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八):第八章

    霎那间,风云突变,瓢泼大雨泼洒了下来,将三人淋湿,邺婼言拿起旁边地上的尖锐的竹竿,朝着自己的脖颈了过去。

    “慕白衣,你现在若是不走,我立马死给你看。”不知脸上的是泪水还是雨水,已经沾满了脸庞。想要接近邺婼言,却被她拒绝。心,不自觉的抽痛,像是被人用一把钝了的刀子一点点的,慢慢的划开,再在上面撒上盐水,让他痛不生。

    想要开口说话,却痛得说不出话,眼神瞬间黯淡下去,转头离开了这里。

    邺婼言双腿一软,跌坐在泥水里面,泪水伴随着雨水落在脸上,心痛的感觉那么的明显,明明当他是大哥哥不是吗?可,还是抑制不住自己的感,渐渐地喜欢上了他。天有不测风云,老天给她开了一个那么大的玩笑,将她嫁给了翊王府的翊王爷陵少辰。

    ‘慕大哥,对不起,对不起,婼言配不上你,配不上你。’子被人抱起,在大雨中回到了翊王府。

    王府里面的人可都急坏了,丝云的泪水就从未断过,一直在门口张望着自家小姐。一见自家小姐和王爷回来了,而且还是被王爷抱回来的,心里的那块大石头放了下去。

    “准备水。”邺婼言的目光呆滞,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在想什么,满脑子里面都是刚刚慕白衣的那个眼神,突然暗淡下去的眸子,还有被翊王爷陵少辰打伤的体,脑子里面,全都是他。

    “是,王爷。”下人连忙去烧水,准备洗澡水,还有的去吩咐厨房做姜汤,害怕自家主子会因为淋雨而感冒。

    吩咐大厅里面的人,让他们吃好喝好,两人的子不适,便不陪大家了。

    本来大厅里面的客人们就没敢奢望陵少辰会敬他们酒,这一下,听到让他们自己吃好喝好,心顿时放松了下来,原本压抑的厅堂内,开始闹起来。

    “嘭”的一下,陵少辰把喜房的门一脚踹开,将邺婼言扔在了上。

    “女人,替本王更衣。”凌厉的语气,呵斥着邺婼言,她只是握紧了下的单,泪水打进单内,把大红色的丝绸单染成深红色。

    陵少辰见邺婼言没有执行他的命令,上前就揪起了邺婼言的发,长长的发丝因为拽扯散落,苍白的小脸上布满了泪痕。

    “告诉你女人,别以为进了这个翊王府成为了本王的女人,本王就会放过你爹。”恶狠狠的丢下这句话,去了另一间房间。

重要声明:小说《邪魅王爷下堂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