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铁蛋上大学之前:家庭生活琐事 14、马屁拍得不好时,手也疼

    我从刘丽上也看到了她若干年后的某种迹象。她还没去上班。她现在每天想的和做的事全与铁蛋有关。她早晨去早市买牛,匆匆赶回家后再准备早餐。上午又出去给铁蛋买水果和一天的蔬菜,然后再准备午餐。下午刘丽可能会躺在上迷一觉,晚上呢,继续进行家庭主妇的业务。一天下来,虽然累,却没见她口出怨言。我觉得这都是她心里装着儿子。铁蛋上学后,这种局面可能就一去不复返了。那时,在家庭事务中,她会跟我斤斤计较的,她承担的事务肯定也会把和牵扯进去的,她绝对不能容忍家中另一人在她劳作过程中悠哉游哉无所事事,也就是说,她会想尽心计绞尽脑汁地把我这个寄生虫消灭解决掉,直到我脱胎换骨成为家务工作中的新人之后,她才会把注意力再转移其它事上。这样一想,我觉得铁蛋的开学时间太早了,最好再晚开学一个月才好呢,自由、快乐、不陷家务的生活我还过够呢!



    刘丽忙完家务后,总呆在铁蛋的起居室,有时她会跟铁蛋说点儿悄悄话,有时铁蛋懒得理她,她就默默地盯着铁蛋看,一看就是长时间,也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偶尔她会突然想起什么,“蹬蹬”走到这屋,说:哎呀,我忘了,还得给孩子买点药品准备着。



    买那玩艺干啥呀?铁蛋又没病没灾的,他体壮得像头牛了。我觉得刘丽有些多事。



    刘丽柳眉一竖,冲我瞪眼说,铁蛋出门在外,就得什么都考虑周祥了,他体是好,但孩子上火呀,军训强度那么大,他上火时就吃两片牛黄上清片去去火吧;再有,谁知道学校食堂饭菜干不干净,万一他吃得不好,闹肚子了,上哪儿买药去,不得给他准备点黄莲素什么的;还有,现在已经是秋天了,北方的冬天马上就要了,带点感冒药总没错吧。



    没错没错,那就按您老人家的指示去办,我明天就到药店买药去。我有些不耐烦。



    这还差不多。刘丽满意地一笑,又回铁蛋那屋了。一会儿,她又转回来。



    不行,还得给铁蛋买双大号的旅游鞋。刘丽的表很认真。



    他不是有三四双了么,还都是名牌呢,你想让她到大学去开鞋店呀?



    那都是平时穿的,你没看哈工程贴吧里的同学说,军训很苦么,有个孩子说,军训期间,他脚都肿了,鞋都穿不进去了。我可不能让铁蛋遇到那种况,脚万一练肿了,咱就穿大号的鞋。刘丽这都什么理论呀,我苦笑着,没搭她那么荐儿。



    我明天就给孩子买鞋去。刘丽像是在跟我说,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随这娘们折腾去吧,我懒得理她了。



    一会儿,我又听到刘丽在铁蛋那屋说,儿子呀,上学后你喝不到鲜了,到时候你就去超市买成箱的袋,一天一袋。



    我知道哇。铁蛋的语气也有一点不耐烦。



    别光自己喝,给寝室的同学也分几袋,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在同学面前,大方一点儿,别抠抠溲溲的。刘丽继续嘱咐着。



    铁蛋答应之后,问:老妈还有什么指示吗?



    刘丽拍拍脑袋,想了一下,说:暂时没有了。



    那就请您忙自己的事去吧,我还得学习呢,您请-----铁蛋客气做着手势,朝刘丽下了逐客令。



    铁蛋这句话对刘丽造成的影响,我们在电影中是见到过的,西方驱逐前苏联搞报工作的间谍时,那些间谍匆忙离开时的狼狈表,就是刘丽此时此刻的表,非常地传神,非常地相像。



    刘丽讪不搭地回到这屋,脸上带着几丝不甘的屈辱,见我朝她嘻嘻笑时,她又恢复了此前的高傲神,她瞪我一眼,说,瞅什么瞅,无聊。



    我说,拍马也得选择好时机才行,不然,手疼。



    刘丽的声音斩钉截铁,我愿意!

重要声明:小说《好爸爸坏爸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