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回 冰糖葫芦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皮蛋大侠 书名:登顶仙魔
    看着白宇终于在自己的威之下,学会了如何驱使法器,那中年老师心中也是暗暗得意,看来自己的严厉教法还是没错的。可他又看了眼白宇旁的那把,总觉的有点不对劲。哪有人驱使出的法器是倒着的。

    



    原来白宇在急之下,一不小心,把线头的另一段系在了剑尾处。

    



    中年老师又走近一看,差点被气个半死,这小子竟然用一根线,来做出这样一种驱使法器的假相。这老师看了后,简直是气不打一处出,口中爆出一句粗话:“他娘的,你小子大智慧没有,小聪敏倒是又不少嘛。修真的道路上怎么能凭小聪敏来蒙混过关,看来我今天有必要将你打醒。”

    



    说罢,他挥舞起手中的藤条,先是凭空甩了下,然后又往白宇上击打去。

    



    此时的白宇一阵木讷,竟然忘了躲避。任凭那藤条呼啸朝他而来。

    



    叮的一下,又见原本架势厉害的老师,此时却被震回了好几步。

    



    白宇的上却没有任何伤害,而刚刚为他挡下攻击的,竟是那把不听话的轩辕剑。此刻,轩辕剑正散发着阵阵紫光,悬浮在白宇的面前。

    



    中年老师脸上虽然是从容不迫,但心中却是十分惊讶。眼前这孩子看起来道行平平,但为什么刚刚那一下却将自己弹出了好几丈的距离。

    



    看着白宇面前的轩辕剑,像是一只守护自己孩子的猛兽。那老师也不敢随便攻击了。因为这剑极其有灵,懂得护主,那样的话,这把剑就一定不是凡品。拿自己手里的破藤条去与宝器战斗,岂不是鸡蛋撞石头?

    



    为了给自己个台阶下,为了不在孩子们面前丢了面子,这老师宛然一笑说道:“臭小子,原来是深藏不露啊。会又何必装成不会呢?”其实他心中还是十分忌惮这把轩辕剑的,所以也没敢靠近。于是又接着说道:“今天老师还有其他事要做,你们先自己回去慢慢练习。这门道术一定要反复多加练习。”

    



    说完,他转便离开了。先是安然的一步步走着,在走了一段距离后,突然间有撒腿跑了。

    



    白宇回到自己的房屋,想着刚才的一幕幕。自己分明就没有驱使过轩辕剑,为什么他会无缘无故的动起来呢?

    



    他拿起手中的轩辕剑,看了看,剑柄处的轩辕二字刻的苍劲有力。

    



    唰的一声,他又将轩辕剑拔了出来,在白天的亮度下,轩辕剑就如一面镜子一样,将白宇充满疑问的表照的一清二楚。

    



    时间飞快的转到了晚上,天色渐渐暗淡下来。不知道今天晚上白伯伯会不会来,白宇心中暗想着。

    



    也没过多久,咚咚咚,那熟悉的声音响起了。白宇听到后轻松且有高兴,仿佛压在心头的一块石头终于掉了下来。因为昨晚白伯伯没来,白宇还以为被玉清宫的守卫弟子给抓到了呢。但今晚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显然,白伯伯还是很安全的。

    



    门打开了,白仆走进门来。

    



    只是,今晚的白伯伯让白宇见了觉得有些怪异。今晚的他似乎有几分疲惫,脸色也有些苍白。自从白宇懂事开始,见到的白伯伯一直是个很精神的人,很少有今晚这种状况。让人看起好像是昨晚劳累了一晚上没睡好的缘故。

    



    白仆从怀内拿出了一串糖葫芦,光色人。

    



    白宇见了,口水直咽,一个小小的跳跃,一把抢过白仆手中糖葫芦。

    



    咦?今晚的糖葫芦似乎跟从前的有些不一样,因为这一串最顶端的一颗山楂看起来那么的大,大的与其他几颗显得有些不协调。但颜色同样都是红红的,亮亮的。

    



    但白宇还是指着最大的那颗问道:“咦,白伯伯,为什么这棵这么大啊,大得跟其他几颗有些不对称。”

    



    “大?那颗?你不吃给我吃。”说罢,白仆也像一个老小孩一样,张嘴过来抢。

    



    白宇哪里会让他的白伯伯得逞,一口将最大的那颗咬进口中。又生怕那白伯伯会从他嘴巴里将那颗大的抢掉,也没来得及嚼,咕噜一下,一个囫囵吞枣就给咽下去了。也不知道是什么味道。

    



    咽下那颗最大的后,白宇对着白仆做了个鬼脸。

    



    白仆也只能笑笑着无可奈何。

    



    也没过多久,白宇突然间觉得自己有些飘飘然起来,人也有些晕忽忽的。只觉得自己体内的意念力在上下乱串,而且有越聚越多的感觉。

    



    看着白宇脸上的一样,白仆却问道:“前两天教你的召唤术,练习的怎么样了?”

    



    白仆虽然头有些晕,但神智还是很清醒的,只听他长叹一口气,回答道:“唉,目前来说,只能召唤出一直尚未断的小龟仔。”他的这口气叹的意味深长,像是一个经历了岁月洗礼的老者,一脸的无奈仿佛是在诉说昨天的悲哀。

    



    白仆听后,却笑笑说道:“哦?是吗?那你现在召唤一只出来给我看看,白伯伯这辈子倒还真没见过还没断的龟仔。”

    



    因为白伯伯毕竟是从小看着自己长大的人,白宇也不怕在他面前丢了面子。于是他控制了下自己体内的意念力,然后又念了一段白仆教他的咒语。

    



    哗一下,一只比成年人还高出一个头的乌龟出现在房间里,只见这乌龟浑上下都是漆黑的如煤炭一般,唯一不变是那双无辜又可怜的眼神依旧盯着白宇看。

    



    哇!白宇见到此景后,失声叫了出来。自己做梦也没想到,竟然可以召唤出这么大一只乌龟来。但为什么前两天都是只能召唤出那么小的一个小不点,今天却能召唤出这么大的呢?

    



    白宇心中有太多的疑问。刚想开出口来问眼前的这位白伯伯。但白仆却抢先说自己要走了,要回去早点休息,毕竟老了,精力没从前好了。

    



    看着他走路蹒跚,拄着拐杖的样子。白宇的心头突然觉得有些酸意。

    



    这背影,有些蜷缩,也许是几十年的劳所致吧。

    

重要声明:小说《登顶仙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