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精品书评区 第四十八章 我忽然想起泰戈尔诗集里的一句话,世界在踌躇之心的琴弦上跑过去,奏出忧郁的乐声。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莫莫 书名:盲区
    那天路烟蓝跑去教室是拿琴谱的,她拉着我去了琴房。



    



    她弹得一手好钢琴,手很纤细,灵巧的手指轻触琴弦,流觞般的旋律在琴房里飘,我认真地听着,沉醉在其中。



    



    突然觉得自己或许只适合安静地待在某一处。说真的,她的优点多,比如她漂亮,或者说是妩媚迷人,刚和她一起走在校园林荫道上时回头率百分之百,不过那是冲着她看的 。



    



    而现在,让我再次注意到她的是她那好听的钢琴声。



    



    她应该不会知道,她已开始在我回忆中占有一席之地。



    



    因为,我突然就很想真正认识她,仅仅出于一种想靠近美人的愿望,或者惺惺相惜般的错觉。



    



    惺惺相惜这四字如果被别人听到,他们一定会指着我的脸笑得花枝乱颤,然后说我因为相貌上有缺陷而患上了失心疯。若真是那样,那我很想告诉他们,得失心疯的是路烟蓝,而不是我。



    



    因为在我与她相识的整个过程中一直是她在控着故事的节,而我只是在配合着她。倘若不是惺惺相惜,我这个与她不相干的人又怎会有幸静静聆听她弹奏的曲子。



    



    我忽然想起泰戈尔诗集里的一句话,世界在踌躇之心的琴弦上跑过去,奏出忧郁的乐声。



    



    一曲终后,路烟蓝走过来坐在我旁边,那时候的她,眼睛里盛满柔,指尖温柔,轻轻揉上我额前的细发。



    



    我从墙上那面镜子中看到我们贴得很近,像是一个人,在她手指刚触及我额头时我偏着头,像只反应迟钝的考拉。可她注视着我莞尔一笑时,我便反应过来,像弹球一样从她上弹了起来,错愕地望着她。



    



    妈妈告诉我,小时候我在医院打针,如果医生为了表现关精神在打针的时手指抚摸我额头,那么我定会不顾一切地去咬那只手。只是,对于她,我只是躲开,心中并无厌恶之意。



    



    路烟蓝似乎察觉到我的异样,她按住我的双肩,说:“因为解不开的心结,而害怕继续往前,这是胆小鬼的表现。”



    



    她真正戳痛了我的心事。



    



    我把额前的头发全部捋上去,然后一言不发地瞪着她。



    



    只是我料不到最终的结果是她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拍我的头,像拍一个小孩或一条狗。



    



    她说:“叶凉,有你这么傻的人吗?”



    



    你看,她连声音都这么好听,和这样的女生站在一起,可真是幸事,不是吗?



    



    (未完待续)



    作者题外话:亲们票票和收藏。

重要声明:小说《盲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