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九):第九章

    泪水再次悄无声息的落下,拽过旁的被子盖在了自己的上,把自己裹在一起,紧紧的抱着自己。不是因为大喜之被他抛下不管不顾,而是因为自己对慕白衣说的那些话,违心的话语,深深的刺痛自己的心脏,他的一切,全部在她的脑海里慢慢放映。

    他的笑,他的怒,他的眉眼他的体香,她全部掌握在手中,只因爹的一句话,她被软了三天,她也没有见到他三天。明明已经想要忘记,明明想要逃离,却还是在大喜的这一天出现错误,让他劫迎亲队伍,害他受伤,让他受伤。

    门被人推开,急匆匆的脚步向她走来,被子被人掀开,看清来人是丝云之后,便扑向了她的怀里。

    “丝云…”撕心裂肺的哭泣声,鲜艳的喜服已湿透,发钗也不知道丢到了哪里,发丝凌乱的披散开来,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小姐,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慕大哥呢?慕大哥怎么了?”丝云不顾邺婼言上的泥污,把她抱在了自己的怀里。她是被陪嫁过来的丫头,她也是她最好的姐妹,有什么事也就只能对她一个人说了。

    邺婼言拼命的摇着头,似乎很难过,很难过。

    丝云也就这样抱着邺婼言,她不说出原因来,想必是有她的苦衷吧。

    “嘭”的一下,房间的门被人踹开,坐在里屋内描眉画眼的女子吓了一跳,连忙放下手中的物品,一步三扭的扭到了陵少辰的边。见到这幅狼狈样儿的陵少辰,女子不由得笑了出来,还在调侃着他。

    “哟,爷,怎么搞的?怎么会这么狼狈不堪呐。”摇着手中的团扇,淡淡的脂粉味儿飘到陵少辰的鼻腔中,轻披薄纱,露出了那白皙的肌肤,精致的锁骨,一副妖娆的段显得淋漓尽致,媚惑的眸子中带着一丝慵懒,对方明明是高高在上的王爷,她还敢去这样调侃他,想必,这女人不简单。

    “准备洗澡水。”陵少辰不耐烦的走进了屋子里面,将上已经湿透的衣衫褪了下来。

    屏风拉过,女人只穿着一件红色的肚兜,长长的发丝直到大腿,[括弧]露着体,慢慢的给坐在浴桶内的陵少辰擦拭着体。

    “爷,要洗头吗?”女子慵懒的声音缓缓出口,陵少辰“恩”了一声,水从头浇下,一个冲动,便把那女子拽入了浴桶之中。

    “爷,讨厌。”女子嗔的声音酥麻入骨,浴桶里的水也因为多进来了一个人而外溢,陵少辰把女子抱入怀中,两具[括弧]体碰撞在了一起。

    男人那应有的雄特征兴致高涨,有力的双[括弧]腿拨开女子白皙的双[括弧]腿,[括弧]坚的棍[括弧]棒挑拨着女子那敏[括弧]感的森[括弧]林,薄唇轻启,咬住了怀中人儿[括弧]前的蓓[括弧]蕾,大手撩拨着那软软的丰[括弧]满的浑[括弧]圆。再加上下面的挑拨,不一会儿,女子的两颗蓓[括弧]蕾[括弧]翘无比。

    “嗯~~~”嗔出声,翊王爷陵少辰起,抱起浴桶内的女子便放到了上。

    将女子压在自己的下,[括弧]火在心头燃烧,直[括弧]的棍棒[括弧]进了那片森[括弧]林,女子“啊”出口,随即又瘫软了下去。

    “爷,你真坏。”

    粉红帐子在两侧滑落下来,里面光花色无限好。

重要声明:小说《邪魅王爷下堂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