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七十):第七十章

    节过后,街道上设摊贩卖物品的人们似乎又多了些,就连孩子们也都打闹着背着书包去学堂上课学习,当然,翊王府里面也恢复了以前的样子,大红灯笼也被撤了下来,邺婼言悠闲的呆在自己的雨燕阁,而红衣女子云暮夏也呆在自己的练习舞厅练习着新的舞蹈,不过近,似乎是因为越来越接近临产期,邺婼言越发的不愿意动弹自己的子,整昏昏睡,正巧碰上今天气晴朗,也有渐渐转的架势,寒冬之后就是万物复苏的季节啊,正好,孩子也出生在那个季节呢。

    “丝云,扶我出去转转吧,这雪停了有几了,也该出去走走活动活动筋骨了,这都快发霉了。”邺婼言着大肚子站在古筝的面前,看着外屋忙碌的影,邺婼言的脸上展露出明朗的笑容,不知道她到底有多久没有笑过了,至少,来到这里之后很少笑过,甚至说,她来到这里之后没有展露过笑颜。

    “小姐,小姐你笑了哎,丝云多久没有见到小姐你笑了。”丝云吃惊的跑了过来,注视着邺婼言脸上的笑容“好啊,小姐的子有些不便,我们去后面的园子看看好了,现在王爷不会介意小姐你出去的。”丝云握住邺婼言那冰凉的手,从衣架上拿下披风披在邺婼言的上,扶着她出了雨燕阁。

    “还是外面的空气好啊,可在这外面,我总想起慕大哥,以前总会在想起他的时候他就会出现在我的面前,可现在,有多久没有见到过他了。”邺婼言望着天边的白云,那洁白的颜色就像是慕白衣衣服的颜色,那样的洁白那样的无暇。

    “小姐也想慕大哥了啊,可惜,慕大哥再也回不来了,那么好的一个人…”丝云不敢再说下去,她怕她会再想起往事,那样的话,对她的体有所不利。

    “嘶~~~”邺婼言倒吸一口冷气,揉着一侧的腹部,丝云见状忙扶住了邺婼言的肚子。“怎么了小姐?哪里不舒服?”丝云慌忙询问,生怕会出些什么茬子。

    “没事,只是调皮踢了我一下。”邺婼言笑了笑,示意丝云继续带着她往前走,这座王府,丝云可比邺婼言本人熟悉多了。

    “嗯,小姐要是不舒服的话,我们就回去。”丝云给邺婼言揉着,这里面可是翊王爷陵少辰的唯一子嗣,万一出点儿什么事,她可担待不起。

    “嗯。”邺婼言点了点头,随着丝云的步伐向着园子走去。那里比较僻静,环境也比较好,阳光也比较充足,对邺婼言的体是再好不过了。

    缓慢的走在雪地上,虽说天已经放晴,没有前段时间那么得沉,让人的心也比较霾,但毕竟下了那么久的大雪,地上早已铺满了厚厚的一层,踩在上面咯吱咯吱的响着,经常踩的地方已经结了一层薄薄的冰,走在上面滑滑的。

重要声明:小说《邪魅王爷下堂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