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三十三):第三十三章

    慕大哥,一定是慕大哥,一定是慕白衣来救自己了,一定是!!!

    “慕大哥,白衣,白衣,你来救我了对不对?白衣…”邺婼言的眼泪唰的就落了下来,整好自己的亵衣就想要往外跑,想要去抱住慕白衣,让他给自己安慰,想要去他的怀里尽的哭泣,尽的释放自己的感,却不料,陵少辰好看的眉毛皱在了一起,一把拽住她的发就往后一拉,邺婼言“啊~~~”的一声喊了出来,门外的那人疾步走了进来,好看的眉头立马皱了起来,上去就想要扶起被陵少辰拽到在地上的邺婼言,却被陵少辰挡了下来。

    “慢着,大晚上的一个外人擅闯客人的房间,店家都不会管的吗?”陵少辰随便拉过来一件衣服穿在了上,故意提高了声音,盯着慕白衣。

    “婼言…”自从邺婼言嫁给了陵少辰,他一直会看到她的眼泪,只有在他的面前,她才会露出自己软弱的一面,眼泪才会不自的流出来,只有在这个时候,她才会乞求陵少辰放过他,不要伤害他。

    “对不起,我不认识你,请你出去。”绝的话语从邺婼言的嘴里说了出来,一抹小脸上的泪水,当着慕白衣的面脱下了衣衫,一拥陵少辰,陵少辰也顺着她的力道倒在了上,嘴角露出一抹魅惑的弧线,吻住了她的唇。

    邺婼言的眼角顺着落下了一滴泪,藏进发丝间不见。

    慕白衣的心像是被一把钝了的刀子狠狠地划了一刀,还被人撒上了可恶的盐。一拂衣袖,扬长而去。没想到,没想到她会做出这样的事,没想到她会当着自己的面做出这样的事,邺婼言,你让我很失望。

    “王爷,够了,您只要答应我别伤害他,我随便你。”她翻了个,把脸埋进了被子里面,不一会儿泪水浸湿了那一片。

    陵少辰冷哼一声,离开了她的子,把亵衣扔给她,吐出两个字:“穿上。”他会经不住云暮夏的惑,而她也会乖乖的索取,惟独到了她这里总是扫兴。

    一夜未眠,不知道这样的夜晚还有多少个,只知道,她呆在他的边,就是一个折磨。泪水打湿了衣襟,,哭了一晚。旁边的他也没怎么睡着,一直在想着她的事,这个女人就像是一个妖精,一直以一个特别的姿态惑着自己。

重要声明:小说《邪魅王爷下堂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