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耐不住寂寞 必然守不住繁华 第二十九章 谁都有不堪回首的往事,但如果可以彻底忘掉它,是不是就会当做从来都没有发生过呢?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莫莫 书名:盲区
    华灯初上的南城里,除了喧闹的交通和永远有话说的电话节目主持人,一起都是最静默的。



    



    包括出租车里的我,我摸出我的烟盒,掏出一根烟点上,抽了几口,觉得没味道便把手里的烟头扔出了窗外。



    



    谁都有不堪回首的往事,但如果可以彻底忘掉它,是不是就会当做从来都没有发生过呢?



    



    正在想的时候,车子已经驶到梵高先生的门口,我付了钱,便匆匆下车。



    



    那个晚上,我双脚冰凉,再也未暖过。即便用厚厚的棉被把她们包起来,即便灌了水袋在上面用力揉搓,即便用一瓶瓶水去泡,然而那种冰凉彻骨的感觉都一直伴随我,只要一想起,全就打了一个寒战。



    



    我从包里摸出一支烟来点上,慰藉自己的绪。当我点燃那支香烟时,打火机的光芒却无形中照亮了挂在墙壁上的油画,画面里的她打着赤脚穿着长裙坐在楼道口抽烟却眼神清澈。



    



    我掐灭了烟,重新躺进了被窝里。



    



    我没有一个夜晚,比这个夜晚更加想她。那个笑容慵懒眼神淡漠的女孩。那个决绝的从十七楼的天台跳下,如此珍视自己纯洁的女孩。



    



    我回了洛城。



    



    当我从塞满了人和行李的可怕卧铺车里挤出来的时候,整个城市已经夜深人静,只有火车站依旧灯火通明。



    



    我看着眼前熟悉的景物,这是一个在我功成名就之前,我以为我永远都不会回来的地方。所以,我的心里有种怅然若失的空虚与痛苦。在这瞬间我不可抑止地落下泪来。



    



    是谁说,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有隐痛。一家一家的窗口看上去都是朦胧的美好。但谁也看不出,那隐藏在窗帘后的伤口,它常常发作在夜深人静的午夜。



    



    就像一只牙尖嘴利的虫子,猝不及防而又准确地咬上我心上最痛的那个位置。



    



    我拖着行李箱跟随人流往车站外走去。我从车站的玻璃窗里看到我自己。我穿着一件淡蓝色的长袖连衣裙,仍然是前几年的款式,不过不要紧,我已习惯这样的自己。



    



    我打车去了三中。



    



    假如,我后来一直想,如果有假如,我没有在夜深人静的午夜走进学校旁边的巷子,那么我是不是我永远都不会不知道,许南会像一个英雄出现在我眼前。



    



    夜已经深了,巷子很长,只装了两盏路灯。昏黄的光影下,我只看见一群混混在对墙角的人拳打脚踢。



    



    其中一个边踢边骂:“老子把你当兄弟,才把莫熙交给你照顾。结果呢?你他妈的知不知道那天她喝了多少酒,差点中毒!我x。”黄毛丢出一句脏话,又狠狠地踹了地上的人一脚。



    



    我隐约已经知道地上的人是谁,我一步步靠进去。



    



    “住手!”我不知哪里来的勇气,突然喊了一声,手指捏成了拳:“你们这么多人打一个还要不要脸?”



    



    “你说什么,我们不要脸?”黄毛狠狠吐了一口痰,旁边的三个混混也停了下来。



    



    黄毛缓缓朝我走过来,点了一支烟,说:“我从来不打女生,但是今天,我非要让你知道,什么叫做不要脸!”



    



    说完,黄毛甩了个手势。那三个小混混便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一边朝我走过来。



    



    “你们干什么?”我的手心不停地冒汗。



    



    他们三个人将我围成一团。



    



    灯光好像越来越暗,我彻底慌了,想反抗,却已经被堵在墙角。只能大声喊:“救命!”



    



    (未完待续)



    作者题外话:今天看电影呢,呵呵,所以一更。

重要声明:小说《盲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