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三十六):第三十六章

    只见一把长刀刺了进来,正好在邺婼言的小臂那里,衣服被划开一道口子,然后便看到一滴滴的扎眼的滴了下来,落在马车上。邺婼言跌坐在另一边,一缕长发从耳畔滑落,搭在[括弧]前,起伏不定的口显现出邺婼言的惊恐,虽说见过陵少辰和慕白衣的打斗,但终究是没有动刀动枪,但现在是怎么回事?!

    一声声衣服破裂的声音,一声声长刀划过长空,血洒向天空,染红了大地。

    对方死伤无数,别看有那么多人压轴上阵,但终究是土包一个,都是空有一副凶狠的模样,真正到了见过大世面的人前面,根本不堪一击。

    陵少辰这行队伍只死了一个人,伤者也就只有几名而已,而且,几名里面包括了邺婼言。

    对于这群训练有素的人来说,如果不是一群人围攻一个人的话,那么对于那些散漫的绝对不在话下,三下五除二,就可以完全把他们消灭。

    坐在前面优哉游哉看着那群打斗的小弟们的大哥,此刻却变了脸。一拍椅子把手站了起来,指着青衣的鼻子就开骂

    “他的,敢这么对老子,看老子不废了你。”说着,举起边的大刀就想要朝着青衣的马砍去,只听着一声沉闷的倒地声,便再也听不到那老大的叫嚣声。

    原来,不知道陵少辰刚刚从袖口里面往外出去了什么,直中那土匪头头的眉心,当场暴毙。

    青衣点了一下人数,将受伤的人安排好,便再次上路。

    陵少辰把跌坐在地上的邺婼言拽起来,看着她刚被划伤的小臂。

    “啊~~~王爷,没事了,这点儿伤不碍事的。”在陵少辰触摸到邺婼言子的时候,邺婼言缩了一下,拢了拢发,缩回了手臂。抱着那受伤的小臂,不敢去看陵少辰。

    呵,这女人是第一个敢违抗陵少辰的女人,真是有趣的紧呐,后的子里面,肯定少不了乐趣。邺婼言,就是陵少辰拿捏在手里的一颗棋子,他想要她死,她便不得不死,他让她活,她便不能死!!!

重要声明:小说《邪魅王爷下堂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