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三):第三章

    邺婼言被那群药材店的伙计打昏在地,怀里还在紧紧抱着那包药,要交还残留着泪水,嘴角还有一丝腥红。

    那名少年走过去,把她从地上扶起,想要带婼言离开,却被那些伙计拦住:“喂,臭小子,没看见我们正在教训她吗?把她放下。”那几个伙计毫不客气的声音传入那位少年的耳中以及那驾驶马车人的耳中,伙计见他不放开邺婼言,举起手中的棒子就要连他一起打,马车上的那位男子跟在少年的边,当看到主子的表的时候,只在一瞬,就把他们这几个药店伙计撂倒。

    那几个伙计躺在地上“哎呦哎呦”的乱叫,婼言被那名少年带走,手中那包药材被丢了回来,上面还沾染着斑斑血迹。

    “王…”那名驾马的男子想要喊出什么,却被那少年制止,让他退出了屋外。

    上的人儿好看的柳眉紧颦在一起,白皙的皮肤和脸颊上多了几道突兀的红痕和淤青,上还有几处已干的血。

    吩咐婢女端来了一盆清水,便让其退了下去,将毛巾浸在水里,拧干,轻轻擦拭着女生嘴角的血迹。

    一丝疼痛将女生从昏迷中惊醒,惊恐的看着四周,当看到眼前人儿的时候,“腾”的一下坐了起来,却扯痛了全上下。

    “别动。”那男生开口,好听的声音传进婼言的耳中,她不但没有对他产生猜疑和害怕,而是静静的看着他,启唇:“请问,我的药呢?”小心中又带着一丝试探的询问,别看他不打,却带着一种摄人的威慑力,即使不怕他,还是小心点儿比较好,万一得罪他,不知道会怎么样。

    “还给他们了。”还是那不冷不淡的语气,却把上的邺婼言急得差点儿跳起来。

    “你说什么?你为什么要把药还给他们?你知不知道那药是救我娘的?为什么…”眼泪从脸庞滑落,细细的呜咽声从她的臂膀里传出来,把自己缩成一个球,好无力,好无奈。少年轻轻摸了摸她的脑袋。“别怕,没事的,本…我已经让青衣去按照刚才的方子去买了,你家住哪儿?”从小到大,从来没有耐下心来说过多少话的他,这次破天荒的说了那么多。

    “明柳街第一家的偏院是我住的地方。”邺婼言一听取买了,立马止住了泪水,那可是她用生命保护下来的,随便还给他们的话,岂不是白挨打了?这样可不划算。

重要声明:小说《邪魅王爷下堂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