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二十五):第二十五章

    夜,不知不觉间已经进入了深夜,天上的星星眨着它那闪亮的眼睛,几只萤火中在花丛间飞舞,起起落落,好看的荧光打在花朵的上面,似是在舞蹈。

    王府内一片漆黑,主子和下人们都已经入睡,惟有邺婼言的雨燕阁还在亮着微弱的烛光,一阵微风吹过,屋内的烛光便也被吹灭。

    邺婼言倚靠在慕白衣的肩膀,而慕白衣倚靠在雕花栏,大手包裹着她小的肩膀,长长的黑发散落在后面,只有几缕长发搭在了前面。见邺婼言已经睡着,便把她轻轻放在了上,替她盖好被子,准备离开。

    “慕大哥,别走,求你别离开婼言,婼言怕,婼言好怕。”轻声呢喃,却在寂静的夜里显得尤为清晰,白色的影微微一震,刚想要迈出去的脚步停在了那里,那句轻喃,触动了他心底最脆弱的那根弦。嘴角扬起一抹笑容,将怀中的玉箫放在了邺婼言的枕旁,踩在窗沿,一用力便消失在了翊王府。

    站在屋顶之上,俯瞰整座翊王府,虽说翊王府很大,但却只给自己心的女人一个这么小的楼阁,未免也太小气了点儿,不过,她就要被自己带走啦,这里没什么好眷恋的,只要远离了这里,不管是浪迹天涯还是深居竹林,只要两个人都好好地,一切也都随天了。

    白色的衣衫随风翻飞,黑色的长发随风飘扬,吹起好看的弧度,一个转,消失在了屋顶。

    ‘娘,你看,女儿的新嫁装好看吗?’

    ‘恩,好看,好看,我女儿穿什么都好看。’

    ‘讨厌,还取笑女儿。’

    ‘哪有,我的小婼儿穿都好看这是不变的事实啊。’

    ‘娘,女儿就要嫁人了,就不能天天陪在您的边了,要好好照顾自己,不然,娘一起跟女儿过去好不好?’

    ‘傻丫头,娘怎么可以跟你一起嫁过去呢?’

    “娘,小婼儿好想您,娘。”一颗晶莹的泪水从眼角落入细密的长发中,梦中那慈祥的母亲,大红的嫁衣,幸福的场面,只有那潮湿的屋子是不变的,在那里面,她也感受到了真正的温暖,只可惜,她在梦中嫁的人是自己心的人,在现实,她嫁的人是自己不并且不熟悉的人。

    ‘小婼儿,娘要离开了,娘累了,要好好的休息,要好好照顾你自己,也要好好照顾白衣,他可是个好孩子,你们两个要幸幸福福的,知道吗?’

    ‘娘,您要去哪儿?娘,求你不要离开小婼儿好不好?求求你,不要离开小婼儿。’

    那慈祥的娘亲笑着离自己越来越远,不管邺婼言再怎么努力的奔跑也抓不到娘亲的手,那个笑容还回映在脑海,还在挥之不去,突然,邺婼言猛的坐了起来。

    “娘。”看来,她是被那个梦吓到,从梦中惊醒了过来。手往后一摸,却触碰到一个凉丝丝的东西,拿过来,仔细端详,原来是慕白衣的那支白色玉箫,紧紧的把那支玉箫抱在了怀里,泪水砸在玉箫的体上,浸湿,浸透。

重要声明:小说《邪魅王爷下堂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