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高考之后的生活景象 15、夫妻夜话:关于铁蛋

    后来,铁蛋又唱了一首刘欢的《天地在我心》,那是刘欢为电影《宝莲灯》唱的插曲。这首歌曲对嗓音的要求比《父亲》还要高,铁蛋唱得依然费劲巴力,惊心动魄,我担心他唱不下来。高音部分铁蛋聪明地用了假声,还好,他完整地唱完全曲。座位上响起不很愿的稀稀拉拉的掌声。亲属们照顾孩子的面子,给了有限度的鼓励。



    从铁蛋不很自如甚至声嘶力竭的歌声中,我知道这孩子还是在乎我的。我有些感动。但是眼里没有泪。我有些欣慰,但是心里更多的是酸楚。我有些苍凉,但是也有一丝温暖照耀全。我还明白铁蛋在用歌声告诉我们,他的心气还在,你想啊,整个天地都在他心中,他怎么会被今年的小小挫折摧毁呢。



    儿子啊!我揪心地皱起眉头,重重地叹息一声。铁蛋呀,你的心思我全懂。你未来的天空将非常广阔。你不必心事重重,抬起头,勇敢地面对现在,面对未来吧。



    回到家,刘丽指出铁蛋选择歌曲有些贪大求强,刘丽说,儿子,你唱的歌曲全是大歌,那么高的难度,唱起来多费劲儿呀,你看你表弟,他唱得多轻松!



    娘们毕竟是娘们,她们只盯着当下的某个局部叫真。



    铁蛋对刘丽的话语置若罔闻。我也无奈地瞅瞅刘丽没再说什么。我不想当着铁蛋的面说刘丽。但是熄灯后躺在上,我小声说明了我的观点。



    我说,你不应该那样说铁蛋,还拿他表弟做比较,多伤孩子的心啊!



    刘丽口气很急,说,铁蛋还是这种心态,干什么事都想做得最好,他如果把心态放松下来,像他表弟那样,高考也不会是这个结果了。



    刘丽的话有些道理。因为这是铁蛋致命的弱点。铁蛋对自己的要求太高了,高得有些离谱,所以实际发挥起来就与想像的目标有不小的差距。铁蛋唱歌时,我也清楚地知道这点。



    我思索片刻,轻声对刘丽说,你说铁蛋的这种方式是弱点吧,我也承认,但从另一方面来看,这也是他的优点。



    刘丽撇撇嘴说,还优点呢,这种心理问题不解决,以后他还会跌跟头。



    我说,是,你一针见血地指出了铁蛋的毛病所在,铁蛋就像中国足球队一样,心理上存在着一直也没解决好的固疾,中国乒乓球队就刚好相反,但我相信中国足球队以后会解决好这个问题,中国乒乓球队也不能保证一直就长盛不衰,事都得辩证地来分析、看待。



    我接着说下去,铁蛋这种不甘人后,树立远大崇高的目标非常难能可贵,正是他的这种想法,使得他毕竟今年也考出了相对的高分,如果他不是这样,他可能也就五百来分。六百多分和五百来分可是完全不同的两个平台呀,他表弟的心态是放松,但他没有铁蛋的不甘人后的思想,所以他的平台只能在五百来分上,铁蛋呢,却是在更高的平台上呢,这一样么?



    刘丽不吱声了。



    我叹息一声后,继续说,铁蛋他班里考上名牌大学的高分考生,他们可能很早就像铁蛋现在这样了,人家树立远大目标的年纪一定比铁蛋早啊,他们早就解决了上升过程中的心理问题,就像中国乒乓球队一样,所以人家是不断地从胜利走向胜利,用成功收获更多的成功。



    我的目光在黑暗中变得狠叨叨的,仿佛狼的眼神一般,我咬着牙关说,我绝对相信,铁蛋在不远的将来,一定会解决好这个问题的,随着年龄的增加,他会越来越成熟,会不断纠正自己的错误,朝着自己的奋斗目标,不断前行,不信,咱们试目以待。



    刘丽幽幽地吐出一口压抑的气息,那里边有对儿子的期待和担忧。



    我的念头经常飘移和串接,我一下又想到铁蛋的女朋友上去了。



    我对刘丽说,我想跟铁蛋说说女人,因为我活了四十多年了,年轻的时候,从来没有任何亲人跟我谈到过女人。



    刘丽不解,谈女人?



    我说,是呀,跟他谈谈各种女人,我在生活中见识了各种各样的女人,我就跟他谈对女人的印象,让他以后增加点经验。



    刘丽说,女人有什么可谈的?



    我说,女人是一部书啊,你看,在我们的生活中,有善良的女人,有邪恶的女人,有乐观的女人,有悲戚的女人,有聪明的女人,有愚蠢的女人,有势利的女人,有重重义的女人,你看那天的学子宴,我事先都没告诉王姐,她都带着礼金来捧场了,把我感动得不行,这样的女人就是善良的女人。



    告诉儿子这些女人又有什么用呢?



    告诉他多多走近那些好女人呀,选择未来生活伴侣时,在好女人中挑呀,可别碰上那种水杨花自以为是的女人,那样我儿子可受不了那种伤害,你瞧,咱儿子对一切人的那种真样子吧,他可受不了这种挫折。



    现在谈这个对他来说还太早。



    也不早了,都十八岁了,解放军叔叔还知道十八岁就坐在小河边等小英莲呢。



    关键是咱儿子这方面不开窍,你说了等于白说,他又该嫌你唠叨了,等他以后遇到这种事时,再说不迟呀,那样他也能听得进去,你现在说,他也是左耳朵听右耳朵出,不顶事的。



    刘丽说得也对,我就不再坚持自己的观点了。



    黑暗中,许多成功人士的面容浮现在我的脑际。我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对刘丽发表感慨,我说,其实不让铁蛋过早地处女朋友也对,还得让他在事业上取得巨大成功,那样,女人就会像苍蝇一般围着转,你看足球明星罗纳尔多,经历了多少女人,肥罗那副尊容,如果没有那么大的名气,那些女人还会围着他转么,瞅可能都不瞅他一眼的。



    刘丽可能很反感我这句话,没搭腔。



    我也觉得自己这句话有些欠妥,转移了话题。



    刘丽碰碰我,小声说,儿子把手机进行了设置,外人无法看他手机短信了。



    怎么会?



    我也纳闷呢,晚上我见他收发了一阵短信,他上厕所时,我好奇地看他手机,进不去他的信箱了。



    跟谁密切联系呢?



    不知道呀。



    会不会是那个绰号叫美好的女同学呢?



    不清楚。



    我和刘丽一阵乱猜,猜不出个结果,于是就各自翻睡了。睡之前,那个美好同学的模样进入脑海中,笑眯眯地。我的心了一下。但愿铁蛋是和她收发短信。不过,我觉得这种事的可能也不大,因为他们都太小了。

重要声明:小说《好爸爸坏爸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