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二十七):第二十七章

    洗漱完毕,因翊王爷的命令不得出雨燕阁,所以便倚在楼阁栏杆边缘,轻轻吟唱。

    “昨夜星辰昨夜风,秋风拂过,泪意阑珊,儿女仇几多许,儿女仇几多伤。无言以对,心事谁怜?只不过悲正欢,纵使红颜正好,却只有青丝相伴彻夜难眠,伊人泪洒栏前。”

    将通体白玉箫放至唇边,悲凉的箫声缓缓而出,几片枯黄的落叶随风落下,发丝轻轻飞扬,衣袂随风翻飞。一片落叶落在了邺婼言的面前,纤纤玉手将那片树叶拿起,抬头望去,原本绿茵茵的大树,此刻已不剩多少树叶,枯落的枝头光秃秃的,看来,要入冬了呢。

    向下看去,树根的一角,那里埋着那只因自己而死的小兔,不又想起那的一幕幕。嘴角无力的扯起一抹凄凉的笑容,他只不过借兔示威,若有下次,便以示严惩。他总认为邺婼言是他父亲在他边安排下的一颗棋子,随时监视着他,为他通风报信,其次他父亲也是把她当做一个工具来保全全家的命,牺牲一个总比牺牲一群要好得多。

    她本以为,那一次他会借题发挥,将自己斩草除根,却没想到,只因为红衣女子的一句话便让他拂袖而去。

    轻迈莲步,走下楼,采了几朵白色花朵,蹲在埋小兔子的那里,一瓣瓣的花瓣洒在上面,嘴里喃喃自语着。

    “小兔子,对不起,都是婼言不好,让你受苦,对不起。”

    从旁边又多弄了一些土,盖在了上面。

    “小姐,小姐…”丝云从外面跑了进来,站在邺婼言的旁边,稳定气息,开口:“小姐,明王爷要去皇陵给太妃守陵三,正好,小姐也可以跟着王爷一起出去透透气了。”丝云的脸上露出好看的笑容,即使是在凄凉的秋,她的笑容还是一如既往的,那么的清澈,那么的好看。

    “那是去给逝去的母妃守陵,不是去玩儿。”邺婼言无奈的笑笑,不知道是该生气,还是该笑。

    “嘿嘿,只要小姐可以出去透透气,这样就好。”丝云挠挠头,赔笑几声。

重要声明:小说《邪魅王爷下堂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