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二十一):第二十一章

    丝云走了下来,扶起跌坐在地上涨红了脸的邺婼言,担心的问着。

    “小姐,没事吗?”邺婼言摇了摇头,示意她把自己扶回雨燕阁,丝云点了点头,没有理会站在那里的翊王爷陵少辰。她本来就不喜欢那个什么翊王爷,虽说他长得也是属于俊逸的行列,但他的脾,他的抱负太重,小姐跟了他只会受苦,邺婼言好不容易离开了宋府,但这正是羊入虎口,宋老爷把她,把自己的女儿推向了风口浪尖上。

    “本王今晚在你这儿就寝。”陵少辰背过手,居高临下的看着被丝云扶着的邺婼言,他只拿她是复仇工具,只要能除掉她的父亲,他什么都能做的出来。

    “对不起王爷,妾有些不适,还望王爷原谅。”邺婼言淡淡的说完,不知何时她也变得没有感,只有冰冷的话语,不带一丝感。人不会改变时间,但是时间可以改变人,就像现在,时间让邺婼言改变。

    陵少辰皱眉,冷哼一声,拂袖而去,一夜未归,并且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再见到陵少辰的影。

    正好没有他的影便代表着邺婼言可以安安静静的过着子,没有他的子里面,小子过得那叫一个惬意。

    无聊的时候抚琴清唱,倚在栏边哼唱一曲,在屋内与丝云做着刺绣,两人的生活也算是有滋有味了。

    那一天,慕白衣的突然到访让邺婼言吃了一惊。

    “哎,来了。”丝云应声回答,放下手中的刺绣,小跑着过去开门,刚一开门,见到来人的时候当场愣在了那里。“慕公子…”慕白衣轻轻一笑,转进了门。

    当邺婼言听到‘慕公子’三个字的时候,立马起走了过去。看到慕白衣本人的时候,欣慰的一笑,他没有生自己的气,他来找自己了,只是,王府里面现在戒备那么严密,他是怎么进来的?没有人发现他吗?这些疑问,她问了出来。

    “有没有人发现你?”婼言紧张的问道。

    “没事,没有人发现,你们最近还好吗?”慕白衣像大哥哥般宠溺的摸摸邺婼言的脑袋,只有他会对自己那么的温柔,也只有他才会那么耐下心来的照顾自己。

    邺婼言松了一口气,但现在仍在翊王府内,若是被人发现了就不好了。

    “恩,很好,慕大哥,以后你还是少来这里的好,若是被他们发现,再像上次一样被抓住,我不敢想象王爷他会做出什么样的事。”邺婼言说着,把开着的窗户门都关严,就怕别人会发现慕白衣,会伤害他一样。

    “他是至高无上的王爷,只能说明他是皇族的人,不能代表什么,倒是你们两个,让我很担心。”原本宠溺的眸子里面,此刻挂上了一抹忧愁的神色,丝云会意的退了下去,去外面守着,一旦有什么况,便立马通报给他们。

    
小舞在这里很抱歉的说一下,最近小舞有点儿感冒,可能更新的会比较慢比较晚,希望大家能原谅小舞,对不起了。

重要声明:小说《邪魅王爷下堂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