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二十八):第二十八掌(加更)

    又是一夜未眠,纤细的手指拨弄着那丝丝琴弦,声音缓缓流出,拿出袖中那支玉箫,看着那支萧发呆,傻笑,珍惜的保管好,继续拨弄着那古筝。

    翌清晨,丝云前来为邺婼言梳妆,既然是去皇陵给逝去的老太妃守陵,那也要穿的素一点,不能像平常一样穿的花花绿绿的。

    一月白色的衣衫,裙摆处点缀着几朵红梅,腰间佩戴着一条淡紫色腰带,袖口处与下摆一样,点缀着点点红梅,黑色发丝像瀑布般搭在后,略施粉黛,却又不失大雅,淡淡的梅花妆,红润的朱唇那么的人。

    丝云一青色衣衫,跟在邺婼言的旁,恭候在大厅,等待着王爷的到来。

    不一会儿,陵少辰带着那云暮夏走了出来,云暮夏没有一点儿收敛的意思,依旧是那火艳的红装,精致的妆容显得那么的妖媚,邺婼言微微福,“妾见过王爷,云姑娘。”

    “免了,上车吧。”陵少辰冷冷的说道,云暮夏在旁边轻笑一声,瞥了一眼邺婼言,也跟着陵少辰走了出去。

    一黑色衣衫的他,是那么的俊逸,长长的发丝搭在后,腰间一条白色腰带束紧,将他完美的材体现出来,今天他的精神不如平常,显得有些疲倦,是因为要去给自己母妃的守皇陵吗?他也是一名孝子呢。

    “小姐,走吧。”丝云在旁边轻声说道,邺婼言点了点头,拢了一下外面白色的轻纱,跟了出去。

    “爷,这次暮夏就不跟着您去了,让姐姐照顾好你,注意体,皇陵那边凉,晚上多盖一被子,别着凉。”在马车旁云暮夏叮嘱着陵少辰,这个场面让人看起来,云暮夏她才是王爷的王妃,邺婼言只不过是陵少辰的妾,甚至连妾都不是!!!

    邺婼言眼不见心为净,带着丝云坐进了后面的马车里面。

    “小姐,没事吗?”丝云见邺婼言的脸色不怎么好看,担心的问道。

    “没事,可能是昨晚没睡好吧。”邺婼言揉了揉太阳,倚在了丝云的肩膀上。

    丝云给邺婼言整了整衣衫,让她安心的倚在自己的上。

重要声明:小说《邪魅王爷下堂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