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回 月牙胎记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皮蛋大侠 书名:登顶仙魔
    而眼前的老头一听到孩子的啼哭声后,眼睛突然似乎放亮起来,问道:“怎么有婴儿的啼哭声?是白家的后代吗?”

    



    梦水看眼前这老头长的也算慈眉善目,似乎没有什么恶意。于是她点了点头默认。

    



    老头见到梦水点头后,仿佛是异常的兴奋,他有问道:“我可以看下这个孩子吗?”

    



    梦水似乎对眼前这个老头放下了些的戒备,只见她将轩辕剑放到桌子上,说道:“进来吧。”

    



    老头拄着拐杖,蹒跚的朝那孩子走去。

    



    一手抱起那个孩子,显得相当的不释手。只见他像个老小孩一样,又哄又抱。脸上布满了幸福感。

    



    而后,这老头做出了一个怪异的举动。

    



    只见他轻轻将孩子的衣服拉开,孩子的肩膀上露出了一块月牙型的胎记。

    



    看到这个胎记后,这老头看起来更加兴奋了。

    



    “月牙胎记,月牙胎记,果然是白家的嫡传。”老头自言自语道。

    



    梦水一听后,对眼前的这个老头放下了所有的戒备。因为自己的丈夫白易风的肩头也有一块月牙形的胎记。这个胎记似乎是他们家族一代代都会传下来的。既然眼前这老头知道白家有遗传胎记这个秘密,那么他是白家的人是定然无疑的。

    



    “孩子的名字取好了吗?”老头又问道。

    



    “叫白宇,宇宙的宇。”梦水答道。

    



    “好名字,够霸气。要做宇宙的霸者。”老头笑呵呵道。

    



    梦水一听,心中似乎有些不适。因为就目前来说,她只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快快乐乐的成长,以后平平凡凡的过子。至于什么做宇宙的尊者都是她不希望看到的。因为毕竟,做这样的人风险太大了。梦水不希望自己的儿子步了丈夫的后尘。

    



    老头抱了会孩子,待到这小孩静下来后。又走到了桌前,拿起那把轩辕剑。

    



    梦水刚想阻止,却已经来不及了。

    



    唰一声剑鸣,轩辕剑竟然再次出鞘。

    



    梦水似乎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自己费尽了力气也无法拔出这把轩辕剑,而眼前的老头,看上去有些病怏怏,但这么利索的将轩辕剑拔了出来。

    



    老头对着出鞘后的轩辕剑,盯了好久。似乎有什么故事在勾起着他的回忆。

    



    梦水也曾听白易风讲起过这把轩辕剑的来历。

    



    轩辕剑乃是天下一等一的宝剑。但是在平常人手里,它只不过是一把普通的剑,而到了道行高深的人手里,才能发挥出轩辕剑的最大威力。

    



    轩辕剑是白易风的父亲唯一的留下来的东西。对于他的父亲,白易风自己也知道的不多,只是从他娘的言语中只字片词的提起过。

    



    而这把轩辕剑,原本是在不周山内。

    



    不周山乃是人间仙山,里面宝器林立。是每个修真人士梦寐以求想去的地方。但是里面有许多灵兽守护着,所以绝大部分的修真者也只能望山兴叹。虽然里面遍地是宝,但是估算着自己的道行肯定不是山里那些有着几百年乃至数千年道行灵兽的对手。

    



    而白易风的父亲道行颇高,单枪匹马进入不周山内。不但得到了这把轩辕剑,还降服了不周山内数一数二的神兽蛤蟆龙。蛤蟆龙是一种一半像蛤蟆,一半又像龙的灵兽,有着上千年的道行。由此可见白易风父亲的道行之高了。

    



    后来白父将这把轩辕剑当作礼物送给了当时还在娘胎的白易风。

    



    可惜白易风从来就未见到过这个传说中道行高深的父亲。

    



    年幼的白易风每每问及有关父亲的事,白母总是避而不谈。此中的缘由,随着白母一死,便全都带到了棺材里。直到白易风自己战死,都未见过自己的亲生父亲究竟是什么样一样人,这也算是一种遗憾吧。

    



    那老头盯了会轩辕剑后,问梦水道:“你是不是使尽力气也不能将这把轩辕从剑鞘里拔出来?”

    



    梦水一听,体一怔。眼前这老头似乎比一个简单的白家仆人复杂很多,但他还是微微的点了下头。

    



    老头又说道:“这把武器曾经做过血祭,只有上流着白家血的人才能让他出鞘。外人道行再高深也没办法将这把剑拔出来。”

    



    梦水听后微微点了下头,心中寻思着怪不得自己用尽了所有办法都不能一睹轩辕剑的真容。眼前这老头对白家似乎了解至极,那么认定他是白家的仆人已经无疑了。于是梦水便问道:“那我该怎么称呼你?”

    



    老头一听,浅浅一笑,答道:“我是白家的仆人,就叫白仆吧。说实话,在这里一个人太久了,连自己叫什么名字都已经忘了。”

    



    说罢,老头将出鞘的轩辕剑又放入了剑鞘,将它依旧放回了桌子上,说道:“早些休息吧。有什么事吩咐的话尽管叫我。你既然是白家人的母亲,那么就是我的主人。我为白家是视死如归的。”

    



    说完,老头便拄着拐杖,蹒跚的走出屋子。

    



    留下梦水在房中,悠悠的烛光又开始忽明忽暗起来。

    



    看着白仆走路的样子,也像是上了些年纪的人了。刚刚还口口声声对自己说着有什么要帮忙的尽量开口,但是看他现在这个状态,老态龙钟了。梦水心想也不指望这位白仆能帮上什么忙,只要他别让自己反过来是照顾他自己就可以了。

    



    月亮慢慢升了起来,今晚的月亮有些月牙形,跟白宇上的那块胎记长的有些相似。

    



    梦水打开窗看了几眼窗外的弯月,看来从今以后,再也没有人与自己欣赏这一抹月光,互道着思念了。

    



    呜哇一声,小孩的啼哭声又响了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登顶仙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