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楔子

    “落红道是无,如若有,有何乘风归去?”

    午后,闲来无事,望着窗外淡淡道出此句。

    “小姐,实属好才能。此诗,妙啊。”一旁的婢女听后,不由自主地开了口。

    “我有许你开口么?”冷冷地瞥了婢女一眼,“况且,我这个‘小姐’也实属徒有虚表,我在此家中,恐怕同你也毫无分别。”她只不过挂了一个小姐的份罢了,实际上,还不如一个婢女的份,甚至,还会被其他婢女欺侮。也就只有她,丝云,把她当做小姐看待罢了。

    “小姐,奴婢知错了。”婢女害怕得有些颤抖,这恐怕是其第一次觉得我这般冷漠呢。

    “罢了,孰能无过。你先退下吧,我想一个人呆着。”摆了摆手,示意婢女下去。

    婢女退下后,便倚向窗台,深吸一口气:“呵、这空气好坏竟也与人的脾有关。也怪不得此处空气如此奇特,原是因…”

    细视窗外那残花坠枝,轻声叹了口气:“为何要开得如此憔悴,同吾么?呵、如若是,可真要谢谢。落红有时虽无,如若有胜于人。”

    “小姐,小姐。”本来守在屋外的婢女,忽然跑进屋来,一脸欢喜。

    淡淡望了其一眼,平静地问:“何事?”

    “恭喜小姐,贺喜小姐。皇上刚刚下旨,赐婚予你与翊王爷。”婢女如实告知。

    “翊王爷……”从此刻起,“翊王爷”便深深刻在我的记忆中,因为、后,其便是皇上赐予我的夫君。

    “父亲,很欢喜吧?”

    婢女怯怯地点了点头:“小姐,您不觉得欢喜么?”

    我有何可欢喜?吾现在、正等着被人宰割,何来欢喜?不落泪,已算是好的了。全京城孰不知翊王爷为人?

    翊王府,得知被皇上赐婚,将与一位素未相识的女子成亲。翊王爷没任何想法似的,只是冷哼一声,罢了。

    可说现在全京城都欢欢喜喜的,但没人知道,这场婚姻背后的意义。

    更没有人知道,他们二人将来的命运——将会是多么悲惨。

重要声明:小说《邪魅王爷下堂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