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七十四):第七十四章

    “啊~~~~”一声惨叫把陵少辰的思绪拉了回来,只见产婆正在推着邺婼言的肚子,催促着肚中的孩子早点儿出来。

    “你在干什么!!!”陵少辰抓住了产婆的手,两只眼睛里面闪烁着红色的因子,他现在不爽到了极点,邺婼言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他不许这个孩子出半点儿事!!!

    “王爷,王妃的羊水已经破了,可孩子迟迟不肯出来,这孩子出不来会在里面憋死的呀。”产婆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接着说“王爷,能否抱着王妃?过一会儿必定会痛,草民怕王妃会支撑不住啊。”产婆摸了摸邺婼言的肚子,刚推的那几下子孩子大约已经开始往下走了,陵少辰从后面抱起了邺婼言,把她紧紧的抱在了怀里。

    “沐连,沐连,沐连,啊~~~白…衣。”邺婼言的口里呢喃着,其他人忙活的什么也听不到,而陵少辰却听的清清楚楚。

    “我在,我在,别怕,没事的,没事,我在。”陵少辰握紧了她的手,把她小巧而骨节分明的手包围在了自己的手里,这是她进来这个王府之后第一次对她那么的温柔。

    一盆盆的血水从陵少辰的房间里端了出来,云暮夏从门外看着里面忙碌的人,而且自家王爷进去之后再也没有出来,她的心里开始没有底了。

    “王妃,您用力啊,再用些力孩子就出来了啊。”产婆忙活着,邺婼言下的血也越来越多,羊水渐渐的越来越少,孩子也越来越危险。

    “痛,白衣,痛,婼言好痛,沐连…”邺婼言的嘴中还在呢喃着,力气已经渐渐枯竭,陵少辰紧紧的抱着她给她力量,给她勇气,给她信心。

    “婼言,你撑住,孩子快出来了,再努力一次,再努力一次。”陵少辰的大手放进了邺婼言的嘴里,生怕她一用力把舌头咬断,邺婼言一口咬住他的手,使劲一用力,只看见一个嘟嘟的东西落了出来,瞬间,邺婼言的子就软了下去。

    可刚出生的孩子都会哭,但是为什么这孩子不会哭?

    “这…王爷…孩子,孩子是位小少爷,但因为不足月再加上母体受到伤害,小少爷去了。”产婆跪在陵少辰的跟前,屋内的丫鬟们也都跪在了地上,丝云一听小少爷去了,立马跑到那小摇篮的跟前儿,看着里面已经断气的孩子,泪水再次落了出来。

    没力气的邺婼言隐隐约约没有听到孩子的哭声,听到孩子去了的声音,立马睁开了眼睛,撑着子坐了起来。

    “不可能,不可能,我的孩子不可能死了,不可能,你胡说,你胡说!!!我的孩子没有死,我的孩子没有死…”她从上跌跌撞撞的爬了下来,趴在摇篮的跟前,双手颤颤巍巍的摸向了孩子的小鼻子,没有气息,没有生的气息,顿时,刚生完孩子的她哭了出来,抱着自己的孩子不松手。

    “婼言,婼言,你冷静一下,你冷静,孩子去了,我知道你难过,那也是我的孩子,你别这样。”陵少辰抱住邺婼言颤抖的肩膀,他的心何尝不痛。

重要声明:小说《邪魅王爷下堂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