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江湖秋水多 第一章:拂云易主

    “拂云楼中,还有谁不服本座接任楼主一职,尽可出招一试!”



    这声音,是极寒极冷的。若一把碎冰撒在了寒玉上,激起一阵幽寒。



    众人循声望去——端坐在楼主之位上的,那个冷峻漠然的女子,依旧面无表,直望着正厅外的一株木棉。



    “拂云楼主,文武双绝,剑试天下,一统江湖。”



    楼中子弟对她齐齐下拜,赞誉之声不绝于耳,但,她脸上却殊无喜色,只是微一侧,淡淡的望了一眼在一旁端坐的二楼主李忘言。



    李忘言抬头,对上她那冰冷的目光,微一点头,书生那温雅的笑,又回到他的唇间。



    楚尘玉那冰冷的神色竟有了些许松动,她缓缓立起,淡然道:“如果诸位没有其他的事,那么今天的议事就到此为止。”



    语毕,她转向后厅走去。



    “楼主!”



    循声望去,说话的人是一袭素衣的大护法幽云。



    “云护法还有何事?”



    “长孙老楼主亲征巴国,中了匪首扈离乱离刀暗算。巴国近来屡犯我西南边境,如今已是我楼心腹大患,属下以为……”



    楚尘玉一挥手:“诸位,对巴国一事不可之过急,老楼主之仇自当要报,然一切须从长计议,静观其变。”



    “谨遵楼主之命。”



    幽云略一迟疑,敛衽施礼,退在一旁。



    



    夜。心潭畔。



    一袭白衣的楚尘玉静立在竹林中,微风入夜,绿浪翻涌,白色的衣袂随着夜风飞舞。她本是一男装打扮,此时在这朗月之下,更显得丰神如玉。



    “竹林望月,难得楼主有此雅兴。”



    青衫的书生侠客李忘言轻挥折扇,微微一笑。



    “前的事,还要多谢二楼主。”楚尘玉望向李忘言。



    “楼主果真才智过人,忘言假意落败,终究瞒不过楼主,”李忘言手中折扇轻敲了一下旁的竹子,沉声道,“老楼主曾有密令,料想你以三楼主的份继任会使楼中子弟不服,命忘言尽全力助你执掌拂云楼。”



    “老楼主对我恩重如山,”楚尘玉微叹,“只是,要报仇,现下还不是时候。”



    “十前烈帝遣静熙公主入巴国与国主扈离和亲,”李忘言挥了挥折扇,“看来巴国又要有大的动静了。”



    “等待时机。”



    夜色中,楚尘玉望着幽深的潭水,微微一笑。



    



    “拔剑!”



    一道如冰丝般纤细的玉索,从李忘言左腕流出。



    斩空索!



    没有料到一向温良儒雅的二楼主竟会在此时发难,楚尘玉微微失措,展开袍袖,急退。



    “楚尘玉!若你真是‘流云十三式’的继承人,忘言自当尊你为主,遵从老楼主遗命!”



    “如你所愿!”



    楚尘玉形忽动,避开斩空索的攻势,伸指在剑鞘上一弹。



    剑出鞘!



    一道清光瞬间充满整个正厅,如流动的波浪,在月下闪着点点星光。



    碎澜青锋。



    在楼中诸人的讶异之色中,楚尘玉已握剑在手,清光流转,退斩空索的拦截,停在李忘言喉头。



    ——只一式“云外流虹”。



    众人均是一愣——这“流云十三式”本是拂云楼历任楼主代代相传的剑法,多年未见,其威力竟一至于斯。



    半饷,李忘言深施一揖:“楼主武功盖世,请恕忘言冒犯。”



    对上他那如星的双眸,楚尘玉恍然间明白了一切。



    ——若非他出手相试,楼中子弟怎会心服?



    ——斩空索天下独步,纵有“流云十三式”,百招之内也难见分晓。



    楚尘玉不望向他,淡淡一笑。



    



    “楼主。”



    试剑阁内,二护法微雨将一叠文卷放在书案上。



    “巴国那边有消息了?”楚尘玉随手一翻,微一挑眉。



    “回楼主,成朝静熙公主昨已至落凤城,国主扈离昭告巴国上下,半月后举行大婚。”



    “静熙公主?”楚尘玉微一沉吟。



    “楼主,这是静熙公主的全部资料。”微雨递上几页书笺。



    “季莜蓝?”楚尘玉望着书笺上的名字,点头道,“原来是顺亲王之女。难怪……”



    楚尘玉忽地抬头,只觉雕花格子窗外风声忽动,顿见一只飞镖破窗而入,向楚尘玉激



    “楼主小心!”



    微雨忽地出剑,“铮”的一声,飞镖应声而落。



    楚尘玉依旧端坐如故,神色不变,伸手拾起飞镖,取下镖尾的信,展开看过,眼光忽变。



    “楼主……”一旁的微雨见她神色有异,不放心地低唤了声。



    “没事了,你可以退下了。”楚尘玉又恢复了常态,淡淡地说。



    “是,属下告退。”



    楚尘玉微叹了口气,整整桌上的文卷,听得微雨已走远,忽抬头对后窗道:“既然来了何必遮遮掩掩?萧堡主,这可不是你一贯的作风!”



    只听得窗外一声朗朗的笑,人随声至。



    窗外,阳光很好。



    来人是一位俊逸潇洒的少年,束发的青玉冠在格窗漏下的阳光中显出温润的色泽,修长的剑眉竟蕴了几分冷俏,深褐的眼眸如深秋幽深的潭水。



    “来的果然是你!”楚尘玉轻扯唇角,“萧堡主!”



    那少年正是与拂云楼对峙的啸风堡主,萧临夜。



    北啸风,南拂云。



    ——他们,是与江湖中的精神领袖沧溟海鼎足而立的帮派。然,自从穆成王朝中衰,他们之间的斗争从未消停过。



    萧临夜微微一笑,纤长的手指轻轻一抖淡金色的衣服,好像是要抖落满的阳光。



    “长孙老楼主英年早逝,萧临夜深感惋惜。”萧临夜微一顿首,轻叹。



    “惋惜?”楚尘玉冷笑,“啸风堡拂云楼相峙近二十年,老楼主驾鹤,若拂云楼就此衰微,岂不正中你下怀?”



    萧临夜丝毫不理会她的嘲讽,微微的叹了口气:“长孙老楼主曾与我有断剑之盟,我又如何不惋惜,只是……”



    “若老楼主当真与你有约在先,我楚尘玉自当替老楼主完成。”



    萧临夜转,脸上有些讶异,他直视着楚尘玉那茶色的眸子:“你也不问问断剑之盟究竟是什么,如何便答?”



    “楚尘玉既然是拂云楼第二任楼主,又如何会食言!”楚尘玉一笑,“断剑之盟,我已决意如此!”



    “好!”萧临夜不由得击节赞叹,“断剑崖下,一决胜负,败者断剑。”



    楚尘玉抬头,望向萧临夜那幽深的眼眸,轻轻的点头:“等我了结了楼中的事务,这一场生死之战,楚尘玉一定奉陪!”



    萧临夜没有答话,他转望向格子窗外,丝丝缕缕的阳光正从那里漏下来,他的笑,在阳光下显得有些凄迷。



    



    子,如平静的留水一天天淌过,带着不着痕迹的杀意。



    楚尘玉独坐在试剑阁中,伸手轻抚着碎澜青锋的寒刃。



    如水的寒芒在她指间纵地释放着惊世的清光,笼罩着整个试剑阁。



    入拂云楼,成为楼主,已有七年了吧?楚尘玉伸指在剑刃上轻轻一弹,手中的碎澜青锋忽地发出苍凉而无奈的低吟,和着这低吟,楚尘玉轻轻的叹了口气。



    “吟诗试剑少年事,烛影摇红烬已灰!”



    她轻吟,望着案上摇摆不定的红烛,她忽地出剑。



    那烛光,带一点薄红,很艳,但那艳如红豆的烛光竟在碎澜青锋的绝世清光中应声而碎。



    碎。是碎了,无声无息的,只来的及在紫檀木书案上溅上几点凌乱的火星。



    一切,终究是碎了。



    



    “长孙楼主,楚尘玉愿加入拂云楼,为楼主效力!”



    当,她曾屈膝跪在长孙飞虹面前。



    她没有再回头。



    因为,她后的江湖,是如此冰冷而陌生。



    长孙飞虹无声的笑了,她已不算年轻,但依旧很美,美人迟暮。



    楚尘玉知道,长孙飞虹,一直都在等自己这句话。



    从七年前的那天起,楚尘玉成为拂云楼三楼主。



    因为她的世与经历,她成为了拂云楼乃至整个江湖中最神秘的人物,也因为她的冷漠和干练,她成为整个江湖上让人既敬且畏的楚三楼主。



    有时,她常常轻拭着碎澜青锋,暗想,也许这江湖上,除了沧溟主,只怕是不会有人再知道她的世了吧?



    然而,沧溟海,终究已是遥远的过往……



    直到那一天,拂云楼与啸风堡决战荆关。



    



    夜。



    因为远离了江南,荆关的夜色有了些许悲凉。



    笛声,如云水间的淡梅,空谷中的幽兰,飘渺空灵。



    笛奏《水龙吟》,在夜色中惆怅而凄凉。



    楚尘玉心念一动,推门而入,穿过高高低低的梅林,淡白的月下,一抹颀长冷峭的碧影。



    溪边,是啸风堡堡主萧临夜在月下横笛。



    隔着几棵白梅,楚尘玉停住脚步,一手轻抚梅枝遥听,白梅如玉,皓衣如雪,月下,浅浅地泛着一层银光。



    “旧时月色,算几番照我,梅边吹笛?”笛声忽住,萧临夜回,唇角弯起好看的弧,轻吟,“唤起玉人,不管清寒与攀摘?”



    楚尘玉微怔,转去。



    “楚三楼主也是精通音律之人,如此月色,何不弄箫横笛以助兴?”



    望着白梅轻颤的花枝,他相邀。



    楚尘玉一怔,略一垂首,纤指却不由得轻轻握住袖中的玉箫。她本是自小随师姐学的吹箫,数载飘零,所携也不过一箫一剑而已,只是时渐久,江湖征战,吹箫的闲早已不在了。



    沉吟良久,她用衣袖轻轻拭了拭玉箫,和着萧临夜先前的曲调,吹奏下去。



    萧临夜唇角浅浅勾起一丝微笑,也缓缓举起了玉笛。



    笛声清雅,箫声幽咽。



    “闲小院沉吟,草深柳密帘空翠。风檐夜响,残灯慵剔,寒轻怯睡。客舍无烟,关山有月,梨花满地。二十年好梦,不曾圆合,而今老,都休矣。



    谁共题诗秉烛?两厌厌,天涯别袂。柔肠一寸,七分是恨,三分是泪。芳信不来,玉箫尘染,粉衣香褪。待问,怎把千红换得,一池绿水?”



    一曲终了,梅间月色凉如水。



    “如此良辰佳景,能与楚三楼主笛箫相和,真乃临夜生平一大幸事!”



    “我心亦然,”楚尘玉微笑,“兴之所至,就此别过。”



    萧临夜脸上笑意更浓:“若有朝一啸风堡与拂云楼兵刃相向,有这一半的月色,足矣!”



    



    风雨江湖,飘零七载。



    夜阑,她伸手挑亮了火烛。



    手中的碧玉箫,在烛光下,显出温润的色泽。



    “楼主,”二护法微雨推开试剑阁的门,“你叫我。”



    “传令下去——”楚尘玉的眼神渺远而飘忽,“雨护法随我前往巴国落凤城,李二楼主掌管楼中事务,传书南越分楼准备接应,明启程。”



    “遵命!”

重要声明:小说《江湖-剑试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