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八十八):第八十八章

    现在的景似曾相识,可现在是在郊外的府邸,不是那个恢弘大气的翊王府。云暮夏着一件红色肚兜,三千青丝似瀑布般垂了下来,站在陵少辰的面前为他宽衣沐浴。

    “爷,水凉吗?”这不像是那个傲眼一切的云暮夏,这时的云暮夏分明是一位小家碧玉的小女人,一位盼着夫君归来的女人。

    陵少辰坐进浴桶里面,任云暮夏在他上摩挲,他心里在想‘事过去那么长时间了,也该把她接回去了。’只不过,他顾虑的是这狩猎大会即将开始,把她接回去的话没有人去照顾她,算了,她本就是这翊王府的人,接回去也没什么。

    可他没有顾虑到的是,府里面还住着邺婼言的母亲,这平白无故接回去一个女人,这会让邺婼言的母亲做何感想。

    “暮夏,回去吧,随我一起回去,好吗?”陵少辰坐在浴桶里面闭着眼睛问道。

    “好。”良久,云暮夏才回答,那时的她的眼睛里面蓄满了喜悦的泪水。

    因要准备狩猎大会的包袱行李,朝中大臣们纷纷都在家准备,就连陵晟希也在自己的宫之中享受着难得的安宁之乐。

    黑夜渐渐的到来,雨燕阁里面亮着烛火,隐约看到一位女人手里拿着一只小巧的拨浪鼓摇晃着,似乎还可以看到她脸上那淡淡的幸福的笑容。门,吱呀一声被人推开,几道气腾腾的小菜被丝云端了进来,言“小姐,夫人休息了,您吃点儿东西吧。”丝云没有告诉邺婼言陵少辰到现在也没有回府,鬼知道他到底去哪儿了。把饭菜放在桌子上,看着上以及桌子上那一堆小孩儿的衣物玩具,便知道,自家小姐一定是想起那刚出生便夭折的小少爷了。

    “小姐?小姐,别再看了,吃点儿东西吧,你这一天都还没怎么吃东西呢。”丝云利索的收拾好这些物品,锁进了柜子里面,这一天,邺婼言几乎没有出这个雨燕阁,娘亲在自己的边,没有什么可以担心的了,只有慕白衣,那个夜夜思挂的男人,放不下的男人。

    以为,自己可以暂时忘却那时发生的事,明明都没有去想,明明都没有再去说,可为什么心里满满的都是他的影?昨晚,邺婼言再次梦到了慕白衣那抹白色的影,还是在怪她自己,还是在怪自己,怪自己没有保护好他。

    “丝云,我不想吃,拿下去吧,早些休息吧。”说完便起走去了边,她没有询问翊王爷陵少辰有没有回来,因为她知道,他的心里从来没有住下过她。她只不过是一枚棋子,现在大仇已报,她自然也就没有用,或许在这场狩猎大会结束之后,他就会放过她,放她离开这个束缚的地方。

    郊外的府邸里面,青衣坐在房顶上看着天上皎洁的圆月,下面的房间里面翻云覆雨,不断传出女人嗔的声音,他了解的翊王妃是那个善良的,对人友好的邺婼言,不是一个会摆架子,耍脾气的王妃,可以说,她没有半点儿王妃那种高傲的样子。

    只可惜,自己家的王爷没有喜欢上她,没有上她。

    或许,告诉邺婼言慕白衣还活着的消息比较好,这样,她不必再每天在自己的娘亲面前做戏,不用每天提心吊胆害怕陵少辰会对她做出什么样的事。这样,她还会有一丝丝的寄托。

    “爷,我要,我要…”烛火通明,一夜的嗔,一夜的劳作,让云暮夏软在了上,亦让陵少辰疲累不堪。

    青衣的上沾着点点露珠,湿答答的贴在上,他在房顶上坐了一夜,自家王爷不好说什么,更何况他只是一名小小的随侍卫。翻走了下来,去给自家主子打水,洗漱,已经离开王府一天了,也该回去了。

    手机小说阅读网请访问,随时随地看小说!公车、地铁、睡觉前、下班后想看就看。

重要声明:小说《邪魅王爷下堂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