嘀咕,一转头,只觉风声凌厉,却见两人一开始交手,碎澜青锋的清光与拂尘的银辉交织成一团,煞是眩目。不由一愣:“这么快?!”

重要声明:小说《江湖-剑试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