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三十):第三十章

    马车不知为什么停了下来,只听一男子的声音在马车外响起。

    “王爷,天不早了,是否要找个客栈歇息一下再赶路?”原来是陵少辰边的贴侍卫青衣,邺婼言看了眼陵少辰,想说点儿什么,又没说出来。

    陵少辰掀开车帘看了一眼外面,天已经擦黑了,火红的火烧云挂在天边,那抹颜色像极了云暮夏那火红的衣衫,让陵少辰又想起了呆在府里的那个红衣女子。

    “恩,让大家都去歇息下。”陵少辰放下车帘,等着队伍的前进。

    “哟,几位爷,里边儿请。”店小二在门口招呼着来人,马车和马匹也让其他的伙计带去喂粮草,邺婼言跟在陵少辰的边走进了客栈。

    “这位爷,是住店还是吃饭?”店小二跟在陵少辰的边问着,环顾一周,整个大厅里面人还不少,乱哄哄的,惹人烦,陵少辰径直朝着楼上走去,店小二也跟着陵少辰和邺婼言上了楼。

    安排了一间房间,陵少辰让店小二准备洗澡水和饭菜,要在房间里用餐。

    “王爷,用一间房间是否…”邺婼言看了一下四周,只有一张,晚上该怎么睡觉?

    “有意见?”陵少辰拿起桌上的茶水给自己倒了一杯。

    邺婼言摇摇头。她是翊王爷陵少辰明媒正娶的妃子,本来大喜之没有圆房已经让世间的老百姓们以此话题讨论不休,如果再在外面节外生枝的话,还不知道会被他们说出什么来,只好笑了几声,不再说话。

    无意间看到房间的角落里面有一架古筝,走至琴旁,纤纤玉手拨弄着琴弦。

    一根,两根,三根…依次拨了下去,直到听到第16根弦的时候,才满意的露出笑容。在这种客栈里面能触摸到如此好的筝,真是实属难得。

    把裙摆弄好,坐在凳子上,一遍遍的拨弄着筝,似流水的声音自古筝里面流出,原本陵少辰那燥乱不堪的心也渐渐的平静了下来,闭上眼睛细细倾听着邺婼言的琴声。

    一曲完毕,邺婼言睁开了眼睛,还在恋恋不舍的摸着那把琴,似乎很喜欢它。

    “你喜欢?”陵少辰也在琴声落的时候睁开了眼睛,看着那边对那把琴一直不舍的邺婼言,问出口。

    “不算喜欢,它的琴音很好听。”她房里的那把琴,是三年前慕白衣送给她的,她一直把它当做宝贝保护着,只要是弦断或者是琴音变了,她都会去找慕白衣修理,而到了这里的时候,再也没有人帮她修琴。

重要声明:小说《邪魅王爷下堂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