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一百):第一百章

    陵少辰这是第一次看到邺婼言这么开心的笑容,不是因为他,而是因为她怀中的那只兔子。

    只记得她刚嫁进王府不久,因一只受伤的兔子,她不顾下过命令的他跑出了雨燕阁,只为了救那只受伤的兔子,可他却连看也没有看一眼,亲手了结了那只兔子的命。他记得,那时候她的神是那么的惊慌,那么的害怕,那么的悲伤。

    如今他送给了她一只活生生的小兔子,几乎和那只小兔子如出一辙,看着她开心的样子,陵少辰的脸上也浮现了少有的笑容。

    陵晟希在一旁看着这一幕,心里想到‘四哥现在是喜欢上她了吧,对她真的动了吧,不然为什么会对她那么好?这样也罢,他们才是真正的夫妻,自己,只不过是弟弟而已。’

    这一天下来,让陵晟希疲惫不堪,回到营帐里面就倒在了上不肯起来。而陵少辰那边,邺婼言拉着他坐在椅子上,紧张的把他衣服拉开,查看着他的伤口。

    “为什么要逞强死捱着,你不知道伤口严重了会要人命的吗?”邺婼言手脚麻利的拿来了药粉以及纱布,清洗着他的伤口,好看的眉头皱了起来,小心翼翼的清洗着。“会有些疼,你忍着点儿。”原来,因长时间没有换下这带血的纱布,伤口和纱布黏在了一起,取下来的时候会是多么的疼。

    陵少辰看了一眼自己的伤口,转头看向了邺婼言,一直盯着她姣好的面容看着。

    当邺婼言取下那块布的时候,陵少辰只是皱了皱眉,一声都没有吭。她小心的帮他缠好了绷带,嘱咐道“别再做这种剧烈的运动了,对你的伤口无利。”

    而陵少辰剑眉一挑,轻挑的口吻回答道“你这是在关心本王?”

    邺婼言微微一愣,随即展开了一抹笑容“王爷多心了,这只不过是在给云姑娘一个交代而已。”

    在邺婼言提及云暮夏这个人的时候,陵少辰轻笑的嘴角恢复了那严峻的模样,云暮夏,那个曾经救过他的女人,那个曾经认为心有所属的女人,在如今,他的心渐渐的被溶化,不再是那个满心仇恨,满腔冰冷的王爷,他想起了她,可她早已不他。

    “婼言,你真的没有可能留下来吗?”陵少辰看着邺婼言的眼睛,真挚的看着她。

    “王爷,早休息吧,这个事回到府中再说好吗?”邺婼言笑着,吹灭了桌子上的蜡烛,回到了榻上,,是陵少辰睡的地方,既然他不让自己睡在桌子旁边,那张榻总可以的吧。

    陵少辰没有再说什么,微微低下了头,似乎在思考着什么。‘不行,不可以,不可以放她离开,她是翊王妃,是自己的妃子,不能就这样放她走。’

    邺婼言面朝里,月光打了进来,照在她的面庞上,细细看去,白皙的面庞似乎镀上了一层银色的光芒,那样的纯洁无瑕,樱唇微抿,长长的睫毛轻颤,长发如瀑布般散落在她的上,几缕长发散落在前,搭在她的手背上,洁白的肌肤,再加上那银色的月光,一切都显得那么得不真实。

    手机小说阅读网请访问,随时随地看小说!公车、地铁、睡觉前、下班后想看就看。

重要声明:小说《邪魅王爷下堂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