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五十五):第五十五章

    而这一切,只不过是以前的回想而已,以前的事再也回不去了,他,也回不去了。

    轻轻叹息,望向王府的外面,虽然邺婼言的雨燕阁离着王府的大门还有很大的一段距离,但是这高高的楼阁,足以可以让邺婼言看到外面的景象。

    街上的行人匆匆买完东西往自己的家里走,摆摊的摊贩们大声吆喝着,闹的街道上就像是一个大家庭,有认识的也有不认识的。而这里,虽然彼此认识,但只是把对方当做棋子来利用罢了,根本没有把彼此当做家人来对待。

    丝云去买白玉萧有一段时间了,怎么还没有回来?邺婼言摇了摇头,丝云从小就经常去帮自己置办东西,她买什么她都放心,只要在这里等着她回来就好了。

    把屋子里面的古筝搬了出来,纤纤玉手搭在上面,轻轻拨动,从琴里面流出好听的乐声,依旧是刚才的那首曲子,那首属于两个人的曲子。

    不知什么时候,陵少辰站在了雨燕阁的楼下,这段时间,他似乎形成了习惯,隔三差五的就会来雨燕阁看一下,不知道是在看邺婼言,还是在看什么。从不进去,只是站在雨燕阁的下面,向上眺望着,看到里面没有声音,一会儿便就离开了。这一次过来,他破天荒的听到了邺婼言正在弹奏古筝,站在下面静静倾听,仿若临其中,把他带入两个人的世界,只可惜,这两个人的世界并不是属于他的,而是属于慕白衣的。

    一曲完毕,邺婼言紧了紧上的披风,刺骨的寒风吹得有点儿冷,准备起离开走廊,回到屋子里面,就在起的那一瞬间,她看到了站在雨燕阁下面的陵少辰,黑色的眸子收缩了一下,有些慌张,她不知道她为什么会怕他,是因为他把自己最心的白玉萧弄坏了吗?还是他玷污了自己的子,这副子不属于他,是属于慕白衣的,可是陵少辰却抢先了一步。

    站在栏边看了一眼站在雨燕阁下面的陵少辰,抱起放在廊中的古筝,想要回屋,就在转的那一刹那,一阵眩晕袭上了她的头,怀中的古筝掉落在地上,发出沉重的声响,让楼下准备离开的陵少辰吓了一大跳,只见邺婼言的子晃了两三下,顺着栏杆倒了下去,上的披风也掉落在地上。

    陵少辰见状,也不管她是不是仇人的女儿,是不是自己的棋子,是不是自己要报复的人,这一刻,他只想知道她怎么了。

    使用轻功从下面飞了上来,托起邺婼言的子,摇晃着她。

    “喂,宋婼言,宋婼言你醒醒,喂。”她还是没有告诉他,她早已不跟爹爹姓,从小时候她就发誓,她跟宋家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她姓邺,叫邺婼言!!!

    陵少辰见她不醒,打横抱起她的子就进了屋子里面,把她平放在上,给她盖上被子,就像在皇陵的那时候一样,轻轻地,心里那种紧张,那种害怕的感觉充斥着整个心房,他自己也不知道,他在紧张、害怕什么。还是说,他心动了?!

重要声明:小说《邪魅王爷下堂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