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回 水蛭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皮蛋大侠 书名:登顶仙魔
    那个冥花堂的人,眼见自己的法器被一打为二,毁于一旦,便气急败坏的大骂道:“好你个小兔崽子,竟然敢打坏道爷的法宝,看爷爷怎么收拾你。”

    



    说完,只见他口中默念起咒语。没多久,一只长着血盆大口的鳄鱼便朝着白宇扑来。原来这人的召唤灵兽是条鳄鱼。但又不同于一般的鳄鱼,他召唤出来的鳄鱼,全都像是穿了铠甲一样,十足的一个钢铁战士。

    



    白宇纵一跳,躲过了鳄鱼的攻击。而那条鳄鱼尾巴又是一甩,幸好白宇发现的快,也躲过了这个甩尾。否则可能要受到较大的伤害。

    



    这魔教中人见状,嘴角微微一笑。

    



    此时那只鳄鱼突然从口中喷出一团黑黑的粘液,腥臭无比。虽然白宇躲得快,但还是有很小的一点溅在他的鞋上,很快,鞋子上被腐蚀出一个大洞。他在一看刚刚被那团黑色粘液沾到的花草,此时都已经枯萎了。看来刚刚那一团黑色粘液剧毒无比,还含有极强的腐蚀

    



    白宇心中暗想着老是这样躲来躲去也不是个办法,应该主动出击才是。于是他快速在口结了一个束缚印,十来根冰柱顿时从地上冒出,牢牢的将那只钢铁鳄鱼关在了里面。任凭那只鳄鱼在冰牢中冲撞,依旧是无济于事。紧接着,白宇又驱使起轩辕剑,如旋风呼啸般往那个魔教中人冲去。

    



    那位冥花堂的人,此时正被那十几根凭空冒出来的冰柱搞得纳闷,脸上的表惊讶又好奇。却没注意此时白宇的轩辕剑正向他飞来。

    



    噗一声,轩辕剑便穿过了那人的膛。到了这个时候,那人才反应过来,自己中招了。他低头看了看自己口的伤,嘴角淌出丝丝鲜血,便倒了下去。

    



    冰牢中的鳄鱼也在那人倒下去的一霎那,凭空消失了。

    



    白宇收起轩辕剑,走近去看了看那人的尸体。他的双眼还没有闭上,依旧瞪得大大的,好像是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事一样。嘴角上的血,此时却已经奇怪的凝固了。

    



    白宇蹲下,仔细看了看他平生所杀的第一个人。一个鲜活的生灵就这样在世间永久的消失了。他杀了一个魔教中人,可能会为他带来声誉。但为何,要将名誉建立在他人的命之上呢?他用手轻轻的将那人的双眼抚上,送走了他修真生涯中的第一块垫脚石。

    



    杀了这位魔教中人后,白宇跟踪的路线一下子没了下文,他只得无奈的回到客栈。此时石头的呼噜声依旧像是打雷一样,子轩似乎也是睡的很熟,完全没理会白宇回来时的声音。

    



    白宇在上反反复复的翻,怎么也睡不着。他心里一直浮现出临走时,一阳子告诫他们遇到魔教中人要赶尽杀绝的画面。但他又想不通,为何要杀了别人,剥夺他们生存的权利。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正道宣言?

    



    没多久,天就蒙蒙亮了。这个时候,石头的呼噜声也小了许多,看来他离苏醒不远了。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

    



    白宇本来就没睡着,起去开了门。原来如意很早就醒来了。看起来昨天晚上一觉,她睡的很好,一副容光焕发的样子。

    



    “该起赶路啦。”如意清脆悦耳的声音响起。石头与子轩此时也突然醒了过来,如意的声音就像是有催醒作用,原本怎么也叫不醒的两人,此时却一下子醒了过来。

    



    四人打理完毕,用过了早点。便急急忙忙的上路了。继续一路向西行着,除了白宇今天像是有些心事之外,其余三人蹦蹦跳跳的,好不乐乎。

    



    渐渐的,他们已经离开了黄牛镇。这越是向西行,他们觉得越是荒凉。

    



    这条小路的两旁,都是干枯的树干树枝,一点都感觉不到生机。偶尔有一只乌鸦在枯黄的树枝上停留,也是转眼便离开了。

    



    四人见这里环境诡异,便加快了步伐,想尽快离开这个荒凉的地方。

    



    此时,突然一阵风吹起。将那些杂草吹得漫天飞舞,让人眼花缭乱。

    



    子轩非常警觉,叮嘱着大家要小心。这里平白无故刮起这样一阵大风,必有原因。四人便放慢了脚步,警惕环顾四周。

    



    又是一阵让人觉得凉飕飕的寒风。一条巨大的水蛭突然出现在他们的眼前。这条水蛭站立着,犹如十来个人一样高。一双狡黠的眼睛正盯着白宇他们几个。它全长满了令人恶心的斑纹,还不时的发出咕咕咕咕的怪声。

    



    如意从小就生惯养,一见到这只体型巨大,又令人恶心的水蛭,便被吓得昏死过去。此时,战场的局势就有些变化了,原本应该是四人对一条大水蛭,而如意晕倒后,变成了三人对一条大水蛭。相对来说,后者会更加费力些。

    



    而这个时候,他们三人才刚刚发现,这条大水蛭的头顶,竟然还有一个人站立在上面。远远看去,那人一黑袍,口却绣有一朵白花。背着一把绿色弓,侧边箭袋内还有数十支微微发光的弓箭。原来是冥花堂的人。

    



    “哼哼。”那人笑了两声,接着说道:“你们几个黄毛小子,竟然敢杀我蚂蟥王的徒弟,我看你们真是活腻了。”

    



    子轩与石头两人一听,都纳闷了。心想自己根本就没跟任何人交手,何来杀他徒弟之理。只有白宇心里最清楚,昨晚杀的那个冥花堂弟子,应该就是今天这个蚂蟥王的徒弟。

    



    但是三人都没有去跟那个蚂蟥王评理,因为毕竟对方上的道袍已经说明了他是魔教中人,正道人士与魔教妖孽没有必要解释,只有杀戮才是最好的解释。

    



    石头一马当先,抡起他那砂锅般得拳头,往水蛭头顶的蚂蟥王飞去。

    



    蚂蟥王不紧不慢,一把拿出背上的弓,提一支箭袋内的弓箭,拉弦如满月,一支发着绿光的弓箭往石头呼啸而去。

    



    石头看起来完全不屑蚂蟥王所出来的弓箭,只见他也不躲闪,任凭那把弓箭朝自己飞来。

    

重要声明:小说《登顶仙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