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九十一):第九十一章

    陵晟希按照刚才邺婼言逃跑的路线追了过去,在花园的一个角落里面找到了她,一脸抱歉的靠近了她。

    “那个,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对不起,我不知道你曾经心的人叫慕白衣,对不起,对不起。”陵晟希蹲下子轻轻抚摸着邺婼言因哭泣而颤抖的子,摸着她的长发,安慰着她。

    这个感觉是多么的熟悉,以前也有人这样对待自己,可是现在,没有人这样,没有,那个人已经不在自己的边了,不在了,不在了。

    “别哭了好吗?真的很对不起,触到你的伤处了。”陵晟希一直在对邺婼言道着歉,不断的抚摸着她,给她安慰,让她平静。

    陵少辰没有告诉陵晟希这是他的王妃,比起邺婼言,他更愿意让云暮夏做他的王妃,现在他的这枚棋子已经再无用处,对她的意早已经是四年前的事,现在他的人,是那个红衣女子云暮夏,不是邺婼言!!!

    “不是你的错,不是。”邺婼言抹掉脸上的泪水,还以为他真的回来了,真的回到自己的边来了,自己一直在相信他还活着,他还活在自己的边,还以为这一次真的是他回来找她了,可为什么是一位素不相识的人,为什么。

    “对不起,让公子见笑了,是婼言的失礼,公子请回吧。”邺婼言倔强的擦掉眼泪,但晶莹的泪水还是在眼眶当中打着转,迟迟不肯落下。

    “你是这座王府的什么人?”陵晟希问了出来,站起来,比邺婼言高出一头,却比陵少辰矮了一点。

    “无关紧要的人。”邺婼言淡然的说出这句话,转逃离了这个地方。这个人的上,有着慕白衣的气息,白色的衣衫,那抚摸的感觉,都是慕白衣曾经给过自己的,可现在,他不在了,不在自己边了。陵晟希看着邺婼言离开的地方,心底产生了一种愫,想要把她纳入囊中的愫。

    狩猎大会开始的子到临,陵晟希请求着陵少辰要把那天那个慌忙跑进来的女人带来,并且要求要她和他同乘一辆车,无奈之下,陵少辰只好同意。

    皇势浩,随着号角的声音吹响,队伍前行,走出这座皇城,百姓们纷纷跪在路边,喊着“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陵晟希哪里还有那种闲逸致去看车外的百姓,看着马车中的伊人儿,陵晟希的魂儿早就被邺婼言给勾走了。

    “皇上,您一直盯着奴婢看什么?外面的百姓们可都在拜您。”邺婼言把脸转到了一边,不让陵晟希再盯着她自己看,那样的感觉真的很不舒服。

    “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我的份,你的份是翊王爷的王妃宋婼言对不对?为什么瞒着不告诉朕呢?”陵晟希又凑近了一点看,白皙如瓷的肌肤,略施粉黛犹如仙女下凡,与那浓妆艳抹云暮夏感觉完全不同,这个女人没有心机,只有那单纯到傻的格。

    “我…皇上,您既然已经知道了妾是谁,那为什么还要与妾同乘一辆马车?”邺婼言谨慎的眸子看向了陵晟希,她具备的只有谨慎,只有保护好自己的戒备。

    “因为我不想让四哥再伤害你。”‘因为我不想让四哥再伤害你’简单的十二个字,让邺婼言感受到了一股暖流流过的自己的新房,在翊王府里面,没有人帮她,没有人关心她,但是现在,却得到了当今圣上的关心,这是何等的荣耀。

    “谢谢。”邺婼言淡淡的说出这两个字,她和陵少辰只不过是最熟悉的陌生人而已,这次狩猎大会结束之后,他们就会分道扬镳再也不相见了吧。

    手机小说阅读网请访问,随时随地看小说!公车、地铁、睡觉前、下班后想看就看。

重要声明:小说《邪魅王爷下堂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