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十七):第十七章

    很快便到了云暮夏的生辰,府内张灯结彩,下人们忙得不可开交,到处都在紧张的布置着。唯有邺婼言的雨燕阁冷冷清清,像往常一样,没有人来往,在云暮夏的生辰这天,想必在这一天,府里全体上下都会处在其乐融融,欢声笑语中吧,呵,这就是为宋府女儿的下场,被人遗忘的下场。

    “小姐真的不去吗?”丝云担心的问道,万一得罪了翊王爷陵少辰和那个吃人不吐骨头的云暮夏,还不知道自家会被他们怎么对付,真替她捏一把汗。

    “丝云,就说我不舒服,就不去了。”刚好这句话被进来的云暮夏听得一清二楚。嘴角翘起一抹笑容,眼睛微眯,轻启薄唇,慵懒却又带有一丝丝嘲讽的声音响起。

    “哟,姐姐,妹妹没看你哪儿不舒服啊,是嫌弃妹妹吗?”笑脸之下看不出她任何的绪,就像陵少辰一样,冰冷的面孔下,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在做什么。

    邺婼言尴尬的笑笑,想要回驳,却又找不出什么措辞来回绝她的邀请。

    “小姐,今晚您是主角,您若不在,…”云暮夏边的婢女小声的在红衣女子旁说道,生怕大声了会让她生气。

    “知道了,既然姐姐不愿意给妹妹和王爷这个面子,妹妹便不强求。”她加重了王爷二字,让邺婼言彻底说不出话来。如若惹怒了陵少辰,还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样的事,这可关系到娘亲的命。

    在云暮夏转的那一刻,邺婼言做出了选择。

    “我去。”

    旁边的丝云一脸的震惊,随即也便明白了自家小姐的意思。

    邺婼言本就是当今圣上指婚给陵少辰的妃子,以和亲为名,让邺婼言嫁给了他。他们本就知道朝廷里面宋家老爷和陵少辰的明争暗斗,再加上宋家老爷害死了陵少辰的母妃,彻底与陵少辰结下了梁子,如若不除掉这个隐患,还不知道这个朝廷里面会发生什么事

    当邺婼言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一脸的不相信,不相信一直对她不管不顾的爹爹把她嫁给了一个恶魔,但这又能怎样?绝食?一哭二闹三上吊?到头来不还是要嫁给他吗?只是苦了慕白衣,都已经收到他的心意,却告诉他自己要嫁给另一个男人,这无疑对他是一个打击。

    而陵少辰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嘴角只不过是翘起一抹嘲讽的笑容,无所谓的继续做自己的事

    这次是以王妃的份出现,还是以什么人的份出现,她不知,她亦不知道待会儿会发生什么样的事

重要声明:小说《邪魅王爷下堂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