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八十九):第八十九章

    马蹄清脆的声音打在地面上,车厢里面陵少辰闭着眸子假寐着,一旁的云暮夏半靠在陵少辰的上,长长的睫毛卷而翘,青衣手中的马鞭挥舞,不一会儿便到了翊王府的大门口。

    府中的家丁们出来迎接,在见到云暮夏的时候有一丝丝的惊讶,随即便适应了这个做起事来手法狠毒的女人。“云小姐吉祥。”“王爷吉祥。”下人们道了声吉祥,便绕过马车去拿东西了,青衣则牵着马去马房了。

    云暮夏望着这座她久别的王府大门,嘴角的笑容愈加的明显,她的到来,或许会带来一场灾难,亦或许带来一场欢喜。

    “怎么了?不认识了?”陵少辰好笑的看着自己面前望着这座府邸出神的女人,打趣道。

    “能回到这里来,暮夏不曾想过,小少爷的死,真的跟暮夏没有关系。”到现在,她还是不承认邺婼言的孩子是她害死的,只因为她是陵少辰面前的红人,她下注,赌陵少辰不会对她怎么样,就象现在,看起来似一副柔弱的样子,心里,还指不定盘算着什么呢。

    “好了,别再说这个了,进去吧。”在听到孩子这两个字的时候,陵少辰的脸上露出了不悦的神色,一甩衣袖,大步走进了王府里面。

    “小姐,小姐,王爷回来了,还把云暮夏那个人带回来了。”丝云跑着冲进了雨燕阁里面,一脸愤愤不平的样子,看起来就像要吃了云暮夏一样。

    “丝云,别这么说,要是被王爷听见,有你好受的。”邺婼言笑了笑,她早就看开了,这次狩猎大会结束,她会提出这个要求,会带着娘亲远离他的世界,离开这座王府,再也不会回来。“快来看看后援儿的花,已经长花苞了呢。”说着,邺婼言把后窗打开,放眼望去,绿油油的一片,其中夹杂着一些彩色的小巧的花苞,含苞待放。

    “真的哎,天来了呢。”丝云像小孩子一样看着满院的花草,她家小姐本就是花草之人,更免不了这个侍婢同样喜欢这些东西。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一名下人走了进来,言“夫人,王爷请您到大厅。”说毕,便离去,丝云看着那名下人,这里真正能做朋友的没有多少,更何况这些人曾经还有云暮夏边的人。

    “小姐,肯定是云暮夏那人要求的。”丝云不满的皱起了眉头,一口一个人的叫着云暮夏。

    “丝云,再乱说小心挨罚,管好自己这张嘴,不知道祸从口出吗?走吧,既然她回来了,我们该去看看。”邺婼言理了理自己的衣衫,一袭月白色的裙衫,淡绿色轻纱上,裙摆处和袖口处均有点点桃花,典雅却又不失大气。

    来到大厅,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自己母亲那一脸的惊讶,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仅仅一夜没有回府而已就带回来一个女人,未免太快了。

    轻迈莲步走至陵少辰的面前,微微福“妾见过王爷,云姑娘,王爷吉祥,云姑娘吉祥。”这是亘古不变的定理,在红衣女子云暮夏的面前,从来没有云暮夏给她请安的道理。

    “起来吧。”陵少辰点了点头,邺婼言没有看他的眼睛,径直绕过他,来到了自己娘亲的旁,“婼儿啊,这是…”宋氏没有想到自己的王爷女婿这么快就找了妾室,更不会想到,自己的女儿才是真正的妾室。

    “娘。”邺婼言打断了宋氏的话,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再说下去,这些不应该是她要知道的。

    “从今往后,云姑娘会搬回府中来住,以前谁是她边的服侍的就再回到她边。”陵少辰这一番话,让邺婼言的母亲也明白了不少,看来,她不是一时间来的,而是比自己女儿来的时间还要长,那自己的女儿岂不是吃了不少的苦头?想着,自己的手覆上了女儿的手,紧紧握住。

    “是,王爷。”下人们躬,说完便都散了下去,各忙各的去了。云暮夏也被回到了自己曾经住过的那间房间。自始至终,邺婼言没有看过一眼陵少辰,搀扶着自己的娘亲,要把娘亲搀回房间去休息。

    “娘,有什么需要的给女婿说,女婿好让人置办。”陵少辰上前询问着婼言的母亲,还未等宋氏回答,邺婼言提前一步答了上来“谢谢王爷的关心,不劳王爷费心了,娘亲的事由妾来置办就好,云姑娘那里需要人,麻烦王爷多费心。”说完,邺婼言搀着宋氏离开了大厅。

    陵少辰以为邺婼言这是在吃醋,然而,却相反,那是因为邺婼言不想欠他的太多,到时还不清。

    手机小说阅读网请访问,随时随地看小说!公车、地铁、睡觉前、下班后想看就看。

重要声明:小说《邪魅王爷下堂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