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回 玉清殿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皮蛋大侠 书名:登顶仙魔
    月色迷茫,夜风凛凛。

    



    老君山上望明月,似乎更大些,更圆些。

    



    月光无私的照洒下,一间后山上的小屋里,一位年轻的妇人,正仰着头,静静的欣赏着今晚的月色。

    



    果然是月有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可怜今晚却是月圆人不圆。

    



    这位少妇环顾了一圈空旷的房间,以及襁褓中熟睡的孩子。无奈的摇了摇头。

    



    究竟是建功立业,名扬天下重要,还是一家人和和睦睦,长相厮守更重要些?

    



    少妇又抬头望着明月,心中思念的那个人此刻,是否也在静静的赏着月光,想着同样的事

    



    一股悔教夫婿觅封侯的感觉油然而生。

    



    女人终究是女人,万贯家财,位高权重,还不如有一个踏实宽厚的肩膀可以依靠。

    



    而这位少妇,此刻,却是无处可依。

    



    呜哇一声,原本怀中襁褓内熟睡的婴儿,突然毫无预兆的放生哭泣起来。

    



    少妇眉头一皱,显现出一种无奈的美。

    



    因为刚喂过没多久,少妇心知孩子不是因为肚中饥饿才哭的,大概是受了什么惊吓而已。于是她将婴儿搂在怀里又抱又哄,渐渐的,这孩子似乎又听话的睡着了。

    



    少妇见状,嘴角微微上扬,浅浅一笑。又是一种幸福的美。

    



    眼看这夜色也不早了,少妇心里明白自己等的人,今晚看来是不会回来了。

    



    于是她吹熄了灯休息。

    



    老君山上灵气充足,山上的树木都要比别处的更大更粗。两旁巍然的树木尽头,是造型精致的玉清

    



    玉清乃是整个玉清宫议事的地方,一般基层的普通弟子是不许进入这里的。

    



    而此刻的玉清内灯火通明,赵城与布成才两人站在一旁。

    



    另一旁,一位满头青丝,法健朗的老者正在查看布成事的伤势。

    



    “唉。”老者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又接着说道:“血菩提的这一招血煞掌,功力深厚,成的全经脉尽断,看来已经是没办法再救了。”

    



    布成才听闻后,眼泪夺眶而出,但还是强忍住了悲痛。

    



    赵城也是强忍着眼泪,继而问道:“师傅,那大师兄怎么办?”

    



    原来那位老者,便是他们的师傅——一阳子。

    



    一阳子低着头,仿佛在思考些什么,过了许久,才缓缓答道:“易风看来也是凶多吉少了。血菩提想杀一个人,那是分分秒秒的事。是为师的疏忽,过于低估血菩提的能力了。让你们四人中的两人给白白断送了命。”

    



    赵城眉头一皱,接着又问道:“那。。。那大嫂那边怎么交代?”

    



    “小梦那边我会去给她个交代的,你们也该累了,先下去休息吧。”一阳子低着答道。

    



    赵城与布成才两人听命,各自回房休息去了。

    



    剩下一阳子,在玉清来回踱步。

    



    玉清宫四人众,曾经名满修真界,响当当的人物。就在一夜间,折了两人。连一阳子心的大弟子,也惨遭了不测。

    



    记得当年,修真界四派联合举行了比武大会。这次大会上,玉清宫的四人出尽了风头,在万千比试者中脱颖而出,为师门争了很大的面子。

    



    尤其是玉清宫的大弟子白易风,从第一场到最后一场比试,势如破竹般的一路到底,几乎没有碰到过对手,最后夺得了第一名。更夺得了美人梦水的亲睐。最后不单赢得了掌声,还抱得美人归,真是两全其美。

    



    飘渺峰的掌门行云上人看了这几场比武后,便赐予了这四人玉清宫四人众的称号。

    



    没出第二,玉清宫四人众,不光在修真界,就算在百姓的口口相传中,也成为了跟神仙一样的人物。

    



    只可惜今他们几个的对手是修炼了数百年的血菩提,单凭他们几个几十年的道行,是远远无法战胜的,无异与拿着鸡蛋去砸石头。

    



    但是,在修真界同龄一辈的人中,他们几个算的上是一等一的人物了。。。。。。

    



    唰一声,突然一个黑影出现在一阳子眼前。

    



    只见这人浑都穿着夜行衣,只露出两个眼睛来。

    



    一阳子见状,也没惊慌,只是淡淡的问道:“去他们出事的地方看过了?”

    



    这位黑衣人答道:“看过了,但是并未发现白易风的尸体,只有这个。。”说罢,那黑衣人将手中的一把剑递给了一阳子。

    



    一阳子接过一看,那物品正是白易风的修真法器轩辕剑。修真之人,把法器看的比自己的命还要重要。所谓的剑在人在,剑去人亡。而如今虽然只找到了白易风的法器,但是这与已经找到他的尸体没什么实质区别了。

    



    一阳子又盯着白易风的轩辕剑看了会,似乎陷入了沉思。过了许久,才缓缓对着那个黑衣人说道:“你现在即刻启程,去其他三大派告诉他们今晚我玉清宫发生的事。联合他们,一起杀尽魔道的人。”

    



    黑衣人听后先是一怔,接着就说道:“师兄,这恐怕不太好吧。修真界跟魔界自从百年前仙魔大战后,一直相安无事的相处着。今如果我们先挑起了这事端,恐怕祸害不小。”

    



    一阳子听后,大怒道:“大胆,你敢指责我?要记住,你本是个已死之人。我念你是我师弟,便背着师傅偷偷把你救了下来。没想到今你竟敢忤逆我?”

    



    黑衣人听后连忙点头道歉,说罢,又是唰的一下,没了影。

    



    原来这个黑衣人是一阳子的同门师弟通玉道人,因为犯下了逆天大错,玉清宫上一代掌门原本想亲手将他诛杀了,但一阳子当时义正言辞的嚷着不用师傅出手,由他来解决这个不肖的师弟。其实是一阳子因为念及同门师兄弟感,便偷偷将他救了下来。所以这么多年来,这通玉道人一直是黑衣裹,从不敢以真面目示人。

    



    而此时的一阳子,定神的望着手中白易风的轩辕剑,继而又看了看一旁已经快奄奄一息的布成事。

    



    只见他缓缓的走到布成事跟前,提起一掌,往他口,用力的击打过去。

    

重要声明:小说《登顶仙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