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回 上山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皮蛋大侠 书名:登顶仙魔
    赵城放眼望去,地上的轩辕剑还隐隐闪着淡光。

    



    剑的旁边,还有一个躲在角落里,微微颤抖的少年。

    



    那脸庞,让赵城想起了自己的大师兄白易风。简直像是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也让他怀念起了那一段一同修道,一同参加比武,继而一同斩妖除魔的岁月。只可惜,年华不饶人,转眼间,十五年过去了。曾经并肩作战的好兄弟现在在何方?只有这把眼前的轩辕剑让他感觉到了当年的境。

    



    而赵城也曾经听闻师傅一阳子讲起过轩辕剑的故事。轩辕剑本来就不是凡间的法器,由于机缘巧合而落到了不周山内。后来是有一位道行极其高深的修真人士从不周山的重重危险中带出来,才让世人有机会能一睹这把绝世神器的光辉。但这轩辕剑也带着一点疑问,就是除了白易风,似乎再也没有第二个人能将它出鞘。这一点,就算是经验老到的一阳子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也正是因为除了白易风,谁都拔不出这轩辕剑,才让一些心怀不轨的人没兴趣打轩辕剑的主意。否则,正魔两道高手众多,必然会引发起一场争夺轩辕剑的大战。

    



    而如今,赵城眼前的轩辕剑,俨然已经出鞘掉落在地上,再加上这位少年的容颜与自己的大师兄如此相像,那么毋庸置疑,他便是白易风的孩子。

    



    此时的赵城也终于明白了轩辕剑的秘密。看来轩辕剑是被施上了一种血祭术,只有与白易风有血缘关系的人才能使这把轩辕剑出鞘。但是究竟是谁给轩辕剑上了这样一种奇怪的血祭术呢?又一个疑问从赵城脑海中冒出。

    



    正当赵城与白宇两人沉默的对峙着,赵城突然想起,如果说眼前这个是自己大师兄的儿子,那么刚刚被折扇秀才他们打倒在地的岂不是自己的大嫂梦水?

    



    想到这里,赵城也没再去管白宇,径直的往屋外冲去。

    



    轻轻的抱起这位已经断了气的妇人,赵城心中一阵后悔与自责。如果自己当时再早一点发现这两个魔教妖人在这里为非作歹,也许自己的大嫂就不会被他们杀害。可惜如果终究是假设,如今事实已经摆在了面前,再也没有什么后悔药可以吃了。

    



    此时白宇也从小屋内跑了出来,似乎他到现在终于算是发现自己的娘已经躺在地上许久了。在反复叫了几声娘,没有听到回应后,白宇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虽然从小到大接触的人才这么几个,但是他还是懂得自己的母亲再也不会起来应答他了。

    



    白宇一股坐在梦水尸体的旁边,静静的留着眼泪,但却没有哭出声音,只是两行眼泪如两条瀑布一样,飞流直下。

    



    这是白宇人生的第一次哭泣,因为从小母亲就对他万般宠,再加上个白伯伯,对他也是千依百顺。所以他一直是生活在无忧无虑的幸福中,而现在,母亲却永远的离自己而去了。那位白伯伯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该不会也被刚刚那个黑衣坏蛋给杀害了。

    



    赵城看了看静静流泪的白宇,用手轻轻的抚摸着他的头,似乎在用一种无声的方式告诉他,要坚强,一定要坚强。

    



    白宇似乎对赵城没有什么敌意,因为看了很久决斗的他,仿佛从心底中已经认定了谁是好人,谁是坏人了。所以此刻,任凭赵城这样安抚着自己的脑袋。

    



    群山渐渐的淹没了夕阳的光辉,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虽然白宇是千般阻挡,但赵城依旧含泪把梦水的尸体给埋葬了。

    



    在埋葬梦水的后,为了止住白宇的眼泪。赵城对他讲了许多关于他父亲的故事。这让白宇听的津津有味,对那种御空而来,御风而去的境界也是相当向往。因为自己的母亲梦水从来就没跟他提起过父亲的事,而每次白宇想要向梦水询问,也会被梦水以千万借口给绕过话题。

    



    今天,却在别人口中知道了自己父亲原来是个大英雄,只可惜为了斩妖除魔才英年早逝,抛下他们母女俩的。听到这里,白宇一点也没怪自己的父亲自私,反而觉得他是个大英雄,一等一的大英雄。心中的崇拜之也因此油然而生。

    



    见白宇听的相当入神,眼泪也在不知不觉中停了下来。赵城又环顾了一下四周,这个地方确实相当偏僻,天黑后,除了淡淡的月光,几乎看不到其他的光线。看来这里应该是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

    



    再一看白宇双手紧抱着轩辕剑,似乎已经进入了梦乡,嘴角还淌着丝丝口水。

    



    突然间,有一个念头从赵城的脑海中涌现出来。既然现在白宇无依无靠,自己总不能将一个孩子放置在这荒郊野外。再说,目前天下恐怕也只有白宇能让轩辕剑出鞘,如果让他就这样当木剑一样玩耍,岂不是暴殄天物?倒不如将他送上山去,进入玉清宫门中,学些道行,才能将轩辕剑发挥出最大的威力。这样来说,对自己的师兄白易风也算是有个交代。

    



    想到这,赵城便抱起熟睡中的白宇,回头看了梦水的墓一眼,一个御风行,往老君山而去。

    



    暗淡的月光下,两幢毫无生气的房子,这里似乎成为了一个杳无人烟的地方。

    



    一个人影从黑暗中出现,拄着一根拐杖,缓缓的向这里走来,脚步,轻轻的,轻轻的。

    

重要声明:小说《登顶仙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