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二十九):第二十九章

    王府的大门缓缓关上,云暮夏那抹火红的颜色消失在陵少辰的眼中,应该说启程的他却没有发出任何动静,没有上他自己的马匹,而是去了后面邺婼言的马车。

    “王爷…”丝云见陵少辰进了这辆马车,不吃了一惊,邺婼言也从丝云的肩膀上坐了起来。

    “出去。”冰冷的说出了两个字,不带一丝犹豫,刚看到邺婼言倚在丝云上的时候,一股无名之火涌上心头,好看的眉头紧紧皱起,带着一丝火大。

    “王爷在这辆车的话,不能没有个婢女,让丝云留下来照顾王爷吧。”邺婼言如此庇护着她边这个小侍女丝云,这让陵少辰更加的豁达,这句话无疑是在火上浇油。

    “本王说过的话不会再说第二遍。”犀利的目光瞥向了丝云,让丝云不敢正视他的眼睛。“别忘了,你们一家的命运还握在本王的手中,想要与本王谈条件,痴心妄想。”

    邺婼言无言以对,只好让丝云出了马车,唔皇陵的队伍开始出发,丝云站在原地看着那队伍向前缓慢而行,心里满是担心。自从自己八岁进了宋府,就一直跟在宋氏与邺婼言的边,小姐可从来没有离开过她的照顾啊,这玩意出点儿事,这可怎么给她娘和慕白衣交代啊。

    在路上,路边的行人纷纷躲避着这行队伍,唯恐伤到自己。

    “听说翊王妃也跟着王爷去皇陵守陵呢。”

    “是啊,不知道长什么样呢,还没见过王妃的样子。”

    “可别胡说了,人家是堂堂王爷的妃子,哪儿是咱们平民小老百姓能看的人啊。”

    “听说王妃的娘家与王爷有恩怨,所以皇上才以‘和亲’的方式让两家调解关系,而且王妃在府里的地位也不怎么样。”

    “还有听他们说大喜第二王妃就搬去冷阁了,都没有圆房的。”

    街上的老百姓们在讨论着陵少辰和邺婼言的事。陵少辰听得多了,也倦了,亦烦了,心头的火不住的想要喷出来,而一旁的邺婼言却气定神闲的闭着眼睛小憩,不得不让翊王亲自开口:“女人,你就不懂的去堵住他们的嘴吗?”

    邺婼言在听到陵少辰的话后,睁开了眼睛,淡言:“为何要去堵住他们的嘴?他们说他们的,我做我的,与他们没有半点关系。”

    陵少辰语塞,别以为你什么都把事直至外,装的比谁斗清高,你和你们家所有人,搜会毁在本王的手里!!!

重要声明:小说《邪魅王爷下堂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