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四十五):第四十五章

    外面的雨没有停下的趋势,反而有越下越大的趋势,放眼看去,大雨磅礴的空中能见度不到五米,地上的气泡一个接一个,朦胧却又神秘。

    陵少辰抱着邺婼言一脚踹开了房门,把她放在上,给她盖上了被子,叫来了府里面的婢子,给她换上了干净的衣服,让厨房里熬了一大锅姜汤,婢子给端了进来,陵少辰坐在邺婼言的边,看着上的人儿,心里一种不明所意的感觉充斥着整个心房,他努力想让自己冷静下来,但不知为什么总是喜欢对这个女人生气。

    邺婼言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似乎在梦里面梦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汗水将她的发丝打湿,旁边的陵少辰见邺婼言皱起了眉头,他也不皱起了眉头,邺婼言猛的起,口里还喊着慕白衣的名字。

    “王爷?!”最多的还是震惊,她不相信自己的边会坐着大名鼎鼎的翊王爷,他们没有入过洞房,也没有在一起睡过,她能在自己的房间里看到王爷的影,果真是不敢确定。

    “醒了把这个喝了。”陵少辰把手边的一碗姜汤递给了邺婼言,让她喝下去。她接过陵少辰手中的姜汤,吹了吹气喝了下去,顿时感觉胃里暖暖的,寒冷也没有刚才那么严重。

    “谢谢。”陌生却又疏远的词语,家人之间何来谢谢而言,她只不过没有把他们当做家人而已,因为,她的家人只有自己的娘亲和丝云,还有一心一意挚的慕白衣。“哦,对了,王爷,您知不知道慕大哥在哪儿?”她发现自己在自己的房间里面,并不是在那个山洞里面,而慕白衣也没有在自己的边,他上还有伤,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醒了没有。

    “死了。”陵少辰在他自己女人的嘴里面听到了别的男人的名字,还对他这么关心,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竟然会在吃醋?会在不高兴?哈,真是可笑,她只不过是自己的一颗棋子而已,会对她产生感吗?答案当然是不,他的只有云暮夏那个红衣女子一个人而已,至于,其他人,只不过都是他手中的玩具,棋子,垫脚石罢了。

    一阵晴空霹雳,原本担心的心彻底失去了光芒,坠入万劫不复之地,手中没喝完姜汤全部洒在了地上,瓷碗轱辘轱辘的跑到了其他地方,原本闪着光芒的眼眸在此刻也暗淡了下去,俨然变成了一副要死不死的模样。

    陵少辰看着邺婼言的样子,冷哼了一声,一甩袖子推门而出。

    无力感瞬间袭遍全,邺婼言把自己的子紧紧的蜷缩了起来,缩成一个球,坐在上,长长的发丝凌乱的搭在前面,泪水模糊了双眼,陵少辰的话语,无疑是一个晴天霹雳,将她劈的体无完肤。

    “白衣,白衣,都是我害了你,都是我害了你,白衣。”单薄的子在不断的抽搐着,嘴里还在不停的呢喃着,只是因为她的子骨不好,才会让白衣死掉。一直自责着自己,但,死了就是死了,死人不能复生,这可怎么办。

    并没有怀疑陵少辰的话,只是一昧的去相信别人的话,如果她不是这个子,似乎还能找得到慕白衣,能再次见到他。

重要声明:小说《邪魅王爷下堂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