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五十四):第五十四章

    淅淅沥沥小雨的天不知何时变成了小小的晶莹的雪花,洋洋洒洒的从天上飘了下来,几片雪花落在邺婼言的肩头,轻弹肩膀,雪花落下来,静静地躺在邺婼言的手心,刚刚落下,便融化在她的手心里面。

    “白衣,你看,下雪了,雪的颜色,和你衣服的颜色一样,都是白色,那样的纯净,那样的无暇。”轻声呢喃着,抬头看着天上洋洋洒洒下来的雪花,邺婼言的思绪又被拽回了以前。

    “小姐,小姐,你看,外面全都是白色的雪,还有慕大哥哦。”丝云调皮的站在窗户前,从窗户的缝隙里面看着外面的景象,慕白衣就站在门外那堆雪中间,他的白色衣衫与白色的雪融成了一体,他就像是从雪花里面走出来的精灵一样。

    “丝云,这么冷的天怎么能让慕大哥站在外面,快让他进来。”原本还躲在被子里面取暖的邺婼言,也不顾天气的寒冷,穿上衣服鞋子就跑了出去,看着站在外面的慕白衣,疾步跑上前,握住他冻得通红的大手,给他暖手。

    “冷吗?”对着他的手心哈气,让他冰冷的手暖和起来。

    “不冷,走,带你去一个地方。”说着拉起邺婼言的手,把她抱上马,马鞭一挥,马儿长嘶一声,撒开四蹄向前跑去。

    冷冽的寒风灌进邺婼言的体,冷的她不得不把自己缩成一个团。

    慕白衣看了一眼坐在马前的邺婼言,伸手把她圈在了自己的怀中,让自己温暖的怀抱,把她温暖。

    邺婼言抬眼看了一眼慕白衣,嘴角挂上了暖洋洋的笑容,抱住他的腰,将自己的脸贴在他的膛上,感受着他的温度。

    马儿再次长嘶一声,停在了断崖边。一场大雪,让这里的景象更加的美丽,雪白的一片,踩在地上有咯吱咯吱的声响,远处的山峰裹上一层银色的衣衫,那么的神秘。

    “好美。”邺婼言从马上跳了下来,站稳在地上,环视着断崖四周,白茫茫的世界,一尘不染,那么的静谧,好想永远都这个样子,好想永远这个样子跟慕白衣在一起,永远在一起,永远。

    慕白衣站在邺婼言的后,看着看傻了的她,嘴角勾起一抹笑容,从背后抱住她,“婼言,以后每次下雪的时候我们都到这里来好吗?”

    邺婼言羞怯的低下了头,白皙的脸颊上挂上两抹粉红,点了点头。

    没想到这里,在下雪之后会是另一番景象,真的是太美了,就像是人间仙境一样,洁白无瑕。

    一堆白雪从头顶的松树上落下,砸在邺婼言的上,吓了她一大跳,抬头不满的看了一眼上面的积雪,忽然,一抹邪魅的弧度勾起,从地上团起一个雪球,喊了一声前面的慕白衣。

    “慕大哥~~~”慕白衣刚回过头来,她便把自己手中的雪球丢了出去,正好砸在慕白衣那白色的衣衫上,瞬间,印出一个小小的水印儿。

    “好啊你,什么时候学会这个了?”慕白衣也笑了笑,抓起一把雪团成球也砸了过去,两个人在茫茫雪地里面玩儿起了孩子才喜欢的打雪仗,不亦乐乎。

    等到他们停下来,原本寒冷的体也暖和了起来,坐在马上,大口的喘着气,慕白衣在她的额头落下一吻,眸子里面闪现着宠溺的温柔,猛地一甩马鞭,马儿向前跑去。

    “啊~~~慕白衣你怎么可以这样!!!”邺婼言还以为他没有在意刚才自己用雪球偷袭他的事,没想到都要回家了,他竟然这样吓唬她,不满的嘟起了嘴巴。

重要声明:小说《邪魅王爷下堂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