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铁蛋上大学之前:家庭生活琐事 8、对铁蛋的观察记录

    这个夏天,从6月的高考之后,我一直没看到过铁蛋的笑容。他在刘丽面前笑过么,我不知道,他跟同学聚会时笑过么,我同样不知道。他在家里从不大声喧哗,总是伏在书桌上看英语和数学,他想到哈工程之后参加陈赓实验班的先拔考试。我跟他说,儿子,你这个专业也不错,不一定非常考那个实验班。我的话,似乎没有效果。铁蛋依然如故。说真的,我不希望他再往什么实验班考了。当初上实验中学时,铁蛋高一是在普通班,那时候他总是有说有笑的,浑上下洋溢着年轻人的激,言谈举止也透着自信,而他考入A班之后,他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笑声少了,紧张而专注。A班是全年组的尖子生,铁蛋在班里感少到的压力前所未有,他担心自己的成绩上不去,会从A班滚动回普通班。每次考试对他来说都是巨大的考验,他考得好的时候,也不见有多开心,考得不好时,会陷入深深的自责之中,好多天都缓不劲来。这个心理问题我当时没有太认真想,即使想又能怎么样呢,我能替他解决么,我没有那个能力啊。



    高考之后,A班普遍估分失误,而普通班却没有这种现象。A班重读的学生多,普通班的孩子大都欢天喜地升入自己所选择的学校。铁蛋信任的老师没有把他们的分数估准,铁蛋曾经把自己的作文重新默写了一遍,然后按老师给的分数进行估分,最终却与实际高考有了误差。像铁蛋这种况,在班里不是特殊现象,他们班里有复旦、南开、浙大、北航、南京大学等重点大学落榜的孩子,这些学生的家庭在这个夏天和我家一样,收获的是一枚苦果,从复旦落下的那个女孩儿比铁蛋还不幸,她一心想上复旦,对第二志愿根本没有进行认真的研究,导致第二志愿也落空了,不得不和落榜生在补录的院校里进行残酷的争夺,而那个浙大落榜生干脆选择了重读。2011年,Q市实验中学出现了让家长痛苦让考生难过的A班现象,也不知道这所学校的领导和老师是怎么想的,他们如果能认真地对待今年出现的问题,并做好防范,可能明年A班的孩子们会是另一种结果了。



    对于铁蛋他们这些孩子来说,三年的高中生活是一去不复返了。这真是一个残酷的青时代啊!



    这个夏天,铁蛋没有笑容。而和他具有相同命运的同学呢,大体也是这样吧。



    我一次次安慰铁蛋,说,哈工程不错的,徐才厚就是这所大学毕业的。我知道,我的安慰对于铁蛋半点作用都没有。



    我觉得,铁蛋上大学之前,我得和他好好谈一谈,看看能不能解决他的心理问题。铁蛋的心理问题不解决,真的会影响他以后的道路。铁蛋睡觉时的姿式我看着都难受。他笔地仰卧在上。那种姿式不是很轻松的睡姿。我睡觉时完全跟铁蛋相反,我基本都像大虾一般弓着子侧睡,咋舒服我就咋睡。而铁蛋的睡姿和我完全是两样。儿子你这是干吗呀,至于这么紧张么,放松下来有什么不好呢。

重要声明:小说《好爸爸坏爸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