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五十):第五十章

    云暮夏扶着陵少辰走进了府中,而邺婼言的马车里面却迟迟没有动静,丝云在外面等了自家小姐那么长时间,一直等不到自家小姐的出现,心急之下,从外面撩开了马车的帘子。

    从窗口里面看见邺婼言现在的样子,不免捂住了嘴巴,不可置信的叫出了声“小姐…”

    邺婼言随着丝云的声音缓缓转过头来,整整那么多天了,滴水未进,现在早已虚弱至极,再不好好休息的话,她整个人就会虚脱的,从马车里面钻出来,下来就抱住了丝云的腰,埋在她的怀中哭了起来,丝云慢慢的拍着她的背,让她喘口气。

    “小姐,有什么事我们回府再说。”邺婼言的怀中还在抱着那两段断了的白玉萧,木讷的随着丝云回了她自己的雨燕阁,她现在,基本上就是一具空壳,什么都没有了,往炯炯有神的眼眸在此刻也黯淡无光,一片空洞,看不到里面到底在想什么。

    丝云给邺婼言梳好了发,换了干净的衣衫,天儿渐渐转凉,如果不多穿一点儿的话,会感冒着凉的。

    “小姐,你怎么了?你不要吓丝云好不好?小姐,你倒是说句话啊。”邺婼言的瞳孔里面不断的流出滴滴晶莹的泪水,嘴巴像是没有了支撑的功能,想要说什么,却迟迟不肯说出来。

    “丝云,慕大哥,慕大哥,白衣他…”说着,邺婼言的泪水再次掉了下来,眼睛像是盯着梳妆台面前的铜镜,又像是盯着外面昏暗的天空,目无焦距。

    “小姐,慕大哥,慕大哥他怎么了?”丝云紧张的跪坐在邺婼言的面前,抓着她的胳膊,满眼焦急。

    “白衣,白衣,白衣他,他死了。”邺婼言手中握着那支断萧的力气加重了一些,大眼睛里面,蓄满了泪水,随时都有可能崩溃。

    “死了。”丝云的手放开了握着邺婼言胳膊的手,跌坐在地上,这个消息,让她有些震惊,也让她非常接受不了,毕竟慕白衣配了他们那么多年,照顾了他们多年,就这样死了,只是单纯的出了一个门而已,就死了吗?她不信,她不信武功高强的慕大哥,慕白衣会这么死了,她不信!!!

    “小姐,你一定是骗我的对不对?对不对?慕大哥没有死,他只是藏起来了而已,对不对?”丝云的泪水也落了下来,站起来摇晃着邺婼言的肩膀,咸涩的泪水一颗颗的砸在邺婼言的手上,有她自己的泪水,也有丝云的泪水,手摸上丝云的脸庞,嘴角翘起一抹笑容“丝云,他死了啊,他真的死了,他真的不在了,不在了!!!”最后,邺婼言几乎是吼出来的,摇晃着自己的脑袋,把自己蜷缩在一起,把自己紧紧的抱成了一个球。

    “小姐,你别这样,你别吓丝云啊,小姐…”两个人抱在一起几乎哭成了两个泪人。

    ‘不行,不能让小姐继续这个样子下去了,我也不能这个样子下去,必须打起精神来,慕大哥没了,没有慕大哥继续照顾小姐,那自己必须要照顾好小姐,看着小姐那么憔悴,一定很久没有好好吃东西了,先去给她弄点儿吃的过来,让她好好休息几天,说不定,过段时间她会缓过来的,恩,就这样子。’丝云抱着子颤抖的邺婼言,坚强的擦掉了自己脸上的泪水,扶着邺婼言走到了边,让她躺在上好好的休息一下,等会儿自己会拿东西过来吃。

    “小姐,你先休息一会儿,我一会儿拿东西过来吃。”安慰着邺婼言,她总害怕她会在自己离开的这段时间乱跑,跑出雨燕阁,这样,王爷就又该去责备小姐了。摇了摇头,快速去了雨燕阁的厨房。

    不一会儿,丝云端着几盘小菜以及红豆粥回到了房间,看着上一直抱着那支断白玉萧的邺婼言,叹了口气,把盘子放在桌子上,走到邺婼言的边,想要把她怀里的那断萧拿过来,让她下去吃点儿东西,看看现在,都憔悴成什么样子了。

重要声明:小说《邪魅王爷下堂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