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高考之后的生活景象 11、生命基因其实是会复制的

    刘丽的话让我心里酸溜溜的不是滋味。刘丽的笑容也让我虚火上升。刘丽的笑容不仅仅是得意,还有一丝得胜之后面对失败者的嘲弄,尽管她把那种嘲弄掩饰的恰到好处,可我还是洞若观火一般发现了那丝嘲弄的诡异魅影。女人一般都是这个德,小富即安,非常容易满足,总把自己微不足道的小小成功挂在脸上。问题是,我不羡慕你的成功,我也感动着你的成功,可是你不应该成功之后再把别人朝井底踹或者再添上一副嘲弄的表吧。



    我心里动了气,就说,你没事时别挑拨我和铁蛋的感,你不在家时,我可是处处在铁蛋面前维护你那高大的母亲形象,我跟铁蛋多次说过,在这个世界上最疼你的人就是你妈了,以后你长大了,一定要好好心疼你妈。



    我动气之后,用了不很恰当的词,这个词是‘挑拨’。



    刘丽果然受不了,她跳了起来,提高语气反驳道,我也没挑拨你们父子的关系呀,你这是说的啥话?



    我跟刘丽叫真道,你即使没挑拨,也不会说什么好话,不然,铁蛋咋会跟我这样,你如果长期以来,一直在铁蛋面前维护我作为父亲的尊严,你多跟他说我多么不容易,多么为这个家庭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多么为家庭放弃自己好多的机会,多么自己的儿子,他怎么会对我这个态度?



    刘丽朝我一翻白眼说,我没那些闲功夫,要我说呀,还是你哪些方面做得不好,才引起孩子的反感。



    刘丽的话语击中了我的软肋,我陷入长考之中,生着小闷气,不再言语了。



    沉默了一会儿,刘丽缓和了语气,说,铁蛋其实也疼你,有两天你工作忙,没回市里,铁蛋还问我爸咋没回家,我跟他说你工作忙,回不来,铁蛋说那他吃饭不又对付了。



    刘丽加重语气,孩子心里有你,你别像个小气鬼似的,多没劲呐!



    我叹气道,有没有都没关系,从人类发展历史上看,父与子永远是一对无法解释清楚的矛盾,我跟铁蛋这般大的时候,跟我爹也没话可唠,也不亲,西方关于父子传说比这可怕的例子多如牛毛呢。



    刘丽问,都有什么呀?



    我语塞,想了一会儿,才吞吞吐吐地说,也没啥,就是他们那边好像是亲母仇父,不过那是古代,现代社会也早不这样了。



    我不想跟刘丽再啰嗦下去了,就摸起一本书来,假装大模大样地做起学问来了。刘丽见状,也只好作罢,不再问什么了。



    从我这方面来看,我不知道铁蛋对我是什么想法。但我对父亲从来就没有亲切的依赖之感,我可怜父亲,但我从没有好好地认真对待过父亲。我不知道父亲对我是一种什么态度,即使父亲非常疼我,我也觉得那是当父亲应该做的。从这层意义来说,我觉得如果把时间窗口向回倒数几圈之后,我和铁蛋,我和父亲,我们三人之间的关系可以进行一次互换,也就是说,父亲是现在的我,我是现在的铁蛋;或者可以这样描述,把时间再往前倒数三十年,让时光回到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之初,铁蛋呢,变成了八十年代的我了,虽然他比我八十年时要高出一头,但他的神与那时的我还是酷似的;我呢,变成八十年代的我爹了,虽然我没有八十年代的我爹地位职务高,也没有他那时自信和精神,但我忧郁的气质还是跟我爹如出一辙的。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我在我爹面前表现得非常规矩,他说什么,我都不发一言,他问一句,我回答一句,有时甚至只以点头应答,我那时从来没主动跟父亲做过交流,我的心事都埋藏在心里,不让家里人知晓。这样的场景闪电一般出现在我脑际之后,我长叹一声,深深地垂下头来。还说什么呀,一切都不必说了,历史往往惊人地相似呀,家庭历史也是惊人地相似呀,铁蛋现在对我的态度,不就是我年轻时我跟我爹那许多幕的翻板么!生命是会复制的,生命的神秘基因也会复制的。

重要声明:小说《好爸爸坏爸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