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区Ⅱ:絮日切肤(试读本) 絮日切肤 Chapter(2)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莫莫 书名:盲区
    晨光下,一轮红从地平线下冉冉升起,远处一丛丛的野*在旭的照下泛着柔和的金光,一缕淡淡的菊香气息飘散在薄雾刚刚散开的空气中。一些不知名的树木在微风里摇曳,衰黄凋落的一片片叶子带着浓重的凉意跳跃着,旋转着,轻舞飞扬着,翩然落下。



    



    墓园内充斥着*的清香,满眼尽是一排排绿色的松柏树郁地站着,树木间林立的是一座座灰色冰冷的墓碑。



    



    轻盈的脚步停驻在一座墓碑前,着黑衣的女子无声地凝望墓碑上醒目的几个红字,深深鞠了一躬。



    



    “叶离,我还在原地,等你。”她将等字咬得很重很重。女孩的黑眼圈很重,眼眸里隐约透着暗光,像她单薄的子一样令人心疼。



    



    良久,她黑色的长发随风拂到白皙的脸上,有些发丝甚至遮住了她漂亮的眼睛,可依然能看到眼神流露出的浓浓恨意。



    



    她沉默地望着前方的景色,尖尖的下巴绷得很紧很紧,没有血色的嘴唇抿紧,透出落寞的孤独。



    



    



    



    浅蓝色的高空万里无云,金光灿烂的太阳笼罩着万物大地,和煦的风暖暖的吹散秋的萧瑟。



    



    午后的阳光很柔和,阳光透过公寓的落地窗倾洒进来,站在头的男子五官精致,望着睡在上的可人嘴角扯出一抹霸道邪气可又甜美如幼童的笑容。



    



    “猫猫。”他望着她清秀的脸庞,唤她的名字,声音很轻,仿佛生怕惊醒她。



    



    她像只乖巧的小猫在熟睡,好像做了一个美好的梦,她的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



    



    似乎听见有人轻唤她,睁开眼,映入眼中的是一个男子,他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峻,她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心中升起莫名的恐惧感。



    



    这个人,他的上竟然有种致命的恐惧感,让人害怕却不由得想靠近一点,仿佛他是她的一颗救命稻草,即使会死掉,却拼了命的想要抓住。



    



    叶墨走近她,捏住她光滑柔软的下巴,红唇微启,淡淡问道:“怎么,不记得我了?”



    



    他的声音沙哑迷离,听不真切,姜猫猫抿紧嘴唇,然后,她的声音不自觉地颤抖起来:“是你。”



    



    



    …………



    



    ……



    



    你有没有每天都感到寂寞?



    



    



    是的,我很寂寞。



    



    



    于是,我便让自己放纵了一次。那我按着程爽给我的地址终于来到应约见面的地点时,我却犹豫了。电梯不断往上升,我的脑子里不断变幻着2007年夏天的那一幕。



    



    那天晚上,我被一个刚刚一起从超市走出来并不认识的男人按在地上,那个禽兽居然扒我的衣服。我快死的心都有了。很稀奇的是,那天居然是莫熙救了我,所以,她纵有万般不好,我也定会记得她对我的好,不去与她计较。



    



    这时,电梯停住。我走出来,才发现这里的走廊都灰蒙蒙的,好像从来都没人来过一样。



    



    我有些害怕,转又要走进电梯时,却忽然听到后传来一阵响声。



    



    “你是猫猫?”某间房子的门忽然被打开了,背着光,我看到一个男人,样子很斯文。



    



    我没有做声,跟着他走进公寓。整个房子不大,两室一厅,约摸也就七八十平米,但显得很精致。



    



    室里温度很高,我抬头看到他自然地把衬衫的纽扣解开几个扣子,我闻到了他上淡淡的薄荷味香水的味道。  



    



    我忽然烟瘾有些上来了,我通常抽女烟,因为它甜丝丝的薄荷味道让我迷恋。让我想有种吞食下整根香烟的**。



    



    我把手伸进口袋里,没摸到烟,我的一举一动他都看在眼里,他笑着说:“想抽烟?”



    



    我的心思被他看穿,不知如何作答。



    



    “女孩子,别抽烟,这样不好。”他温柔的说。



    



    我忽然很想拉开门逃到另外一个地方去,他却再次看穿我的心思,一把抓住我说:“不许跑了。”



    



    他捏住我的胳膊,我动弹不了,呆呆地站立在那里。



    



    “有点基本的礼貌好么?”他放开我,“会喝酒吗?”



    



    我说:“我不喝酒的。”



    



    “不会醉的。”他微笑,“度数低,还能美容,试试。”



    



    我的视线落在他手指的桌子,桌子上铺着一张粉色桌布,上面放着两只高脚杯和一瓶红酒。



    



    我走过去走下了,他配合地把光灯灭了,亮起了暖黄色灯,然后在我对面坐下。



    



    他把我的酒杯里都倒上了酒,端起来对我说:“cheers,猫猫。”



    



    我端起酒杯轻闻那酒味,啜了一小口。



    



    我忽然很想我妈。于是,悲从中来,一杯一杯地喝着。



    



    我站起准备走时,发现我已醉得不轻,子有些摇摇晃晃。有人把我拥入怀中,我感觉到他的体温和气息,他把我抱得那么紧那么紧,我又闻到一股比空气中更加浓烈的薄荷味道。



    



    抬眼看他,是一张熟悉的面孔,是那个眉眼生暖的少年,是我望穿秋水一直想念的许南。



    



    他用手托起我的下巴,说:“把眼睛闭上。”



    



    我便听话的闭上了眼睛,然后感觉到他的唇就那样落了下来,我有些惊慌失措却未推开他。我只是沉浸在那股恍惚的薄荷香里,在薄荷香气的指引下,我轻轻回应着他,子可耻的颤抖着。



    



    我偷偷睁开眼看他,发现他正温柔地望着我,是的,温柔。这个词让我加倍地耳红心跳,我听到他在我耳边轻声说:“我们到上去,好么?”



    



    我竟没有拒绝,羞涩地点点头。



    



    在他想要解开我衣扣时,我的酒彻底醒了,也看清了眼前的人,看见他半倮的样子。



    



    我的脑子里忽然一阵巨响,才明白过来——是他!



    



    我不住打了一个寒战,他正在往我的方向一点点近,仿佛一头挑衅的豹子,就连他微烫的呼吸,我都嗅得到。



    



    我全上下每一根汗毛都觉得寒冷,一股前所未有的害怕的感觉包围了我,很快便击败了我的故作镇定。这一回我闻不到他上的薄荷味了,只有海水霸道而陌生的腥味伴随着他的鼻息阵阵传来,让我此时瑟瑟发抖的胃泛起一股酸水,几乎呕吐。



    



    我不知所措地推开他,我因害怕下了一直后退,直到退到门边。在他近我之前,我站起打开门落荒而逃。



    



    …………



    



    ……



    



    天空澄蓝,纤云不染,远山含黛,和风送暖。



    



    她却无心去欣赏观望窗外的美景,呆呆地望着角落,眼神空洞而麻木,整个人仿佛失去知觉,任凭叶墨怎么大力摇晃她的体都不动容。



    



    “你不要给我装死人!”



    



    叶墨气急败坏地声音回在寂静的室内。



    



    他凝视着她,目光淡淡的,却无比坚定。他迫切地想见到她,可见到她的刹那一种恨意油然而生,从来没有哪个女人敢用一种厌恶的眼神看着他,可是他… …从来没有想过要去伤害她。



    



    用这种方式让他与她再次重逢。



    



    



    只是,他再也无法继续等下去,他要在她上别人之前拥有她,拥有她的——灵魂。



    



    (未完待续)



    作者题外话:欢迎读者在留言板提出宝贵意见。

重要声明:小说《盲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