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十):第十章

    第二天一大早,翊王府内传遍了翊王爷和翊王妃没有在大喜之拜堂成亲和当晚没有和翊王妃圆[括弧]房,而且自家王爷还是很生气的走出了新房,里面还传出了王妃的哭声。

    不出所料,这些传言全部传进了陵少辰与邺婼言的耳中。陵少辰嗤之以鼻,不理会那些传言,对邺婼言更是不理不睬。

    这一天,邺婼言搬进了王府里面的雨燕阁,正式被翊王爷打入冷宫,王府里的下人们更是像宋府里的下人们一样,甚至比他们还更过分。

    “小姐,你是王爷娶得正牌王妃,怎么能让那个不知道什么人的人得宠?”丝云替邺婼言忿忿不平,自家小姐受人气,她这个跟在邺婼言边多年的婢子怎么能忍受得了。

    “丝云,罢了罢了,我本就是老爷手中的一枚棋子,只求好好的过子,其他的别无所求。”站在雨燕阁的窗边,看着外面的天空。碧蓝的天空,白色的云,窗外的红花灿烂开放,而她,只不过是凋落落花罢了。

    “哟,刚才是哪个长舌妇骂本姑娘是人?”一声嗲的声音响起,将游离在外的思绪拉了回来。只见眼前人儿一火红的衣衫,长发随意的挽起一个髻,几缕碎发落下,搭在肩膀,眸子里面带着懒散的气质,完美的段被这件红衣显示的淋漓尽致。不得不感叹,好美的人。

    “对不起,婼言替她向你道歉,她不是故意的,只是无意之言。”她的大家闺秀,她的温柔娴淑,她的不因世事,她的一切,与那名红衣女子不相上下,虽有不同之处,那就是那名红衣女子的体中带着魅惑之意。

    红衣女子挑了挑眉,一摆长袖,坐在了椅子上。

    “你就是爷新娶的妃子?”不紧不慢的语气里面挑不出她任何的毛病,也不知她今为何会来到这个雨燕阁。

    邺婼言的脸上挂着应有的礼貌的笑容,点了点头。红衣女子撇撇嘴,看着她的眼神,很是无趣。

    “喂,不管你是谁,如果是来嘲笑我家小姐的,请你出去,这里不欢迎你。”丝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这个女人在问完邺婼言那句话之后便再也没有开口,一直颇有趣味的打量着邺婼言,虽感觉不舒服,但也不能说出来,毕竟是寄人篱下,自己的父亲貌似还和自己的夫君有什么仇恨。

    他是居高临下的王爷,她是宋家不得宠的女儿,两个人即使再有什么羁绊,也不会在一起。

    “丝云,不得无礼。”邺婼言呵斥道,脸上带着一丝丝的怒气。

    “小姐…”丝云她就是看不惯自家小姐被其他人欺负。在宋府,家里人欺负她,下人也欺负她,认为到了这里会好一些,却不料,在大喜第二天就被宣告打入了冷宫,永无出头之

    “对不起,今婼言子有些不适,请小姐先回吧。”婼言转不再看那名红衣女子,看向窗外,小脸上满是愁容。“丝云,送客。”

    “哎,罢了,记住,本姑娘叫云暮夏,在这个王府中,除了王爷便是本姑娘我最大,最好别得罪我,否则,你知道怎么做的。”那名红衣女子带着边的侍女离开雨燕阁,婼言闭上眼睛让自己冷静,一旁的丝云见自家小姐这个样子被人欺负,心里很不是滋味。

重要声明:小说《邪魅王爷下堂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