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回 意念力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皮蛋大侠 书名:登顶仙魔
    吃过了晚饭,白宇回到自己的住处。

    



    相对来说,他还算是受到特别照顾的。因为一般其他刚入门的弟子都是几个人住在一间房间内,而他却是一个人住着那么宽敞的房间。当然也是托了他父亲白易风的福。

    



    但是一个人住那么大房间的话,多了一份清静,也多了一份寂寞。还好白宇也算是颇懂品味寂寞的人,一个人的时候,他正好可以有空仔细想想白天那个树究竟该怎么上去?

    



    白天的时候,看到布如意是横在子,慢慢走上去的,她脚上像是长了一排钉子一样,看她走的样子一点都不摇不晃。而另一个人,子轩却是直接一个飞,便上了树,那种弹跳力真是吓人。

    



    抑或者,里面应该是有什么玄机。

    



    咚咚咚,声音随即响起。

    



    这声音貌似有些熟悉,应该是白伯伯来了。一想到白伯伯,他便想到了香味人的冰糖葫芦。想到这里,他的口水便唰唰的往下淌。

    



    于是他主动跑过去将门打开,抬眼一看,白仆正笑呵呵的看着他。手中还带着一串色泽光鲜的冰糖葫芦。

    



    “有冰糖葫芦吃咯。”白宇依旧像是小孩子一样,一把抓过白仆手中的糖葫芦,往房内一躲,贪婪的吸起来。

    



    白仆无奈的摇了摇头,跟着进了房屋内。找了一张凳子坐下,但手里的拐杖,他依旧紧紧的抓着。或许这根拐杖他用了好多年,已经萌生了感,生怕这根拐杖丢失。

    



    白宇边贪婪的吃这糖葫芦,边突然间眼珠一转,像是想到什么事一样。只见他转过头来,看着白仆问道:“白伯伯,我那天在这个玉清宫转悠时,发现这里有很多地方都有门内的弟子守卫着,一般外人是没有办法进来的。那白伯伯你是怎么进来的呀?”

    



    白仆用了一个不屑的眼神看了白宇一眼说道:“老夫纵横世间这么多年,想去一个地方就没人能拦得住我。别说是这区区的玉清宫,就算是不周山,也是任老夫遨游的。”

    



    白宇一听,知道这眼前的白伯伯又开始吹牛了,但是不周山这个名字他是第一次听到。从白仆的口气中,明显这不周山似乎比玉清宫的防御还要严密。这个倒是勾起了他无限的好奇心,于是他又问道:“不周山?什么地方啊?听起来好像比这个大名鼎鼎的玉清宫还要有名气呢?”

    



    白仆轻轻一笑,回答道:“这玉清宫怎么能跟不周山比呢?就算是玉清宫中的所有弟子都上,也斗不过不周山中的一个守卫。你说哪个更厉害些?”

    



    白宇听后嘴巴一撅,似乎很不相信他白伯伯说的那番话,于是便反问道:“那既然不周山这么厉害,那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来投入玉清宫门下呢?”

    



    白仆仿佛是被他问倒了,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于是用了一句敷衍的话道:“小孩子家不懂的,别多问。”

    



    白宇又问道:“那既然你能随便进入不周山,说明你的道行很高深莫测是吧?”

    



    白仆一听,面有喜色,呵呵笑道:“那是自然。”

    



    于是白宇便将白天那颗大树的况跟白仆说了一遍,还穿插着布如意与子轩的爬树方法。虽然他知道这个眼前的白伯伯一直喜欢说大话,但是他还是尽量的将事的经过说了一遍。

    



    白仆听完事的经过后,摇了摇头后说道:“低端啊低端。这种低端的东西你竟然也好意思开口来问我的。唉,想老夫我纵横修真界这么多年,多少人梦寐以求想让我指点一二。如今你这小家伙竟然向我求教这个问题。唉,是我做人失败啊。”

    



    白宇听后便不乐意了,这白伯伯说了那么多大话,就没听到一句正经的东西。

    



    见到白宇不说话了,这白仆又说道:“其实这个是件很简单的事。修真修道,其实说白了,就是在修自己的意念力。当你感觉到自己的意念力后,将他们全部集中在你的双脚上面,那样的话,不管是走上那个大树,还是两脚一瞪往上冲去,都是件简单的事。当然,意念力低点的人,只能靠走着上树,而意念力略高点的人,便可以直接蹦上去了。”

    



    意念力?白宇似乎从来没听说过这个东西。包括自己的准师傅赵城也未曾说起过这个东西。谁知道这白伯伯是不是又在吹牛骗他。胡编乱造出意念力这样的一个东西来。

    



    白宇尽管有些不太相信白仆的话,但还是问道:“那意念力是怎么来的?”

    



    白仆答道:“你从来没接触过自己的意念力,所以不知道它在哪里也是正常的。你闭目养神,一小段时间后,会发现体里有一股气在来回窜动,那股气便是你体内的意念力。等你学会了控制自己的意念力,那就算是修真入门了。”

    



    白宇半信半疑的闭起了眼睛,作出一副养神的样子。

    



    眼帘中突然冒出了一个小少女的影子,是布如意。奇怪了,怎么无缘无故的会想起她呢?白宇闭着眼睛摇了摇头,努力将这个女子的影摇散。布如意消失了,又出现了自己母亲梦水的影,赵城埋葬她时的那个片段。。。。。

    



    “要摒除杂念,心中一片空白。”旁一段影响起。

    



    照着白仆的话,白宇努力什么东西也不想。心中保持着一股空白的态度。终于眼帘中只是黑呼呼的一片,其他什么都没有。

    



    突然,他感觉到自己的体里有一样东西在游动,一会在手臂,一会又在脚上,再一会又到了头顶。

    



    他试着让那股气在口流动,口突然传来了一股暖流。温暖而不烫手,十分舒服。

    



    这难道就是那个所谓的意念力?

    



    “我找到那个所谓的意念力了。”白宇兴奋的大叫道。

    



    等到他睁开眼,看了看四周。却发现整个房间就他一个人。

    



    难道刚刚的谈话只是一场梦而已?难道白伯伯就从来没来过?

    



    此时,白宇一转头,发现刚刚那个串冰糖葫芦的小木棒正静静的躺在地上。

    

重要声明:小说《登顶仙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