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四十八):第四十八章

    陵少辰的俊脸渐渐的拧在了一起,只因邺婼言的眼里没有他,也对啊,她只不过是他陵少辰的一个复仇工具而已,一颗棋子而已,有没有他还是陵少辰自己说了算,他说一不二,所有人必须服从他的命令。

    看着邺婼言喃喃自语,不知道为什么,他的怒气总是不打一处来,正想着,又猛地往里冲进去,邺婼言死活不肯喊出来,她不能服输,她喜欢的人,她的人只有慕白衣一个人,陵少辰只不过是父亲以和亲名义嫁给他的棋子而已,跟他没有一点感,没有!!!

    小时候曾因为一个富家公子救了自己而对他芳心一现,可自从慕白衣出现之后,对她一天又一天的照顾,一年又一年的宽容,让她的注意力,渐渐从那个富家公子的上转移到了他的上,可当两个人的心连在一起的时候,却因为一个和亲,让两个人成为了牛郎织女,不,不对,人家牛郎织女还有在一起的时候,而他们两个人却再也不能在一起。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真可笑,就是一个这样的存在呢,在宋府的子,还不如府中的一个下人,在这里,虽然贵为王妃,可下人还是当她不存在,与自己心的人不能在一起,与自己相了三年的人不能在一起,被安排给了一个狠毒辣的王爷,那一次,还是认出他来了,可他似乎一点儿也不认识自己,也没有见过自己一样,因为那个时候,她告诉他的,她叫邺婼言,而现在,她是宋婼言,是宋府的小姐,是陵少辰仇人的女儿。三年前,她喜欢过他,可现在,她不喜欢他,不他,亦不恨他,罢了,罢了,白衣不在了,再也不在了,还有什么可以去支撑自己的精神,还有什么可以让自己放声大笑,让自己那么的开心,让自己那么的温暖。没有人了,没有人了,一切都没有了,除了娘亲和丝云还认自己这个小姐,这个女儿,她邺婼言,一切都没有了。

    体的疼痛,远不比心里的疼痛,泪水悄无声息的从眸子里面落了出来,闭上了眼睛,任由陵少辰去凌辱,去欺负自己的体,在别人的眼里,她是和翊王爷陵少辰一样至高无上的翊王妃,可在他们的世界里面,她是一个连下人、连[括弧]女都不如的小姐,王妃,这一切,只源于一个恨字,若是没有她父亲做下的孽,哪儿能让邺婼言去受苦,现在,一切都晚了,白衣被自己害死了,她就是个祸水,谁挨近她,都会有灾难发生,如果慕白衣没有跟来就好了,没有就好了。

    陵少辰的力量越来越大,也让下的邺婼言越来越虚弱,眼睛从那支萧上从未离开过,一直紧紧的盯着,仿佛它会逃跑。

    脸上的汗水越来越多,脸色也越来越苍白,最终陵少辰还是从她的体里面退了出来,单上面,呈现着殷红的颜色,这么长的时间,她的眼一直在盯着地上的那支萧,陵少辰的怒气更加的明显,一运功,将那支地上的玉箫劈成两半,红色的中国结与白玉萧分开,邺婼言的瞳孔紧张的收缩,眼泪再也忍不住,一切她都忍了,可为什么最后的精神寄托都要被他打破吗?为什么,为什么!!!

    “不~~~!!!”一声撕心裂肺的声音喊了出来,泪珠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滚滚而落,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撑起自己虚弱的子从上跌了下去,不顾上以及下[括弧]体的疼痛,在冰凉的地上爬了过去。

    捡起地上断成两段的白玉萧以及两人亲手编织的同心结,那个是自己亲手给他系上去的,可现在,也与那白玉萧分开,紧紧的抱在怀里,泪水打湿了玉箫,打湿了地面,让她的世界彻底支离破碎,再也不完整。

重要声明:小说《邪魅王爷下堂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