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三十五):第三十五章

    队伍还在浩浩的往前走着,邺婼言百无聊赖的撩起车帘,望着马车外面。秋天渐渐来临,大雁南飞,人字形,一字型,都有。树叶开始枯黄掉落,好看的花儿也开始凋零,唯一开得艳的还属那菊花。

    马车在郊外颠簸着,这都坐了那么长时间了,还未到皇陵,一路的颠簸已经让邺婼言这小板有些吃不消,白皙的小脸儿开始显得苍白,暗淡,放下帘子来,倚在车厢上,闭上眼睛休息着。

    陵少辰一直在路上闭目打坐,一句话不说,就算马车再怎么颠簸他都一直闭着眼睛。邺婼言腰间冰凉的通体白玉萧犹如邺婼言的心,再也温暖不起来。

    只觉得马车一震,队伍停了下来。陵少辰感觉到不对,睁开了眼睛。

    邺婼言撩开帘子向外看去,不知何时聚集了那么多的人围在周围,把他们一行人统统围在了中间,进退两难,动弹不得。

    “大胆,你们是什么人,敢拦公子的队伍。”青衣坐在马上,准备好腰间的佩剑,怒视着包围他们的人。

    站在他们前面的带头男子突然大笑起来,那笑声让人恶寒又恶心。

    “老子不要什么东西,留下你们的马匹和银两,就不会为难你们。”哼,也就是些山贼打劫的罢了,想要银两和马匹,他们还早了一百年,这可是翊王爷陵少辰的队伍,手段毒凶狠,任谁都不敢招惹他,就连当今皇帝也得让他三分,就凭他们一个小小的山贼就敢拦他们的队伍,简直是找死!!!

    “想要马匹和银两?真是痴人说梦。”青衣轻蔑的一笑,居高临下的看着那名男子,眼睛里面尽是不屑的神色。

    那男子一听这话,立马动了怒,他想要抢劫的东西还没有抢不到的,这次也一样!!!

    “小的们,上吧,这次让你们尽的玩儿。”

    “哦!!!哦!!!哦!!!”几声起哄,围在外圈的人全部冲了进来,手中都举着明晃晃的刀,脸上尽是饥渴之色,不知道这群人是有多久没有看到如此庞大的队伍,肯定在想着里面会不会有什么女色之类的了吧。

    所有人抽出了挂在腰间的长剑,一个翻跃马参与了进去。然而陵少辰却不紧不慢的看着外面的况,一点儿都没有帮助他们的意思。也对啊,他是高高在上的翊王爷,怎能参与到这种土匪的战斗中来?岂不是有辱他的份?邺婼言见他不着急,自己也变跟着不再担心。只不过她有些担心外面的青衣,虽说与他没见过多少次面,但小时候发现她的还是他,虽他是被陵少辰派遣去做事,但还是感谢他的,如果没有他的帮忙,也就没有现在的邺婼言和她的娘亲了吧。

    不知不觉间,握紧了小腹前的衣衫,紧张的在缝隙里面看着外面的况,看着他小心的躲避着来人的刀,真是为他捏了一把汗,不过,以他的武功,应该没事的。

    只听着一声撕裂的声音,吓得邺婼言花容失色。

重要声明:小说《邪魅王爷下堂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