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五十六):第五十六章

    邺婼言被陵少辰抱去了上,陵少辰细心的给她擦拭着额头上渗出来的冷汗,他从未这么细心的照顾过一个人,就连云暮夏都没有被他这么细心的关心照顾过,她邺婼言是第一个。

    躺在上的人儿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从被子里面拿出胳膊来揉了揉自己发疼的太阳,睁开了眼睛,却发现自己在房间里面,可刚才不还是在外面的吗?

    看了一眼周围,发现陵少辰在自己的雨燕阁,有点儿受宠若惊,立马起给翊王爷陵少辰请安。

    “妾给王爷…”请安二字还未说出口,眩晕感再次袭来,眼看着邺婼言的子向前倒去,陵少辰眼疾手快的上前把她抱在了怀里。

    “这些礼数免了,本王已经叫了郎中,一会儿就来,你先休息会儿吧。”邺婼言有些吃惊,她没想到陵少辰会上前接住她的子,不让她跌倒在地,她的杏眸睁得圆圆的,随即又恢复了正常,点了点头,道了声“是,王爷,谢王爷关心妾。”

    陵少辰好笑的勾起唇角,笑着说“这可不是关心。”

    当然,她只不过是他的棋子,没了棋子这下面的游戏可怎么玩儿呢,是吧!

    邺婼言听到这句话,真后悔自己会说出那种话,还真的以为他是在担心自己吗?是在关心自己吗?他早已不是三年前的那个人,现在的他,心里面充满了仇恨,如果不报仇的话,他一定会疯掉。为什么会认出他来?因为以前曾经为他动心过,为什么会认出他来?是因为他后颈上的星形胎记,为什么会认出他来?因为他以前救过自己的命。

    淡淡的笑了笑,拿起了桌子上的刺绣,坐在桌边一针一线的往上面绣着什么。

    原是一对儿鸳鸯,只可惜中间隔了一道桥,有人不能终成眷属,只能长相思,相守在对岸,眼巴巴的望着那边儿心的人,却得不到那心之人。

    不一会儿,郎中急匆匆的赶了过来,丝云碰巧也买完了玉箫走了回来,看着郎中往雨燕阁的方向走着,心里想着自家小姐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也跟在郎中的后面赶忙赶了回来。

    “小姐。”丝云还未上来雨燕阁,就先听到了声音,真是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啊。

    “丝云见过王爷,王爷吉祥。”丝云对陵少辰的印象本来就不好,她也是不喜欢陵少辰的,所以对他的语气里面也就只有冷淡的声音,最关心的还是她家小姐。

    “丝云,那么慌张做什么。”邺婼言放下手中的刺绣,站了起来,白色的雪花布满了丝云的肩膀上面,邺婼言细心的拍掉她肩膀上的雪花,让她赶紧坐下喝口水,这么冷的天儿,别着凉了。

    “草民见过翊王爷,王爷万福。”老郎中见到陵少辰的影,立马跪在了陵少辰的面前,磕了一个头。

    “免了,进去吧。”陵少辰推开了门,走了进去,让郎中也跟着走了进来,“婼言,躺去上,让郎中给你瞧瞧。”陵少辰命令着,没有丝毫余地。

    邺婼言点了点头,轻迈莲步,走去边,躺在上面,把右手伸出来,探在边,丝云有些不知所意,站在边,等待着郎中的诊断。

    老郎中闭上眼睛,静下心来为邺婼言诊脉,约莫过了一分来钟,老郎中睁开了眼睛,脸上布满了欢悦的笑容。

    “恭喜王爷,恭喜王妃,恭喜贺喜,王妃有喜了。”老郎中在纸上写着什么,最后把那张纸交给了站在一旁的丝云,“按照这上面的药方去抓药,这都是些补药,王妃子虚弱,需要多补补,按照这上面的方子,每天吃三次就可以了。”

    丝云木讷的点了点头,有些吃惊的出去抓药。

重要声明:小说《邪魅王爷下堂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