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二):第二章

    三年前,她哭着跑出偏院去找宋老爷,求他救救自己的娘亲,而他却无的把她挡在了门外,里面却传出了“嗯嗯啊啊”的声音,还有他那恶心的笑声以及声音。

    在那一刻,她便告诉自己,自己是个没有爹的孩子,爹死了,是娘含辛茹苦把她抚养大,赐给了她宝贵的生命,她不叫宋婼言,叫邺婼言。

    一抹脸上的泪水,挣脱开在外看管的家丁的手,跑出了宋府。

    在街上,弱小的她一直问着街上的行人,药草店在哪里,一直不停地询问,不停地道谢。她好不容易找到了药草店,却在店家抓好药,让婼言拿银两的时候,十五岁的她翻遍了上所有的地方,没有找到一丝银两。

    当店家知道她没有银两的时候,丝毫无的把她赶出了药材铺。

    “没钱你来抓个药啊,快滚,别耽误我们做生意。”呵,又是让她滚,又是让她滚的人。就在刚才,她爹也让她滚。

    但是,生病的娘还在屋子里躺着,如果不把药拿回去,娘的病一定会加重,即使这家店主让她滚,她也一定要拿到那包药。

    “求求你,店家,求求你把那包药给我好不好,我娘病了,需要药,求求你给我好不好。”瘦弱的她抓住店家的衣袖,乞求他可以把那包药给她。

    “滚开,没钱别来。”店家再次毫不留面的把她推倒在地,手心被擦破一大块,委屈的泪水从她的眼眶中溢出周围围观的人也越来越多,他不能放弃,娘还躺在上等她回去,再次爬起,抹掉脸上的泪水,抢过店家手中的那包药,冲破人群往回跑去。

    店家立马让店里的伙计追了出去,每个人的手里还拿着一根一米多的木棒子。“扑通”摔倒在地,瞬间被那群伙计包围了起来,木棒如雨点般砸在婼言的上,十五岁的她紧紧抱着怀中的药材不松手,即使眼泪混着嘴角的血一起,落在自己的上,她还是闭着眼睛护住手中的药。

    “他们真是不像话,只不过是一包药而已,至于对那么小的孩子动手吗?”

    围观的人都开始不满,对那群人指指点点,但却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打抱不平。

    “让开让开让开,前面当着的人让开。”一阵马车声混着人的声音响起,围观的人立马让开了道路,只剩下中间那个凶狠的药店伙计和邺婼言。

    马车停在了那里,无法走动,车内响起了一声好听的,带有磁却略带稚嫩的声音响起,“怎么回事?”

    “回主子,是一群人在围打一位小姑娘。”驾驶马车的那个男子如实说来。

    ‘围打一位小姑娘。’里边儿的人在心里掂量了一下,起走出了马车,跳下马车走进了那个圈子。

    邺婼言已经被那群伙计打昏在地,怀里却还在紧紧抱着药材。

重要声明:小说《邪魅王爷下堂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