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六十二):第六十二章

    夜色渐渐降临,屋内点亮了明亮的烛火,丝云正在雨燕阁里面来回踱步,嘴里还在说着“小姐怎么还不回来,到底有没有事啊,真是的,要急死了。”翊王爷陵少辰的房间下令不准让任何人靠近,因此这些和丝云关系比较好的婢子们也无法给丝云送信,告诉她里面她家小姐到底怎么样了。

    “沐连,白衣,好冷,婼言好痛,沐连,白衣。”陵少辰从早上把她带回来之后便哪儿也没去,一直呆在他自己的房间,在邺婼言的边照顾着她。朦胧中听到了邺婼言的呢喃,立马醒了过来,伸手在她的额头上探了探,“好烫。该死的,她现在是有孕之,不能吃任何药物,这该怎么办?”回头看到那盆里的清水,记得小时候他自己发烧,额娘都是给自己擦子降温的,希望这一招也可以同样对邺婼言起作用。

    褪去她上的衣物,看着她微微隆起的小腹,一遍遍的给邺婼言擦着她那小的子,大手摸着她那隆起的小腹,感受着胎儿,自己儿子的存在。

    已入深夜,全府上下,只有邺婼言的雨燕阁以及陵少辰的房间还在亮着灯光,丝云坐在边搓着双手焦急的等待着自家小姐回来,而陵少辰那里却在照顾着还在昏迷当中的邺婼言。

    红色的烛泪顺着烛蜿蜒而下,落在烛台上,形成孤独的烛泪花,不知不觉的,长长的红烛,已然变成短小的样子,屋外天开始蒙蒙放亮,陵少辰倚在边,大手一直在包围着邺婼言的纤细的小手,伊人儿脸上的红晕渐渐散开,苍白的脸色袭上她的面庞,好看的眉头紧紧的锁在了一起,像是一把打不开的枷锁,原本饱满的红唇在此刻也消失了往的光彩,变得干干皱皱。

    云暮夏的屋子里面依旧亮着灯光,着一袭火红衣衫的女子披散着黑黑的长发靠在榻边,精致的面庞上充满了怒气,手中还留有余温的酒杯被她重重的摔在地上,瞬间支离破碎,这是她在这个夜晚摔碎的第九个酒杯,只因翊王爷陵少辰说今晚要来她这里,可她足足等了一晚,他还是没有来。

    以往的誓言哪里去了?以往的诺言哪里去了?不是说好的对她只不过是奉命行事,不是真的吗?不是不会对她动真感的吗?可为什么还是抛下了她没有来找她!!!

    雨燕阁里面,微弱的烛光照亮了整座房间,丝云耐不住阵阵疲惫倚在榻边睡了过去,一阵寒风吹过,将那微弱的烛光吹灭,屋子陷入了黎明的黑暗里面。

    邺婼言的纤细的手指微微动了动,小巧的唇瓣依稀翕动,似乎在说着什么,这细小的动作惊醒了在她旁的陵少辰,耳朵靠在邺婼言的唇畔,低声言语:“婼言,你说什么?你想要什么?大声一点。”

    “水,我想要水,水。”陵少辰的大手摸了摸邺婼言的额头,放心的点了点头,烧退了,这就说明有所好转,往后再多调理调理,应该没有什么大碍了。

    拿起桌上的茶壶,倒了一杯水,把邺婼言抱了起来,揽在自己的怀里,轻轻的喂着水,生怕弄疼了她。

重要声明:小说《邪魅王爷下堂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