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耐不住寂寞 必然守不住繁华 第十四章 我一直没有告诉别人我害怕漆黑的夜,每当独自走在漆黑的大街上,我感觉整个身子都被撕裂了。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莫莫 书名:盲区
    童年对于我来说是陌生的。



    



    每当看到一群伙伴愉悦的玩游戏,每当此时,我就觉的这一切离我好远。



    



    于是我呆在一个狭小的角落,默默地承受着孤寂。



    



    也曾试图用一颗真诚的心去和他们玩,可是当我在他们眼睛里发现可笑的自己时,那一刻我好难过。



    



    让我记忆最深刻是一次的捉迷藏游戏。



    



    那时还没有街灯,我们一大群人在漆黑的街道上东躲西藏,那一次我感到漆黑的夜带给我一种温暖与安慰。



    



    我好怀念那晚的快乐,真的好怀念。



    



    在我脆弱的童年曾出现过一丝曙光。



    



    可是可耻的现实让我懂得我回不到过去,永远不能回到我所向往的过去。然后我看到大片大片的雪花掩盖一切的悲哀,我带着一份逝去的回忆行走在街上。



    



    这所有的快乐成为了一种温柔伤痕将我狠狠刺痛,而我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总是静静的呆在门口,看从我眼前走过的每一个影,看到伙伴穿着漂亮的新衣服从我面前走过,然后我的眼角湿了,流出晶莹的泪。



    



    我亲眼看见莫熙有许多各种各样的裙子,看着她在一大堆衣裳中挑挑拣拣,最终是满脸的不满意。



    



    从没有见过如此多的裙子,在我的记忆中我只有几条裙子而已,而那些少得可怜的裙子却有说不出的破旧。



    



    我想我一生中大概都不会有这么多裙子吧!



    



    总是有人上门来给了我一些穿旧的衣服,而妈妈总是乐呵呵的接过谢谢别人。



    



    而我却感到一种耻辱,一种自尊被人践踏的感觉。



    



    我走过去,冷冷地对他们说:“我不需要这些。”



    



    我冷漠的拒绝,在他们异样的眼神中我努力地维护着这一份尊严。



    



    我不屑也不需要任何人所谓的怜悯与同



    



    



    



    花飞花落,有人将其比作飘逸的仙境,有人伤感忧郁哭成泪人。乐者眼中缤纷飘扬的花充满人生的自由和芳香,悲者心中看*的花映照人生的脆弱与无奈。每当夜深人静时,我就在昏暗的灯光下细细品味这几句话的沧桑,然后我发觉我的眼角留下大滴大滴滚烫的泪灼烫我的皮肤。



    



    和别的孩子不同,我哭永远只是静静的流泪。



    



    我一直没有告诉别人我害怕漆黑的夜,每当独自走在漆黑的大街上,我感觉整个子都被撕裂了。



    



    对于黑暗的恐惧并不是一直都有,那是停留在童年最黑暗的片段中。



    



    童年是灰色的梦。



    



    儿时妈妈因忙着干活就把我送到邻居家,让我和邻居家的莫熙玩。我在街角看着妈妈的影一点点被黑夜掩盖,我紧紧地握住拳头,心里有种空的恐慌。



    



    我一直忘不了那夜有多令我害怕,呼啸的风声像要吹走我瘦弱的子。因为想念妈妈,我蹲在冷清的街上一直望着黑暗的远处,直到我害怕到绝望,直到我的子被风吹得颤抖,直到我无意识地倒在了街头。



    



    天微微下着小雨,夜已经很深了 ,我一个人孤单的走在路上。



    



    因为想念妈妈,我从邻居家跑出来,我当时脑子里只有一句话:我要妈妈。



    



    我害怕妈妈不要我了。



    



    后面似乎有声音,好像是脚步声,一种不好的预感从心头涌出。



    



    我加紧了脚步,拖着这具疲惫的体吃力地向前快步走去。



    



    只是已来不及。



    



    啊这一声始终没来得及叫出来。



    



    一只满是酒气的手捂住我的嘴,那时我整个子都僵住了。他那有力的双手将我死死按在路边的墙上,我的反抗和挣扎在那刻是多么可笑。



    



    我拼命地挣扎,他的子就越向我靠近,那恶心的酒臭味令我想作呕。如果不是他捂住我的嘴,我想我会吐的,一定会的。



    



    世界上所有的恐惧都降临在我的上,我感觉到我的子绷得很紧。我想我以后可能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怜的人。



    



    (未完待续)



    作者题外话:今天两更。

重要声明:小说《盲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