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三十八):第三十八章

    抱着被子安稳的睡了一晚,第二清晨早早的爬了起来,哼着小曲梳妆打扮,穿好衣衫,去了陵少辰的房间服侍他。然而敲了几次门之后,便推开了他的门,见里面没有人,疑惑的走去了大厅。

    丝云不在这里,没有人服侍陵少辰和她自己,她只能亲自去伺候他,然而她却扑了一个空。

    提起裙摆向前跑去,一个下人在邺婼言的边经过,停下脚步询问着那个下人。

    “对不起,打扰一下,你知道王爷在哪里吗?”邺婼言询问着。那下人上下打量了一下她,一脸的不屑。

    “没空,要找王爷自己去找。“那下人冷冷的语气让邺婼言有些不好意思,显然,那下人把邺婼言也当做了这座府邸里面的下人。

    陵少辰已经在大厅等邺婼言已经等了很久了,还没有见她来,便让青衣前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怎么还没有过来。

    青衣刚转过弯来,便看到邺婼言被府邸里面的一个下人吼,三步并作两步疾步上前,甩了那下人一巴掌。

    “放肆,王妃岂是你一介小小侍婢可放肆的。”五个红指印出现在那下人的脸上,那下人的脸偏向了一边,一听邺婼言是王妃,立马吓得跪在了地上。

    “王妃饶命啊,是奴婢有眼不识泰山,怠慢了您,对不起,对不起,王妃求您大人有大量,饶了奴婢吧。”呵,这就是势力,一听是翊王爷的妃子,立马变了个脸,这就是人心,正所谓的人心隔肚皮,这句话,一点儿都不假。

    “王妃,王爷在大厅等着呢,请速速与青衣去大厅。”青衣依旧是那么的冷漠,能少说就少说,那么冰冷的人也有帮助人的时候,这人还不坏。虽然看不出他脸上有什么表,但,给人的感觉与翊王陵少辰不同,有一种亲近的感觉。

    “恩,好,麻烦了。”邺婼言笑笑,随着青衣走了过去。这一笑,让青衣红了脸。

    他从未见过翊王妃邺婼言给王爷露出过笑脸,可现在她竟然对自己一个小小的贴侍卫露出了笑容,真是大吃一惊,有点儿承受不起啊。

    邺婼言跟在青衣的后面,看他别扭的样子,煞是好笑,不免嘴角的笑容更加的明显。

    太阳挂在天边,清晨的阳光没有那么的炽和刺眼,经过一晚的凉爽气息,到现在还是很舒服的,心大好。

重要声明:小说《邪魅王爷下堂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